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事当家政妇和男主人偷情(五-六)第一位

偷情二三事 作者:何处是清欢

第八事当家政妇和男主人偷情(五-六)第一位

      想什么来什么。
    我正想着呢,流着骚水的淫穴就冷不防被插进了一根热乎乎,硬梆梆的东西。
    饥渴的感觉瞬间得到了缓解,不过蜜液却反而分泌得更多了。
    ρο①㈧ц.c0м(po18u.com)男人像发情的野兽一样骑在我身上,他那根丑陋的生殖器不停地在我体内捣弄,一双大手紧紧抓住我两个不断晃动的大奶子,反复揉捏着。
    我用双手撑着地面,承受着他狂风暴雨般的抽插,感觉越来越吃力,手肘被地面硌得生疼,而身后的感觉又是那么充实和销魂。
    这让我既痛苦又快乐,不过淫穴传来的快感大大超过了身体承受的痛苦,我还是咬牙撑住了。
    “哦~骚屄好紧!太好插了!”温总享受地发出呻吟。
    操干了几百下之后,他翻身下来,把我放到沙发上,用正常体位继续操弄起来。
    这个体位对我来说很享受,而且他的鸡巴那么大,那么长,很容易就顶到了我的最深处。
    我微微张开了小嘴,用一根手指含在唇间,发出轻微但勾人的呻吟。
    说起来,毕业之后,我好久没有尝过大鸡巴的味道了,没想到兼个职还能吃到这么棒的鸡巴,我突然对这个工作有了期待。
    彼时的我性事上还比较生涩,但淫荡的本性已经渐渐显露出来了,被陌生的中年男人操干不仅毫不排斥,反而快感连连。
    我想着想着逐渐放空,身体开始专注于感受下半身连接处,那一点的快感变得无限放大,直至占满我的脑子。
    这一刻,蜜穴变得敏感无比,每一次的抽插我甚至都能“看到”鸡巴插在我骚穴里的哪个位置。
    突然,身上运动的男人加快了速度,抽送的频率猛然变得密集,我一直差临门一脚的高潮瞬间爆发。
    与此同时,男人的鸡巴也开始不断膨胀,越操越快,越顶越深。
    我感觉到一股热流浇灌在我的花心上,把高潮完正敏感的她弄得一阵哆嗦。
    爽完之后,温总抽出了他的大鸡巴,看着我被他肏得合不拢的骚穴里缓缓流出他的精液,不由说了句:“操!内射来当家政妇的女大学生,真特么爽!”
    那时候脸皮尚薄的我被他这么一说,不由羞红了脸,但同时又可耻地隐隐感到一丝刺激。
    第一次的打工当然没那么快结束,温总稍事休息之后鸡巴又精神抖擞了。
    他裸露着鸡巴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这还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他的鸡巴。
    他的鸡巴跟我见过的男生的都不一样,要更大更红,而且光秃秃的,没有一根毛发,有点像被脱了毛的公鸡。跟他脸上的络腮胡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温总解释道:“我不喜欢肏屄的时候有毛,要都滑溜溜的才舒服。”
    说着他凑近我的私处仔细端详起来,说道:“还好,你的毛不多,等会儿我稍微帮你刮一刮就干净了。”
    说罢不待我回答他就转身去卫生间取来了刮毛的工具。
    因为毛发稀疏,我从来没有刮过毛,还是那种地方的毛,这让我少数有些不安。
    我双脚交叉在一起,脚趾不自觉地蜷缩着。
    “没事的,放松点,不疼,一会儿就好了,我保证你会爱上这种感觉!”温总似是察觉到我的不安,难得温声说道。
    他轻轻地给我打上剃须泡沫,锋利的刮刀只是在我阴部稍稍转了一圈,我还没来得及感受刀片上那冰冷的金属感,就已经结束了。
    温总小心地帮我擦去泡沫,满意地看着下面一点点露出来干净光滑的肌肤,然后还细心地帮我涂上护肤的乳液。
    他抓着我的手到除了毛的地方,让我自己感受一下。
    摸着滑溜溜的阴部,我的身体突然可耻地渗出了淫液。
    虽然我本来也只有几根稀稀疏疏的毛发,但这种像剥了壳的鸡蛋般的感觉无疑让人舒适很多。
    温总也很满意,他的鸡巴早在帮我刮毛的时候就硬到发疼了。刚刚射过一次的鸡巴比刚才更大更硬了。
    他摸了摸我已经流到穴口的淫水,顺手抹开,又抹了一点涂在鸡巴上,然后一杆到底。
    我觉得刮了毛的阴部似乎更敏感了,跟他同样光洁的下身紧紧相贴,没有摩擦力的肉身接触有点让我迷恋。
    我突然有一种荒唐的错觉,仿佛那“噗嗤噗嗤”卖力工作的大鸡巴本来就是长在我身上似的。
    我的身体突然就兴奋起来,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性爱当中。
    我配合着温总切换了各种姿势。尝试解锁了许多不曾体验过的体位,高潮了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华灯初上,才结束了一天的兼职。
    姑且不提今天高额的工钱和温总大方的小费,光是这一天从他这里学到的和对自己身体的开发对我的影响就是巨大的,为我今后一次次的进化奠定了基础。
    第八事当家政妇和男主人偷情(六)第二位顾客
