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事和已婚上司偷情(一)起始()

偷情二三事 作者:何处是清欢

第五事和已婚上司偷情(一)起始()

      我原本是在一家央企当小秘的,因为公司新开了一个下属子公司,我就被调来当了总秘。陈蔚是我的直属上司,也就是分公司总经理,他跟我一样,也是从总公司调来的,不过我们之前并不熟悉。
    我倒是听说过他,公司关于他的传闻还是蛮多的。说是农村出身,大学一毕业就进了总公司,因为能力强又长得好不知怎么就被一个大领导看中了,介绍给了自己nv儿,后来他自然是当了领导的乘龙快婿,可以少奋斗十几年,把公司一众d丝酸的……
    不过他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据说他老婆就是个控夫狂魔,每天一下班就夺命连环call,更别说去外面出差了,盯得贼紧,简直可怕。
    我在公司见到过几次那位大小姐,长得只能说不丑吧,个子很高又有点壮,看着超级凶的。不过我觉得她内心应该还是很不自信,看到公司稍微漂亮点的nv同事眼神就充满了敌意,也难怪她防那么紧。
    也不知道她要是看到公司派我来当她老公的秘书会不会气疯。我内心的小恶魔居然有点蠢蠢yu动,这样可不好。
    因为新公司刚组建,人手严重不足,总公司分派下来的人只能搭起一个最基础的组织架构,以后慢慢招人。所以刚开始的几个月大家都忙疯了,几乎天天在公司加班到半夜才回家,不过感情也在夜以继日的加班中磨合升温。
    我和陈蔚也相处得很愉快,虽然他还很年轻,但确实很有能力,也很有魅力,从他的言行举止中完全看不出是农村出身的人,当然,我没有看不起农村的意思,只是觉得不像之前同事们传的那样说他就是靠老婆上位的。
    也许是他老婆知道分公司刚开始b较忙吧,或者是得了她老爹的叮嘱,反正这段时间她一次都没有来过分公司,传说中的夺命连环call也很少打。看起来挺懂事的亚子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有一丝小小的失落。
    不过很快我就不失落了。那天我跟陈蔚去赴一个酒局,是跟准备合作的公司老总的,本来这种事情怎么分都是分不到我头上的,无奈公司实在ch0u不出人,毕竟老总出去也不能当个光杆司令吧,我就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酒过三巡,气氛还算融洽,只是我发现跟我隔着陈蔚的合作公司老总每次给他劝酒的时候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往我这边瞟。
    那天我下了班没换衣服就过来了,穿的还是公司的制服衬衫,是b较合身的那种。因为我xb较大,所以上面两颗扣子怕崩就没扣,很容易就能看到我中间深深的rug0u。
    我这个人虽然又浪又渣,却是个名副其实的颜狗,那老总是个油腻的中年秃头男,他的眼神就让我感到特别恶心。他还不断地劝我喝酒,大部分都被陈蔚挡掉了,导致他不得不去上洗手间。没想到这都是他算计好的,陈蔚一走,他就坐到我旁边来,还叫了他下属坐到了我另外一边的空座上,堵住我的退路。
    他的下属借酒装疯,故意大着舌头说敬我一杯,手却一抖,大半杯酒全往我x上倒。暗红的yet一下染sh了我的衬衫,变得半透明起来,有些地方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我超薄的蕾丝内衣,我丰满的x部在里面若隐若现。还有一部分酒ye则顺着我的rug0u往下滑,隐没在看不见的深处。
    这一幕看得那秃头老总眼睛都发直了,他装作要帮我擦拭的样子,手上却什么都没拿,用他的猪蹄直接抓向我的x部。
    “啊!你g什么?!”我尖叫一声,用力推开他。
    可是我却无路可逃,他的下属sisi地堵住了另一边,我不得不直面他油腻恶心的脸。
    “嘿嘿嘿……g什么?当然是g你呀!”他咧开一口被烟熏的大h牙,用大肚腩顶着我的身t,猪蹄还顺手在我脸上捏了一把。
    我这时候其实很想拿包包砸他脸上,并说一句:“g你妈去吧!”可是想到公司的业务,还有大家那么长时间的努力,不想因为我的事情都ga0砸了,只能忍着想吐的yuwang跟他虚与委蛇。
    还好在他正要得寸进尺的时候陈蔚及时回来了,严厉制止了他,不顾他拿业务当威胁,拒绝了他的下流要求,并霸气地说如果一个公司的老板是这种人品的话,以后再合作的时候不会考虑他们。
    然后直接带着我就走,我愣愣地跟着他出了门。之前因为不知道要多久才结束,他让司机提前下班了,我们自己叫车回去。
    问清了我家地址告诉出租车司机之后,他拉着我在后排坐下。
    他跟我挨得很近,我们俩,明明他酒喝得b我多多了,到头来反而是我一身酒气。
    我反披着他的西装,闻着上面属于他的清爽味道,自嘲地笑了笑。
    “这事情是不是被我ga0砸了?”静默良久,我终于开口。
    “你怎么会这么想?记住了,这件事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情,不用忍着。更何况这反而是好事,你等着看吧,过几天他就会上门来赔礼道歉,合作条件或许还能往下压一压。”陈蔚伸出手m0了m0我的头道。
    “诶?为什么?”我瞪大眼睛望着他,他却笑而不语。
    出租车很快就到了我家楼下,我脱下他的外套递还给他,他却没有接,看着我的目光突然暗了一下,道:“还是我送你上去吧。”
    “嗯。”
    虽然我住的是老式的那种居民楼,而且我家在三楼,稍微走两步就能到的,没有送的必要,但是他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拂他的意。
    我把他的衣服抱在x前就率先走上了楼梯,西装面料一路跟我还半sh的衬衫和lu0露的皮肤摩擦着,我的身t居然有了sh意。
