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惊竹·贰

你侬我侬 (民国 1V1) 作者:马蹄糕

风惊竹·贰

      星月皎洁,池边柳树,疏影攲斜,坠着迟暮黯黄,玻璃杯中的两条小锦鲤,悄无声息地游来游去。
    棠枝转眸去望池塘,只见满池萧瑟,唯剩光滑滑茎叶,随风轻颤,似有道不尽的哀伤。
    她从前府上亦有十里荷塘,每临盛夏,便会举行名震桐洲的赏花会。人人春风满面,看景赏花,唯有母亲躲在房中,暗自垂泪。
    色衰而爱弛,连棠枝父亲都忘了,当年究竟是为谁栽种的万株红荷。
    棠枝从那时便知,永远不要与母亲一样,将自己的心,拱手相让,令人践踏。
    她要保护好自己的心,很小心,很小心地护着,这样方才不会受伤。
    他们是翌日下午光景回的宛城,没过几日,赫连钺就被前方召回。
    赫连钺临走前,命人给她送了一箩筐的钵仔糕。她尝着,竟不如那日清晨吃的香甜,勉强咽了半块,便令春杏拿去与小丫鬟分了。
    秋去冬来,没有赫连钺时时在眼前晃着,粘着,棠枝自然身心畅快,舒舒服服地重新霸占整张床。
    恰逢这时,叁姨太迷上一位唱绍兴戏的小花旦,日日拉着她去捧角。她倒也乐得多个杀时间的去处。
    白雪绵绵落了好几日,转瞬便是新年,赫连府热闹非常。
    二夫人特地请了裁缝师傅来为家中女眷做旗袍。
    给棠枝量尺寸的老师傅,见了棠枝,笑得嘴都合不拢,直夸她是凤命。棠枝注意到,立在身旁的二夫人,脸色瞬间变黑。
    她遂笑嘻嘻打趣老师傅,一到年底,忙得竟连朝代都忘了。
    棠枝又领着童妈与春杏出门,准备给她们做过年穿的新衣裳。春杏年轻,性子活泼,拿了块水紫的布料,悬在胸前,不住问,“小姐,好看吗?”
    “我家春杏娇俏,自然穿什么都好看。”棠枝望着她微笑。
    春杏喜不自禁,忙去选配新衣的鞋袜。倒是童妈,知晓棠枝与赫连钺出去游玩许久,却仍未圆房,便整日闷闷不乐。
    棠枝只得亲自去帮她选毛料,想着给她做件出门穿的斗篷。逛完绸缎铺,主仆叁人又去照相馆,喜滋滋照了张叁人合影。
    相片送来那日,棠枝凝着片子直发笑。春杏站在一旁,将相册递给她,满脸不解道,“小姐笑什么?”
    “你和童妈四只眼睛,怎瞪这么大?”棠枝指着照片问。
    “还不是童妈关照的,说那照相的黑匣子会吃人。小姐是贵人,有贵气笼着自然不怕。像我们做工的穷苦命,没那股子贵气,就得把眼睛瞪圆点,这样才能把黑匣子里的怪物吓走!”
    棠枝见她说得振振有词,更乐了。她接过春杏递来的相册,素手纤纤,翻到毕业照时,唇角弧度尽失。
    泛黄的旧照片,两个年轻姑娘穿着学生装,手挽手,笑靥如嫣。
    春杏见棠枝出神,叹了口气道,“这郭小姐也真是的。明明那事与小姐无关,却偏偏怪您把她的事办砸,耽误了她终生幸福。”
    棠枝眼眶泛红,默默找相册空白地,将照片插了进去。
    “小姐……小姐……”童妈乐不可支,兴冲冲跑进来嚷道。
    гΘùщēηщù.dē
    --

风惊竹·贰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