    温总可能是对我这次服务很满意,总之回去之后我的评价等级上升了,可以拿到的时薪也更高了,这让我挺感激的,毕竟那个时候是真的缺钱。
    其实第一次兼职之后温总付的时薪加小费已经足够付我这个月的房贷了,算上生活费都还有盈余,所以暂时解了燃眉之急的我并不用急着开始下一次兼职。
    我就在这段时间重新找了一份新工作,每天都忙着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居然一时把家政妇的兼职抛在了脑后,直到接到家政公司员工的电话,说是有一份兼职指定了要我,问我什么时候方便?
    我想了想,就把时间定在了这个周六,那边很快就回话同意了,没一会儿,地址就发到了我手机上。
    这次的地址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小区居民楼,因此我也没报多大希望,想着好歹时薪高了,就算服务时间不长也不会很亏。
    周六很快就到了,因为天气不是很热,我就直接把制服裙穿在了风衣里面,扣上扣子的话,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打车到了客户的地址,果然是一个老式居民楼,六楼,没有电梯。
    穿着高跟鞋的我气喘吁吁地爬上六楼,按响了门铃。
    因为走得有点热,这六楼又是顶楼,而且已经到客户家门口了,反正一会儿就要脱下来,我就把风衣敞开了。
    刚解完扣子,门就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脸色有些苍白,像是一个宅男。
    看到我之后他也不说话,只是把门开得大了一点,示意我进屋。
    我站在玄关脱高跟鞋的时候稍微观察了一下这间屋子。
    小而紧凑,一室一厅一卫的小户型,没有厨房,玄关进去就是客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手办,果然是个宅男。
    大概平常也没什么人来做客,室内穿的拖鞋除了他自己脚上的,其他一双都没有,我索性赤着脚踩上木地板。
    我脱去风衣随手搭在客厅的沙发上,还不等我询问清洁工具在哪儿,他已经很
    ρο①㈧ц.c0м(po18u.com)自觉地把抹布递过来了。
    然后转身往房间走去,我瞬间意会了,就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他的卧室倒是别有洞天,不仅放下了一张宽大的双人床,一个大衣柜,还有一张沙发,一个占很大地方的电脑桌。
    “你先擦一下地板吧。”他开口道,声音似乎有些腼腆,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
    我点点头就开始了工作。
    有过一次经验的我很快就上手了。这次来之前我特意穿上了丁字裤,把胸罩也换成了乳贴。
    我从门边开始,跪趴在地上,一点点倒退着擦起来。
    这个动作,他可以很轻易地就看进上滑的制服裙里边,但是因为腿还是夹着的,我又穿了丁字裤的原因,他看不真切我制服裙里面到底有没有穿内裤,只能看到一条若隐若现的小缝,这样反而更引人想要一探究竟。
    我眼角的余光看到他不时看向我的裙底,甚至还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弯腰把头探到跟我屁股一个高度偷看。
    我的嘴角勾起一个愉快的弧度。
    就这样,我慢慢地倒退到了他的身旁,他开始假装深沉的样子,眼观鼻鼻观心,眼睛连瞟都不带往我身上瞟一下的,我不由觉得好笑,故意把姿势摆得更加撩人了点。
    我装作要擦他脚边的地板,把身子调整成面朝他的方向。
    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楚地从半敞的制服领口里看到我半露的乳肉以及深深的乳沟。
    我把腰往下塌了塌,好让屁股翘高一点,然后擦拭的幅度也故意大了很多,这样他就能看到我随着摇晃的奶子还有不断扭动的蜜桃臀。
    我明显地看到他的喉结动了动,咽了一口口水。
    我不由偷笑。又把身体转了180度,高高翘起的屁股直直地朝着他的方向。
    随着我擦地板的动作屁股也一扭一扭的,像是在跟他打招呼,又像是在向他发出邀请。
    偶尔我也会稍稍分开一点双腿,让他瞥一眼里面的风光。
    安静的房间里,他的呼吸声骤然加重。
    “你把床头也擦一擦吧。”他嘶哑着说道。
    闻言我听话地起身去擦床头。我跪坐在床上,慢慢地,挑逗性地擦拭着床板。同时在心里默数“10,9,8,7……”
    还没数到一半呢,手里的抹布就被夺走,扔到了地上。
    他扑了上来,把我推倒在床上,呼吸急促地在我身上上下摸索着。
    “啊~不要啊~”我娇滴滴地叫着,发出欲拒还迎的声音。
    --

第八事当家政妇和男主人偷情(五-六)第一位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