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ō18U.cOм 第五事和已婚上司偷情(二)

偷情二三事 作者:何处是清欢

ρō18U.cOм 第五事和已婚上司偷情(二)

      偷情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无数次。陈蔚也成了别人羡慕的“有事秘书g,没事g秘书”中的一员。
    公司渐渐步入正轨,他的母夜叉老婆也回到了紧迫盯人的时候,尤其是在某一次来公司看到总秘是我之后,气得差点把牙都咬碎了,但是在抓不到证据的情况下她又不能拿我怎么样,只是看得陈蔚更紧了,b如说每天中午都来送饭,下午来等他下班,偶尔还会来个突然袭击,简直可怕。
    这让他苦不堪言,为了满足自己的yuwang可以说是绞尽脑汁了。
    好在我的办公室跟他是单独一个套间,我在外间他在里间,只要胆子大机会还是挺多的。
    自从公司招到人之后,我的工作量锐减,每天做的最多的居然是给上司“端茶倒水”的活儿。
    这不,说曹c曹c到,内线又响起来了。
    “一杯咖啡。”陈蔚低沉的声音传来。
    我起身接了一杯泡好的咖啡,走进里间。
    果然,他正好整以暇地坐在老板椅上等着我。
    “一杯咖啡”就是我们的暗号,表示他现在不忙,想要来一发的意思。
    随手把咖啡放在桌上,我直接走到他旁边,双腿分开坐在了他的腿上。
    “陈总,您的咖啡来了。”我捧起他的脸,娇媚地说道。
    “让我尝尝苦不苦?”陈蔚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托着我的后脑勺,舌头灵活地钻进了我的嘴里。
    他不断x1取着我的津ye,并吞咽下去,良久才肯与我松开,这时我们俩人的唇舌间都是粘连的yet,牵出一条长长的银线。
    “嗯,太甜了,还得加点n。”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手却不老实地伸向我的x口,迅速解开了两颗扣子。
    我的衬衫本就有两颗纽扣不扣,他这一解,整个nzi都露出来了。
    “n在这儿呢!”他嘿嘿一笑,就把我轻薄的内衣推了上去。
    我的大n一直是我的骄傲,不仅baineng丰满,而且一点也不下垂,就连r晕的颜se也是好看的蜜桃se,对男人,尤其是有大x情结的男人简直是大杀器。
    陈蔚就是,不管看过m0过玩过多少次,每次看到还是会呼x1加重。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的嘴就凑到了早就高高挺立的n头上吮x1起来。
    可惜的是,不管他怎么x1,都不可能有n水,他发泄似的啃咬着,直到baineng的nzi上布满鲜红的印子才肯罢休。
    这会儿功夫,我下面已经sh透了,急不可耐的我直接对着他从西装k口子里掏出的ji8坐了上去。
    没错,为了方便偷情,我现在上班基本上不穿内k,谁也不会想到我正经的制服裙下面穿的居然是开裆丝袜!
    “你这b真是极品,不管c多少次都还是那么紧。”陈蔚享受着我的服务,舒服地称赞道。
    “是你的ji8大啦~”反正说好话又不要钱,我的彩虹p也是张口就来。
    “呵呵呵~还是小嘴儿最厉害!”他愉悦地g住我的下巴与我接吻。
    如果这时候有人从门口往里看,我们俩都是衣冠齐整的样子,只会觉得老板和秘书的关系亲密了一点,根本不知道正面g的是什么g当。
    因为坐姿的关系,yda0其实有点挤,这让每一次摩擦带来的快感都变得更加强烈,再加上毕竟是公司,紧张导致我们很快就到了一次ga0cha0,大ji8ch0uch0u搭搭地s在了里面。
    虽然意犹未尽,但是在公司我们也不敢太过分,每次都是尝到点甜头就算了。或许正因为如此,反而更让renyu罢不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偷不如偷不着”吧。
    时间掐得刚刚好,当我红光满面衣着整洁地从总经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老婆正好提着一个保温盒,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她用眼神向我示威,像只骄傲的孔雀般进了内室。
    从没关好的房门里,我隐约听到她嗲声嗲气地说着什么“老公~我今天给你煲了海参汤呢~”之类的。
    我不由失笑,难怪你老公一天天跟泰迪似的呢,敢情都是你给补的,你知不知道你给他补的他都用到办公室的妖jing身上去了啊?!
    下午。
    内线电话又打过来:“要一杯绿茶。”
