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输

haitangshuwu.com珈蓝传(修仙高H) 作者:雷神妮妮

认输

      剑气自然没什么稀奇,哪个剑修要是修炼不出剑气,那也枉称为剑修了。
    那老者惊叹在于,炼气修为的剑修要修炼出剑气实在难如登天,非本人意志极为坚定且勤修不辍悟性极高不能达到。
    珈蓝年纪轻轻只有练气十层的修为,剑气虽然看着形散而不凝,但以她目前的修为来看,实在很不容易。
    但是这样的攻击对于云翊来说没有用。
    他手持那柄阔剑,就像是屹立于此的一堵高山,而且是永远也无法翻越过去的高山,给任何挑战者无与伦比的巨大压力,从而生出绝望。
    很多时候,修为低的,面对云翊这种气势,都能被吓得丢盔弃甲,甚至再也无法拿起剑。
    “这是仙剑门剑诀中的守字诀—‘不动如山’,云翊此子如此年轻便能习得精髓,果然少年英才前途不可限量。”
    说话的中年男子乃是宁天奇,他正是对头戴木冠身后背剑匣的老者说出如此恭维的话,这位老者正是云翊的亲传师尊。
    越赞云翊,宁天奇心中便越有些不平衡,如此的青年才俊竟不能被他收入麾下,实在是遗憾,他那个独生女儿,一颗心全放在元靖清身上,旁的男人看也不看。
    这场比试云翊何等出挑,如章兰玉树,可这个不争气的,只顾看元靖清。
    那两道剑气遇到云翊周身‘不动如山’的气场便自动消散了,云翊甚至动都没动,然而面对这两道不成熟的剑气,一向面瘫没有表情,对剑术以外的事从来都不敢兴趣的云翊微微提起唇角,漆黑眸中闪过一丝欣赏。
    “你,很不错,但,只是这样,没法战胜我,认输对你来说比较好。”
    珈蓝面沉如水,越发握紧佳人剑,她当然知道赢不了,可她不甘心。
    长出一口气,坚定的看着云翊:“我知道我赢不了,可是不战而败不是我的风格,如果什么都不做便默认自己的失败,我不会原谅我自己。”
    从这张平平无奇的脸上,云翊没有看到丝毫的害怕,只有一往无前的坚毅。
    他喜欢一心向道,不服输之人,而对于这样的人,他从不吝于指点一二。
    作为剑修,指点后辈,还有什么比让她亲自感受他的剑意更能让她明悟呢。
    “那你就好好感受一下,我的剑意!”
    云翊单手接印在胸前,念动咒语,阔剑剑随心动,直接飞起来,在他头顶,慢慢投影出一个几十仗高巨大剑影,将全比试场全部笼罩于阴影之下。
    珈蓝怔怔的看着那巨大的剑影,好似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在场众人也感受到了威胁,几个金丹长老已经不自禁运起灵力开始抵抗这剑意中杀伐之气带来的压迫。
    而珈蓝,她好似看到了另一种场面。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杀意弥漫过处,是尸山血海倒下的众人,这些倒下的人并非是真正死在云翊手中,而是被他的剑意斩杀了意志,是他众多的手下败将。
    他的剑,是杀之剑,是先破后立之剑。
    冥冥之中,她好像看到了面前这个人的道,孤独而决绝,他的道只有他一人。
    剑影轰然往下,对着珈蓝斩去。
    观战的元靖清豁然站起身,额头青筋暴起,剑意并不能真正伤害到被斩之人的身体,但其可怕的是能摧毁一个人的意志。
    云翊这个崽子,果然不懂手下留情!
    他狠狠的一拳打上旁边的桌案上。
    被剑意压迫的珈蓝身体支撑不住,直接跪倒在地。
    良久……
    “现在你明白你我的差距了吗?你,赢不了我,还是,认输吧。”
    云翊收回了剑意,那几十仗高的巨形剑影仿佛从来没出现过一样,他是筑基期大圆满,可凭着高超的剑术,有些金丹初期都不是他的对手。
    对于珈蓝,他算是手下留情了。
    珈蓝仍旧跪着,看不清表情。
    这位少年天才剑修面上终于闪过一丝不可见的慌乱,这个少女有一颗坚定道心,他想要指点她,才让她直接感受她的剑意。
    难道他出手太重了?
    这时,珈蓝忽然站起身,捂着胸口,慢慢抬起头。
    出乎云翊的意料,那张脸上的表情,并非被剑意压制的绝望慌乱,也并非被他引到他剑道上的崇拜与欣喜。
    她的脸上只有沉静。
    忽的吐出一口鲜血,她满不在乎的用袖子抹去,被云翊的剑意洗礼,她刚才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
    “你之剑道,只能你自己走,我,走我自己的道!”
    “想要我认输,除非我死!”
    比之云翊的境界,珈蓝远远达不到,但她既没有由此产生落差嫉妒之心,也没有从此便生出绝望不可攀之意。
    她是她自己,她一直都有她自己能做到的事。
    这一刻,她就是剑,剑就是她!
    她像是一颗破碎的流星向云翊冲了过去,明知不可战胜敌人,她也要燃烧掉最后一丝光热。
    身体凝聚而成的光柱下一刻便碎裂,犹如纷飞的雪花飘落,佳人剑被打飞,划出一道半月的弧度,坠落于地,发出金属敲击地面的清脆响声。
    她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不住的咳血。
    云翊张大双眼,他摸了摸侧脸,那里有一道几不可见的细小伤痕。
    忽的他露出一个浅淡的笑,这一笑风光霁月,好似叫人看到了春日的山花烂漫。然而这笑容转瞬即逝,他很快便恢复成那个冷漠的剑修。
    对着坐在上首的长老们拱手:“我输了。”
    说完又看了一眼已然累的起不来的珈蓝,这个外冷内热的剑修像一片云一样转身离去。
    ——————————————————————————————————————————
    云哥哥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平时脸上没什么表情,只碎心习剑不近女色,如果珈蓝不这么拼命根本也入不了云哥哥的眼。我终于把决战写出来了,打斗戏真是要了我的命了,佩服那些男频修真文的大佬们。
    下一章开始新地图,进入云屏山后,就要开展云哥哥的肉戏,宁缺将作为反派出场,然后还会出现一个新的男角色。
    --

认输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