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ō1⑧U.cOм 第十事与继父偷情7-8

偷情二三事 作者:何处是清欢

ρō1⑧U.cOм 第十事与继父偷情7-8

      继父俯视着我,一种征服的快感油然而生。
    他掰开我的蜜穴,看到被他操得红肿外翻的穴肉,被捣穿犹带血痕的处女膜,里面灌满的带着血丝的白浆,无一不是他的杰作。
    他又想到刚刚被水柱激射的场景,没想到我第一次就会潮吹,眼睛渐渐亮起来,真是捡到了个淫荡的小宝贝!
    继父不由激动起来,那根稍微有点垂头丧气的大鸡巴又肉眼可见地抬起头来。
    然而看到我带着泪珠的精致面颊,被蹂躏得一塌糊涂的骚穴,他最后只是怜惜地亲了亲我,取来毛巾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帮我擦拭干净,然后帮我盖上被子,守着我,直到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我撑着全身酸痛的身体在妈妈不耐烦的呼唤声中起床吃饭。
    看到一旁坐着的继父我就浑身不自在,对上他意味深长的眼神,下身却没来由地一热,只能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埋头吃饭。
    妈妈看到我这样,又说了我两句,继父笑呵呵地在一旁当和事佬,妈妈还怪他惯着我。
    我看了一眼妈妈,见她表情还带着娇嗔,不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知不知道你男人惯我都惯到床上去了,昨天晚上刚用他的大鸡巴给你的女儿破了处呢!
    胡乱扒了两口我就放下筷子说吃饱了,继续回房间躺尸。
    回到房间我就拖去睡衣,掰开自己刚被破瓜的处女穴,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穴口紧紧地闭合起来,昨天被继父肏得红肿外翻的穴肉也恢复了原状。
    就是腰和大腿还是有些酸痛,我不由放松地呼了一口气,手却不自觉地摸到胸口,攀上那两座浑圆耸立的高峰,揉捏起来。
    我努力学着继父的样子,玩弄着自己的奶子,却怎么也找不到昨天的感觉。
    继父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刚满十八岁如洋娃娃一般精致美丽的继女,正光裸着雪白的身体躺在床上,双手在那一对跟雪山似的大奶子上乱抓着,她的双腿微微分开,可以看到中间光溜溜的馒头屄上一根多余的毛发也没有,那条粉色的逼缝牢牢合着,似乎在引诱人进去一探究竟。
    他的大鸡巴立马不受控制地硬了起来。
    他关好房门,坐到我的旁边,床垫被他坐得一沉,我这才从自己的欲望中清醒,睁开眼睛,看到继父正坐在旁边,那双眼睛充满了欲望。
    “你……你怎么进来的?”我一惊,明明记得自己锁了门的。
    “当然是有钥匙啊!”继父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钥匙,理所当然地说道。
    “没想到我美丽的乖女儿这么骚呢!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自摸……这种事情叫一下爸爸就好了嘛,爸爸很乐意为女儿服务的!”
    他一脸猥琐地看着我,那双手就摸了上来。
    “不!你别碰我!”我双手挡在胸前,躲开他的触碰。
    继父的脸瞬间沉了下来,道:“看来乖女儿是忘了昨天怎么哭着喊着求爸爸操你了呢!有必要让你重新回想起来啊!”
    第十事与继父偷情8继父的惩罚
    继父一边说着一边动手解着衣服,他原本已经穿好了准备外出的正装三两下就脱了下来。
    那条大鸡巴早已兴奋得通红发亮,精神奕奕地挺立着。
    我不敢直勾勾地去看,只是用手捂住双眼,在指缝里偷偷地看。
    想到昨天我下面的小嘴居然把这么一条庞然大物给吃了进去,现在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继父脱完衣服,直接就压了上来,也不管我下面是不是还是干的,掰开小逼,大鸡巴就冲着那粉色的肉洞呼啸而来。
    “啊!好痛!”我还没有得到充分润滑的甬道有些干涩,被这巨大的异物甫一插入,就觉得火辣辣的疼。
    “痛就对了!”继父把鸡巴插进来之后就开始强行抽送,“想起来了吗?爸爸昨天就是这样捅破你的处女逼的!”
    男人强健的身体在我身上肆意驰骋,他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癫狂。
    好在我的身体足够敏感,很快就不断分泌出了淫液,被强行进入的痛楚也慢慢变成了快感。
    “嗯~嗯~”我小声地发出呻吟。
    继父却看着我,得意地笑道:“果然够淫荡!被强暴也这么快就能有感觉!真是个天生欠操的骚货!”
    我被他这样直白地羞辱着,内心也为自己的身体反应感到羞耻。
    但我比谁都明白,我,确实是个天生欠操的骚货!
    不然怎么会在偷看妈妈和继父做爱之后意淫着继父的大鸡巴自慰?怎么会刚被继父破处就想着大鸡巴的滋味了?怎么会任由自己的继父,妈妈的丈夫,自己名义上的父亲枉顾人伦,再一次地侵犯自己?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挣扎,索性就顺应天性,骚就骚吧,反正一个会惦记自己继女小屄的男人也不是什么好货!他都暴露真面目了,我还有什么好伪装的?
    我的双手渐渐环上他有力的腰,叫声也更加娇媚了一点,拖长了尾音,变得婉转而勾人。
    继父察觉到我的变化,抽送得愈发起劲了,大鸡巴在足够蜜液的润滑下顺畅地来去自如。
    我也迎合着他,在鸡巴下沉的时候往上顶弄。
    快感如潮水一般涌来,就是这种感觉,让我上头,使我沉沦。
    继父吻上我的小嘴,我也伸出舌头与他交缠。
    我们仿佛热恋中的男女一样不知疲倦地交换着体液。
    我真的,好喜欢被大鸡巴操啊!只一次,就爱上了。
    真想一直继续下去。
    “啊啊啊啊啊~要到了!”我很快就泄了身,不过让继父略感失望的是,这次被没有潮吹。
    但他也不气馁,继续兢兢业业地在我身上耕耘着。
    这一次,他开始用上了各种技巧。
    不得不说,这就是经验丰富的老男人的优势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的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很快就被他操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哭喊着泄了一次又一次。
    身下的床单已经完全被我的淫水浸湿,而继父还一次都没有发射。
    “啊~爸爸不要了~”又一次泄身的我终于受不住了,哀求继父不要弄了。
    “这就不行了?”继父笑得得意又邪恶,不过还是没有索求太过,顺从我的意思,开始伏在我身上疯狂冲刺起来。
    “抱紧我!我要射了!”继父低吼一声,鸡巴紧紧地抵住我的子宫,射出一股
    ρο壹㈧ц.c0м(po18u.com)股浓浆。
    --

ρō1⑧U.cOм 第十事与继父偷情7-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