    开门的时候我顺手把衣服还给他,并隐晦地看了他一眼。
    一进门打开总开关,房间瞬间大亮,我从鞋柜里拿出拖鞋,看到陈蔚好奇地东张西望,不由觉得有些好笑,道:“看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家挺温馨的,看起来跟长得好像不太像。”他换上拖鞋,老实地回答。
    “什么叫跟我长得不太像?”
    “就是我想象中你住的地方应该jing致又奢华,没想到……”
    “没想到我住的是这种破房子吧!”
    “不是,我没那个意思……”
    “不用解释,我懂你的意思,没什么的,这个房子是我外婆留给我的,我很小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后来外婆走了,我又大了,出去念书什么的,十几年没有回来过,房子也破败得不成样子,后来决定回到这边工作,才把它重新装修了一下,不过它的内在已经跟它的外观一样暮气沉沉,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就会被拆掉,也许以后我只能在心里缅怀那些过去的记忆了……”说着说着我觉得鼻梁有点发酸,连忙打住。
    “对不起……”
    “不用道歉,不关你的事,随便坐吧,就当自己家一样,我去给你拿点喝的。”
    他却一把拉住了我,把我抱在怀里。
    我的手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回抱住他,他低下头缠绵地吻我,x1取着我口中的津ye,含糊地说道:“我喝这个就够了……”
    我的身t本来就有点动情了,他这么一弄简直是天雷g动地火,下面更是sh得厉害,我只能整个人扒在他身上,热情地回应着他。
    我能感觉到他的yu龙慢慢抬头,最后变成一根y邦邦的柱子杵在我俩中间。
    他抱着我坐到沙发上,我双腿叉开坐在他腿上,上半身一直跟他的紧紧连在一起。我的制服裙早就被撩到了腰上,小b隔着丝袜和只有一条细带子的丁字k压在他还未释放出来的ji8上,yshui把他的k子都打sh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尿了呢!
    衣服一件一件地被丢到地上,随着“呲啦”一声,我最后的遮羞布也被撕开。薄薄的r0use丝袜很容易就被扯开一个洞,陈蔚把丁字k拨到一边,两根手指分开两片大ychun,稍稍用力抬起我的pgu,早已蓄势待发的大ji8就滑了进来。
    “哦……”ji8入t的一瞬间,我们双方都发出满足的喟叹。
    不用他吩咐,我双手搭在他宽厚的肩上,pgu已经自动自发地摇了起来。
    我把它当作平时自己玩的假ji8一样玩着,时而起起落落,时而前后摇摆,深度力度速度全部控制随心,我几乎爽得飞起,完全忘了这是一根真的男人的ji8。
    陈蔚大概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不爽起来,他双手握住我的纤腰,t0ngbu有力地往上顶弄,我没法掌控节奏了,只能配合着他的动作。
    因为他主动我就不需要思考,只需要享受就行了,很快我就重新沉浸在另外一种快感中。
    我的两个大nzi也不甘寂寞,随着我们剧烈的动作上下左右跳动着,不时还晃到陈蔚脸上。见状他一口叼住一个,不让它抖动,可是下面的动作完全没有停下来,我那只可怜的nzi就只能不断重复着地被拉扯又回复的命运。
    “铃铃铃……”刺耳的铃声打破了旖旎的气氛,我们两个人俱是一僵,陈蔚长手一g,捞过手机看了一眼,我看到了明晃晃的“老婆”二字,他按下静音键之后随手把手机扔到一边,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搂着我的腰ch0u送,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好像b之前更大力了一点。
    我突然有点心领神会,人也变得更sao了一点,一边用nzi磨着他的身t,一边sao里sao气地说道;“陈总~不接你老婆电话万一她找上门来看到我们在cb怎么办?”心里不由想象着那个场景,觉得格外刺激。
    “c!”他突然抱着我站起来,往卧室走去。当然,在走动的过程中,大ji8一刻也舍不得从我的sa0xue里ch0u出来,边走还边一颠一颠地cha着。
    “嗯~”我双手双脚紧紧缠在他身上,嘴巴靠在他耳边sheny1n着。
    我感觉到他行走的速度加快了一点,没几步就到了我的卧室,他拔出ji8,把我扔在床上,又粗鲁地褪下我碍事的丝袜和丁字k,两个人终于lu0裎相见。他ch0u过一个枕头把我的腰垫高,分开我的双腿,水淋淋的小b就毫无阻拦地呈现在他面前了。
    “真sao!”他嘴上这样说着,大ji8却诚实地重新cha了进来。
    许是被“老婆”刺激,意识到自己是在偷情,就像被撕掉了假面一样,他这会儿的动作格外生猛又不留情。
    “嗯~轻点啊~陈总~”我嘴上虽然这样叫着,sa0xue却受用得很。
    “轻点saob怎么会爽!”陈蔚毫不客气地大力cg着我。
    “啊~会……会cha坏的~”
    “放心吧!你这saobc不坏!”说着又是狠狠一击。
    “啊!顶到huaxin了!”
    “小saob!我c得你爽不爽?”
    “嗯~陈……陈总好厉害~好……好会cha~sao……saob要爽si了~啊~”
    “在床上还叫我陈总,要叫我老公,大ji8老公听到没?”
    “嗯~嗯~小saobaisi老公的大ji8了~”
    ……
    在这边似乎永无休止的原始运动中,被扔在角落里的手机屏幕始终明明灭灭。哽茤内嫆綪到:yUzHaiwuDe.viP
    --

第五事和已婚上司偷情(一)起始()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