第59页

假A室友居然跟我有婚约 作者:天下天

第59页

      阎轲一听笑了,蹭的一下从床上起来就逼近诺思。
    诺思没想到阎轲会突然逼近过来,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几步,结果又一次被阎轲堵在了墙上,他只能强装镇定的扬了扬下巴,表示他再不用受人钳制了。
    然而阎轲却只是一声轻笑,然后眼睛直直盯着诺思腺体的位置,“你……”
    诺思话没说完,阎轲突然凑近,目标正是诺思的腺体。
    诺思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闭着眼睛扭开了头,因为刚刚一瞬间,他感受到了Alpha强大的信息素侵蚀,身体一瞬间不可抑制的酸软,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然而Alpha的信息素一闪而逝,阎轲也在凑近他脖间的时候突然刹住车,停在了那里。
    随即阎轲凑到他耳边低声道,“看吧,就算没有把柄,你也一样需要我。”
    脖间呼吸划过让诺思有些痒,腿上一软,诺思咬牙切齿的靠在墙上,阎轲却已经退了回去。
    不过让诺思想诧异的是,达到目的的他扯了床上的被子直接铺在地上,然后就以手为枕躺了下去,对着还在发愣的诺思道,“放心好了,我又不会吃了你。”
    第28章 懊恼少主 他鬼使神差的亲了下去
    身边睡了个Alpha, 还是曾经标记过自己的Alpha,诺思怎么可能睡得着?
    于是诺思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睡不着还不能随心所欲的翻身, 因为地上的阎轲似乎睡得很熟。
    大概是离得太近了,一个床上,一个床脚地上, 诺思的思维也离不开阎轲, 脑子里控制不住的全是这个Alpha的画面。
    从第一次见到, 到几次尴尬撞见,再到那次F情期被标记, 他眼睁睁看着阎轲从一个Alpha之耻到轻轻松松站在选拔赛最高舞台。
    诺思恍然发觉,阎轲在他心里的形象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就像刚刚, 明明上一秒还在欺负他,可是转眼他却绅士的选择睡地上,明明给人很不正经的感觉,可实际上他每做一件事都很有原则, 明明是最不靠谱的那个, 可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为几个人的核心存在。
    所以说,这个人还是很奇怪,相处的越久就越是发现,自己看到的只是假象。
    诺思越想越烦躁,他想去亚特兰的心一如既往的强烈, 但他似乎不是那么急切了。
    当他们完美配合打脸了校长,解气的曝光了贺俊麟, 又开着飞车疯狂穿过城市上空,在飞船里肆意畅聊未来的时候, 每一个瞬间都让诺思觉得,这就是他一直以来向往的自由畅快的日子。
    大概是身体太累了,诺思最终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只是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诺思忽然从睡梦中醒来。
    只觉得身体一阵一阵的发虚,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烫得吓人,诺思不自觉的扯了扯衣领,只觉得浑身难受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如果不是躺在床上他肯定站都站不稳。
    意识逐渐清醒的诺思很快意识到,他这是发Q期又来了。懊恼,烦躁,不知所措,Omega香甜的诱人信息素控制不住的散发到空气中,诺思烦躁的想着,他要真是个Alpha就好了,他就不需要总是面临这些问题了。
    他原本不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的,只是之前乱用抑制剂之后导致发Q期紊乱,又加上这几天刚好那么多事,结果好死不死的,又让诺思遇上这样的尴尬局面。
    很快,诺思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身体被Omega特殊时期生理反应折磨着,本能的做出一些无意识的动作,但诺思还是死死咬着牙齿不敢发出声音。
    直到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诺思?”
    跟诺思相反,连续累了几天的阎轲很快进入梦乡,即便他完全可以几天不睡觉,但阎轲莫名的心情愉悦,尤其诺思在身边,他总不能在诺思身边修炼的,于是干脆就放松身体睡了。
    直到睡梦中闻到熟悉的信息素香味,阎轲睁开眼睛就发现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浓郁的Omega信息素味道,体内的Alpha信息素立马被勾得躁/动起来,甚至就连背上也是一阵疼痛难忍。
    阎轲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什么,果不其然,床上的诺思正抱着身体蜷缩成一团,即便是背对着他阎轲也能感觉到诺思的痛苦,他咬着牙身体微微发抖,似乎忍到了极限。
    “诺思?”阎轲声音低沉,他撑着手覆在诺思头顶。
    Alpha对Omega的身体有着天生的压制,但同样的,Omega的信息素往往也能使Alpha的身体陷入躁动,甚至是完全失去理智。
    阎轲自认自己是个意志坚定的人,更何况精神力本身就能让修炼者抵御这些精神上的入侵,然而偏偏诺思的信息素对他就是个例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诺思的信息素仿佛免疫了他一切抵抗机能,能轻松的渗入他的体内,搅乱他的精神,然后轻而易举的勾动他的信息素,让他的身体陷入躁动。
    诺思听到声音条件反射的回过头来,阎轲就见他面上红润得发光,因为向上看而被迫张大的眼睛里似乎被蒙上了一层水雾,在模糊的视线下依旧清澈得能透出阎轲的影子。
    诺思无助的蜷缩着,身体的生理反应让他既恼怒又无可奈何,于是在这种情绪里无端的生出一股委屈了,而这股委屈竟然在看到阎轲的那一瞬间完全的得到了释放,被压抑的情绪也一下子高涨起来。
    阎轲只见他扭头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他,当真是差点连那点仅有的意志也被摧垮了,但阎轲向来只是对那些跳脚的他看不顺眼的才过于“心狠手辣”,反而对眼前这种状况束手无策。
    --

第59页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