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6

碧荷 作者:阿里里呀

分卷阅读236

      十八岁之夜(1.不孝子)
    1.
    “我晚上来接你?”
    男人站在镜子前,一边整理领带一边眯眼看旁边弯腰换鞋的女人,又确认了一次。
    女人穿着一身米白色的荷叶裙,露出了洁白的小腿。她一只胳膊撑在柜子上,上面还有一个黑色的LV小手袋在快乐的晃荡。
    “哦——好。”
    女人轻声答应,附身换鞋,并没有回头看他。
    “到了给我发地址。”男人又说。
    “好诶好诶。”女人穿上鞋子,又对着镜子只顾照镜子,还是没有看他。
    “不许在外面住。”
    “知道了知道了。”女人终于回头看他,圆圆的眼睛里似乎还有一点不高兴,“林致远你都说了好多遍了。”
    “不许喝酒。”
    “阿姨过生日诶,不喝酒怎么行?”女人抗议。
    “只许喝一点。”他让了步。
    “哎呀知道了,我到时候给你发照片行不行?”
    男人眯着眼,看着她的背影,抿着嘴,终于不再说话。
    梁碧荷前几天就已经和他说了,阿姨这几天要过生日了——正好大家都在国内,所以就提前几天,约她组了个“永远十八岁之女士之夜”。
    只有女士参加。
    还要玩通宵。
    永远十八岁他当然批准,但是玩通宵他当然不批准。
    梁碧荷和他结婚三四年了,每天都必须在家住的——就算她有不在家住的时候,那也必须得他陪着。
    总之不许她一个人在外面住。
    可是碧荷这边刚支支吾吾的和阿姨说了“晚上要回家”,那边的女人心思通透,马上就给他拨来了电话。
    “致远你把碧荷管这么严干嘛,”那边女人笑,“我们女人也要有点自己的交际——”
    “现在女性已经独立啦,你知道不?”女人在那边笑得开心,“你也是混华尔街的人,怎么思想这么保守呢?”
    “碧荷给你生儿育女,天天操持家务,连这点自由都没有?”
    什么自由?这种套话,肯定是打动不了他的。
    梁碧荷是他的女人,是他花巨资买的,是他养了那么久的,她还给他生了三个孩子——她当然不应该有自由。
    可是打电话的女人身份特别。
    他听着电话,又看着旁边睁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小鸟儿——
    更不想让她在外面睡了。
    这只小鸟儿,他每天都要抱着睡。一天抱不到,心情就不愉快;心情不愉快,第二天就会要杀人泄火。
    松开了绳子的鸟儿,还是他的鸟儿吗?外面社会险恶——
    “到了给我电话,”
    女人拿着包包要走,男人又说了一次。
    “哦。”
    “是只有女的吧?”他还是不放心。
    季念那个小白脸不会也去吧?为什么不邀请他?阿姨好像还有几个儿子——当妈的过生日,儿子怎么会不去?
    那梁碧荷岂不是羊入虎口?
    全世界都在觊觎他的宝贝——
    “都说了女士之夜了,不是女的是谁?就我和阿姨,还有连月姐,”
    小鸟儿终于受不了了,回头瞪他,“林致远你自己不也是天天出去玩?我去玩一次你就干嘛老问我?我就从来不问你这么多——”
    “什么玩?”男人喉结滚动,“我那是应酬——而且我有自制力,从来不喝醉的。”
    “我也是应酬,我也不喝醉。”碧荷提着包往外面走,一边和他挥手,是一副振振有词的模样,“那我走了啊。”
    居然就这么真的走了。
    男人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角落——连吻别都没有。
    怎么他总感觉有问题?
    可是那个电话确实是阿姨打的没错。
    宽阔的大厅灯光明亮。
    “林董你好,为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爱陶艺”的方总。”
    “这位是林董,这位是林董的公子,也是华尔街——”
    “幸会幸会。”
    男人西装革履,保持着微笑,站在父亲身后。在方总和父亲握过手之后,他和这位笑容满面的方总握了握手,又看着父亲和他交换了名片,听了一番熟悉的商业互吹。
    有记者和摄影拥了上来,闪光灯爆闪,男人一动不动,微微一笑。明天这些照片会见诸报刊,希望别又引起太大的讨论——前两年拍的那个纪录片也是火了一时,还有无聊人士拿他和季念来对比了一番。
    无聊,他想。
    羊羔们的吹捧对于他毫无意义。他们似乎丝毫不明白,他们在他眼里,不过只是一茬茬鲜活的韭菜。不过虽然他不屑于理睬这些言论,可是碍于国内的环境和某些原因,关注多了他也不得不又摆出一副低调谦逊的模样——
    老头子的生意还在这边。
    说实话他某些地方也挺看好季念,这位天意的继承人商场浸淫十数年,已经完美继承了其父的老练。这位季总常常在各种访谈和视频里开口民生闭口慈善,不然就是如何拉动全球经济,改善全球生存质量——装的比他还真。这些话季总自己信不信他不知道,不过倒是把自己家里的那个女人哄的热泪盈眶。
    奇怪。男人思维发散,又想。
    梁碧荷最近怎么都不用星星眼看他了?今天出去玩都没有和他吻别——
    有问题。
    “林总看这里。”摄影师招呼。
    男人看了过去。
    摄影师又拍了几张照,男人俊美的眉目在屏幕上定格。
    跟着父亲继续往前走,华尔街精英AlanLin一个个和各位商业大佬握手。眉目英俊,谦虚低调,完美符合父亲的期待。
    今天是什么一年一度的企业家盛会,他明白父亲的意思,是带他来混脸熟。
    虽然他在s城和香江都有对冲基金的办公室,可是金融到底不是实业,现在他和这些做实业的企业家站在一起,有那么点格格不入的意思。
    说是以儿子的身份吧——
    男人抬眼一瞄,还好。有那么十几二十个是带着儿子来的,哦,还有两个大小姐。
    他啃老啃的不算突出。
    男人看了一圈,并没有想去认识人的意思。那些二代,说认识也就认识而已。各种公共场合见过几面——有两三个还是哈佛校友。
    可是还是不熟。
    混的不是一个圈子。
    握了一圈手之后刚在圆桌前坐下,入口那边又有一阵闪光灯闪亮,男人侧头一看——说曹操曹操到,原来还是个老熟人。
    在缓慢前进的人潮中,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季念真的没去参加他妈的十八岁生日趴。
    这个不孝子,他妈的生日趴都不去——男人薄唇微勾,他的小鸟儿安全了。
    天意季总的出现又是一波小高潮,在几波人的寒暄之后,男人看着季念在主办方的引导下在不远处坐了下来。
    “季总你好。”
    阻止了助理的陪同,男人端着酒杯,一个人笑意吟吟的走了过去。
    季念的助理认出来了他,没有阻止他的靠近,反而俯身在小季总耳边说什么。
    季念侧头看来,看向他的眼里也有些微微的惊讶和含笑——他拿起酒杯和林致远一碰,视线一扫,又看见了林致远身后的老林总。
    “Alan你也在这里,”小季总眉目英俊,气质沉稳。他伸手理了理西装,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身边的助理也哗啦啦跟着站起来了三个,他只是道,“林董事长也来了,我去敬下林董。”
    “林太是不是现在也在我妈那边?”小季总走到半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又问。
    这么关心梁碧荷干嘛?
    不安好心。
    林致远还没有回答,季总似乎也不需要答案,父亲已经在助理的提示下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季总幸会——”
    “林总你好。”小季总上前一步,笑意吟吟的握住了林总的手。
    閱渎絟呅請椡:xrоùrouωù.C0M
    --

分卷阅读236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