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ΙPyZω.cOм 魔山

haitangshuwu.com珈蓝传(修仙高H) 作者:雷神妮妮

νΙPyZω.cOм 魔山

      休息了几日,珈蓝身上的伤口已然愈合,肌肤恢复如初,灵力也运转的没什么问题了。
    珈蓝还在惊讶,暮辞给她治的伤也实在好的太快了些,想来他定是用了什么秘法,思及此,心里更是感激暮辞。
    放出昆仑镜中的林琅,经过这几日调整,她终于镇定了一些,只是言语仍旧颤抖,眼眶也是红红的。
    从小被宠着捧着长大,一朝遭此背叛,难免心中惊惶难过,不过她到底挺了过来,左右她并不是很相信亲爹爹能对她下如此狠手,二来她也放心不下她娘亲。
    安平城城主夫人赵氏虽作恶多年助纣为虐,然而对她这个亲生女儿却好的没话说,她怎么也得回去,若爹爹当真那般绝情,她要救娘亲出来。
    林琅将打算对珈蓝说了,本以为珈蓝会好人做到底同她一起回安平城,哪知珈蓝直言不会去安平城。
    当着林琅的面,珈蓝也并没有留情面,将安平城城主及其夫人这些年做的恶事一一分说,林琅自己回去救母乃是孝,而她本也没义务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还做了这么多她不喜的事。
    林琅叹气,她何尝不知为了巴结问剑山庄,爹爹和娘亲这些年确实不对,只是鞭子没打在自己身上,她又是安平城嫡出小姐,过得总是自由肆意,所以虽觉得不妥却也并没过多体谅那些被害之人,她只要不去想不去看不去深究,就可以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
    现在,这些矛盾被珈蓝赤裸裸指出,她怎么有脸求人家帮忙呢。
    珈蓝到底心中有所不忍,将传音铃和一枚替身符给了林琅,传音铃倒是常见,那枚替身符却极为珍贵,珈蓝也只有一枚,可以替主人抵挡一次致命攻击,寻常坊市是买不到的。
    她这枚,还是参加万门大比前,元靖清给她的。
    两人约定好,若林琅救出母亲后,一切安好,便在红崖城再聚,嘱咐再叁,林琅便御剑离去。
    “姐姐,我们也走吧。”
    见林琅身影彻底消失,暮辞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真心,珈蓝对他点点头。
    “我瞧了地图,我们往东御剑二百里便有个海边小镇子,那里应该能租到船。”
    暮辞这个少年,在他愿意的时候总能做的让人觉得特别妥帖,珈蓝与他在一起,反而是年纪小一些的暮辞成了照顾人的那个角色。
    不过启程之前,还有一件事要做,珈蓝用云遮幕又易容成翩翩少年的模样,相比化名澜尘公子的样貌,只是个普通俊秀的少年样子。暮辞的缩骨功耗费灵力太多,所以他便只带上皮制面具,将最惹人注意的金蓝双瞳变为褐色,装扮完毕,两人便御剑往东而去。
    暮辞说的那个靠近海滨的小镇与其说是个小镇不如说是个稍微繁华一些的小村子,在这小村子里,两人居然也发现了问剑山庄发出的通缉令,不过因为易容的原因,也并没有惹起注意。
    两人是修仙之人,都会御剑,可海上天气一向多变,路途又远,若是累了在海上怕是连歇脚的地方都没有,所以还是需要一艘船。
    这小村子又没什么高级的浮空舟卖,只有普通的船。
    暮辞会控舟,珈蓝也会水系法术,所以并不用雇佣船夫,直接买了一艘叁角帆船,用灵力加固了船,又买了好些干粮,两人便上船顺着海潮往北行去。
    不累的时候两人便御剑飞行,累的时候便将船从储物袋中放出,坐着船慢悠悠的北上,也算一桩乐事。
    大约半月的时间,便到了红崖城。
    红崖城处于北地,乃是双修门派迷花宗所管辖,所以本地人打扮也别有一番北地的异域风情,许多女修穿的露肩露腰,很是大胆,更有一些体格壮实的男修,直接赤裸着上身斜搭一件皮毛,露出褐色的结实腹肌。
    暮辞与珈蓝两人穿着中原修士的广袖深衣便显得有些奇异了。
    两人进了一家成衣铺,买了几件当地风格的修士法衣,换好出来,窄袖毛领,到也有几分北地俊秀男儿的样子。
    暮辞付钱之时,珈蓝便与老板攀谈,打听起广廷仙山来。
    暮辞出手大方,这几件法衣便给了五十块中品灵石,老板高兴自是有问必答,只听到珈蓝问广廷仙山,立刻变了脸色。
    “客官,这魔山可去不得啊。”
    珈蓝一愣:“魔山?不是仙山吗?我听传说,还有仙娥居住在那里呢。”
    --

νΙPyZω.cOм 魔山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