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将阑·肆

你侬我侬 (民国 1V1) 作者:马蹄糕

夜将阑·肆

      赫连钺率领的云军还未到梁城,便先在郊外,与永军陷入胶着状态。
    比起赫连钺的场场身先士卒,赫连锋却总是呆在汽车里,在距离前线很远的位置,淡定观望。
    这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车里有敏嫣。他不放心将敏嫣独自留在城里,因此只能携带在身旁。但他这一举动深深刺激了永军士兵的心。
    他们在前方卖命,而身为主帅的赫连锋却躲在汽车享乐,岂有这样的道理?
    更遑论他抽走军饷,害得他们连安家费都不能留给亲人。
    因此永军是连连败退,眼见就要退守到城门口,而云军则是一路凯歌行进。
    棠枝听说今日是云鸿致的生辰,便亲自下了碗面条,端到他所住的军帐。
    云鸿致见到棠枝进门,微微一愣,但还是接过她手里的汤碗。
    他望着那碗色香味都不佳的面条,蓦然想起了云岚。
    棠枝眼见云鸿致边扶筷吃饭,边流泪,不免尴尬问,“云督军,你没事吧?”
    她知道自己厨艺不太好,把面条煮糊了,但他一个大督军,也不用流眼泪吧。
    “我只是想起了岚岚。她留洋前也和你一样,不会做饭。但是每次我过生日,她都会给我煮一碗长寿面。即使再咸再难吃,我都会全部吃完。”云鸿致放下碗筷,喃喃道,“只是没想到她居然走在了我前面。”
    棠枝的心倏然被这份真挚的父女情所触动,情不自禁说,“我想她已经很幸福了,有一个那么疼爱他的父亲。毕竟这世上有很多女孩子都没有体会过父爱。”
    她想了想,又补道,“我想云小姐也希望您早日走出痛苦,开开心心地生活。”
    赫连锋走进卧室时,敏嫣正抱着双臂,坐在床上发呆。
    “你有试过吗?”赫连锋手指那件繁复精美的凤袍,那是他特地为她所作的。
    他要给她最高高在上的地位,不准任何人轻视她。
    敏嫣嗓音冷淡,眼神空洞,“我又不想当皇后,为什么要试?”
    “不,你想当皇后,你喜欢那个逊帝,不就是因为他是皇帝,可以许你后位吗?”赫连锋抓住敏嫣肩胛,用力摇晃,“敏嫣,你相信我,他以前曾允诺你的,我都可以!”
    敏嫣扭过头,不想与他对视,“你多虑了,我现在喜欢的是水生。”
    赫连锋满脸不可置信,咆哮道,“不可能,那是个正宗的傻子,你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傻子?敏嫣,你为什么喜欢上一个傻子,都不喜欢我!”
    “赫连锋,感情的事没有为什么,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怎么折磨我,我都不会喜欢上你。这句话,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敏嫣几乎尽了最大力气,朝他吼道。
    究竟要说多少遍,他才会懂。
    赫连锋只觉腹内似有一把利刃在剜他的五脏六腑,面部肌肉也因为痛楚而变得扭曲。
    过了许久,他才张嘴,似在质问面前的女人,又似在对自己说,“我那么喜欢你,拼尽全力的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这对我公平吗?”
    敏嫣眼眶渐渐湿润,唇瓣微动,却不知回什么好。
    “如果你不爱我,就不该嫁给我!”赫连锋举起桌上的玻璃台灯,疯了般往地上砸,“你不该嫁给我,心里还想着其他男人!”
    敏嫣冷眼看着赫连锋将卧室里的东西砸得粉碎,最后无力瘫坐在冰冷的地板,大口大口喘气。
    “敏嫣,你真的不爱我吗?”赫连锋宛如稚童般,又扬起脸问,满脸痛苦中夹杂一丝希冀。
    “赫连锋,我对你只有厌恶,所以我请云岚帮助我,帮我打掉你的孩子。因为只要它在我身体里多呆一日,我就觉得无比恶心。”
    赫连锋漆黑的瞳孔,直直望着她,“为什么?我这样爱你!”
    敏嫣苦涩地笑了笑,“这不是爱,是占有,你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物件,随时随地捆在你身边,却根本不问我愿不愿意。赫连锋,如果你真的爱我,你会愿意放手,会希望我幸福。”
    “我不能放手,放手我的命就没了。”他愤怒地朝她低吼,“敏嫣,你就是我的命!我怎么能够放手?”
    只要不放手,他就不会输,不会失去她。
    他是宁死都不会放手的。
    --

夜将阑·肆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