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情薄·贰

你侬我侬 (民国 1V1) 作者:马蹄糕

欢情薄·贰

      梁城。
    赫连钺透过叁楼玻璃窗子,往下不断张望,身背枪支的守卫,正在进行午间的交班工作。
    他转眸往泛黄墙壁看去,根据之前做的记号,应该会有四个人来接班,余下的守卫则有一刻钟的吃饭时间。
    赫连钺神色凝重,俊脸紧绷,处在随时爆发的边缘。
    他已被关在这里整整五日。
    他接到赫连震电报,匆匆赶回梁城,原以为是要和奉军开仗。谁料一进城,赫连锋就派大批人马,控制住他的卫队,将他关押在此。
    直到现在,赫连钺仍旧无法接受,他们兄弟阋墙的事实。
    他望着墙壁上的记号,想到棠枝,不知她现在如何。赫连锋会不会也将她关押起来?
    如若是,那她肯定吓坏了,可是这次他居然没有办法去救她。
    思至此,赫连钺双手紧攥成拳,十分愤恨自己的无能。
    *
    明月高悬,赫连锋忙碌一日,返回卧房时,只见敏嫣穿着薄薄睡裙,蜷缩在窗台,手撑下巴,凝望夜空,愣愣出神。
    “感觉好些了吗?”赫连锋走到她身旁,将她揽进怀里,又伸手探探她的额温。
    其实他们早应动身回梁城,但因他不放心敏嫣的身体,所以不得不将回城之日一拖再拖。
    敏嫣挣脱开他的怀抱,抬起惨白白的脸庞,雾意氤氲的眸子望着他,整个人宛如没有生气的木偶。
    他摸摸她毛茸茸的短发,心疼极了。
    “锋,你渴吗?我给你温好了茶。”敏嫣消瘦的面颊浮出一个十分勉强的笑容。
    赫连锋愣住,她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称呼过他了。
    敏嫣未等他张口,便从窗台下来,走到檀木桌几旁,将那杯温温的玫瑰香片端到他面前。
    赫连锋受宠若惊,接过茶杯,垂眸默默喝着。
    “锋,我想留在东北,这些日子谢谢你的照顾。”敏嫣从沙发椅取了件长袖外套,遮住自己外露的春光。
    赫连锋见她对自己这般防备,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不顾满身疲惫,一回府就急忙跑来看她。然而这个女人却防备自己,像防贼一样。
    “你留东北干什么?那个傻子已经死了。”赫连锋将茶杯重重砸在桌上,以示他的不满。
    敏嫣显然被吓了一跳,她肩膀瑟缩,凝着男人怒气冲冲的俊脸,不解地问,“赫连锋,我们已经登报解除了夫妻关系。我留在东北干什么与你无关。”
    “还有……”她深吸一口气,郑重地对他道,“如果你尊重我,当我是朋友,就请不要再叫他傻子!”
    朋友?
    赫连锋大脑一时没有扭转过来,他什么时候就和这个女人成了朋友?
    敏嫣看他茫然的模样,遂又补道,“我只是告诉你我的决定,并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赫连锋,祝你回程顺利。”
    说罢,她走到门口,拧开把手,将门完全打开,又朝他扬起下颔,很明显这是在下逐客令。
    赫连锋陡然站起,瘦长的背脊挺得笔直,他大踏步地走到门旁,然后“哐”一声,将房门粗暴关上。
    “你留在东北,靠什么过活?靠你过气格格的身份吗?”赫连锋黑瞳恶狠狠打量她,不屑地嘲弄,“我倒是不知原来格格当婊子,价钱就会贵些?不过你要一晚上卖多少次,才可以过上现在我给你的生活?”
    敏嫣被他气得嘴都白了,“赫连锋,我没有你想得那么龌龊,我完全可以靠正当工作养活自己。”
    她认字也会英文,就算找不到体面工作,也可以通过出卖劳力生存。
    赫连锋为什么要这样说她?难道她在他心里就是这样的女人吗?
    “你会什么?你有文凭吗?”赫连锋斜靠在墙壁,眯起狭长的眸笑话她,“你除了陪男人睡觉,你还能找到其他工作?你准备做什么?舞女,妓女还是戏子?”
    这样的乱世,没有娘家夫家的保护,她还不得被人欺负死。他是绝对不放心,让她一个人留在东北。
    敏嫣气得全身都在抖,涨红的脸蛋不怒反笑,一字一句反击。
    “赫连锋,让我告诉你吧。我就算当婊子,陪全天下男人睡觉。我都不会再留在你身边,接受你的侮辱。我本来很感激这段时日,你对我的照顾。可是……可是我错了,你根本没变,你只是来看我如何狼狈难过,然后趁机奚落我,借此满足你变态的心理。”
    赫连锋目眦欲裂,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他那么爱她,她居然说他变态!
    “不想留在我身边?”赫连锋邪气地笑了一声,嗓音阴冷冰沉,“不知前几日是谁哭着喊着要我肏烂她?”
    他修长的手指,抬起敏嫣小巧下颔,强迫她与自己对视,“是你吗?尊贵的敏嫣格格,你叫得可比婊子还要浪上许多。”
    “我叫的是你的名字吗?”敏嫣蓦地开口,苦笑着反问。
    她叫的不是他,她叫的口口声声,都是溥炎的名字。
    赫连锋吃了一惊,怒不可遏地问,“你当时没有发烧?”
    他原以为她是烧得糊涂,所以叫错他的名字,谁知这女人竟是有意为之。
    “只是拿你当麻醉剂罢了。”她轻勾唇角,无奈地笑,“不过我觉得这对你并不公平。”
    敏嫣贝齿紧咬唇瓣,硬生生咬出几丝血痕,她字字用力,大声吼嚷,“因为你根本不配替代他,你是个变态!赫连锋,我一想到你进入过我的身体,我就觉得恶心!比当婊子还要恶心!”
    她说完这番话,就将头颅扬得高高的,闭起双眸,等待即将落下的巴掌。
    然而直过半晌,赫连锋都没有动静。敏嫣睁开眼眸,只见面前高大英挺的男人失魂落魄,脸上带着无法言喻的悲伤。
    他紧紧望着她,声音迫切而急躁,“敏嫣,到底要怎样,怎样你才可以忘记那个傻子,真心爱上我?”
    --

欢情薄·贰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