    我进去的时候陈蔚正面无表情地翻看文件并不断在上面签字,一看到我抬起头就马上变脸,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宝贝儿,老公的大ji8y得快要爆炸了!可是我这会儿又还有这么多文件要看~你帮帮我好吗?”
    要绿茶的时候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波澜不惊地走到他身前蹲下,拉开k链取出ji8,他小心地看了看我的脸se,讨好地说道:“就知道宝贝儿你最好了,等有空了我一定把你c到爽翻天!”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大概是海参汤的刺激,小家伙jing神得很,活泼地吐着口水跟我打招呼。
    没什么犹豫我就t1an了上去,有一点点腥味,是男人的味道,我用一只手握住bang身,舌头从guit0u慢慢t1an到底,两个鼓鼓的囊袋当然也不会放过,陈蔚被我t1an得不断发出sao气的sheny1n。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他。
    “进来。”是一个小秘。
    “陈总,有份文件给您看一下,本来要给总秘的,但因为要马上回复,她又不在就直接给您拿过来了。”他走到桌前。
    “你坐沙发上等一下吧。”陈蔚接过文件看了一下道。
    “不用不用,我站着就好。”小秘连忙拒绝,拘谨地站在一边。
    此时我正在桌子底下,跟他就隔着一层薄薄的木板,然而他看不见我。
    我眼珠一转,起了坏心。
    我用舌头嘬住guit0u顶轻轻一x1。
    “嘶~”陈蔚立马倒x1一口凉气。
    “陈总,是文件有什么问题吗?”小秘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事,是我被蚊子咬了一口。”陈蔚面无表情地回道。
    他隐晦地向下瞪了我一眼,我冲他回了一个媚眼,嘴巴继续不停地忙碌起来。
    陈蔚不得不压抑着sheny1n,却拿我半点办法都没有。
    当着人面的偷情可能尤其刺激,小秘一走,我就感觉到嘴里的ji8迅速膨胀,胀满我的口腔,抵住我的喉咙喷出一gu一gu浓稠的jingye。
    我被迫大口大口吞咽着男人的生命jing华,他满足地舒了一口气,走过去把门反锁好,也不管那些文件了,把我从地上拉起来,让我手撑在桌子上摆成母狗的姿势。
    “啪啪啪~”他把我的制服裙拉到腰际,露出我穿着开裆丝袜的大pgu,就拍打起来。
    “我让你皮!让你sao!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啊~陈总不要~轻~轻点啊~人家知道错了啦~下次再也不敢了!”我配合地假装求饶。
    “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惩罚,自己把pgu翘起来!”
    我乖巧地把腰部下沉,pgu高高撅起,他凑近看了看上面的手掌印,似乎很是满意。
    “今天就罚你当母狗吧!自己求我ca0n1!”
    我果真像母狗一样摇晃着pgu,哀求道:“母狗的saob好痒啊!求主人用大ji8狠狠地惩罚我吧!”
    大ji8马上就狠狠地t0ng了进来,毫不怜惜地飞快撞击着。
    “csi你这发浪的母狗!天天就知道g引主人!”
    “啊~太深了~哦~主~主人我错了~母~母狗实在是~太喜欢~您的~大ji8了才~才会这样的!”
    “这么喜欢我的大ji8吗?那以后就做它的ji8套子吧!”他的攻势渐渐慢下来。
    “嗯~saob要一直套着主人的ji8!”
    “主人~快一点吧~saob有点痒呢~”他九浅一深的缓慢ch0uchaa让我觉得瘙痒难耐,恬不知耻地开口。
    “果然是个saob,不c大力不爽是吧?”大ji8跟装了马达一样快速ch0u动起来。
    “啊~啊~哦~好爽~呀~”
    我爽得眼泪都飞出来了,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发出简单的y叫。
    “啪啪啪”的高速r0ut撞击声回荡在室内,西装革履的男人在像母狗般高高翘起pgu的nv人身后飞快地耸动着腰部,偶尔能看到一闪而逝的粗黑大ji8深深没入nv人sao浪的身t。
    我嗓子都叫哑了,大ji8才终于肯s出来。我抬着pgu迎接着灼热的注入,直到一滴不剩地全部灌进我的sa0xue。
    此刻的我就像真正的母狗一样开心地摇着pgu。
    我伸出舌头t1an了t1an嘴唇,笑得风情万种。
    今天,又是得到jingye滋润的一天呢!哽茤内嫆綪到:yUzHaiwuDe.viP
    --

ρō18U.cOм 第五事和已婚上司偷情(二)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