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结局

予你高潮 作者:沉沉

没有结局

      王扬玲走进清寻,刚好看到元清靠在吧台,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元清笑意盈盈地说:“好巧。”

    她的语气和眼神不止是对一个人说的,王扬玲下意识顺着她的目光往后看,宗寻刚好端着托盘从后厨走出来。

    真是巧,都到齐了,王扬玲看儿子轻车熟路地走到一个座位坐下,她对他淡淡地说:“你吃饭,我和她聊聊。”

    “何必?一起。”宗寻盯着自己母亲,眸光深深。

    “好。”王扬玲抬了下高傲的眉,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元清似笑非笑地跟过去坐到宗寻身边,两个人并肩看着对面。

    王扬玲开口直言不讳:“你本事真大,扮猪吃老虎,现在电影和人都到手了是吗?”

    元清不以为然地淡笑:“本事不大,只是您把我想错了。”

    王扬玲目光一转,看向稳坐钓鱼台的儿子,语气带着些许斥责:“你的脑子呢?她最先选的还是电影,你不过是第二选择,值得你这么坚持?”

    宗寻勾起一边嘴角,漫不经心地说:“妈妈,您还是没懂她为什么会直接选择《栀子》。”

    王扬玲丝毫没反应过来缘由,依然不在意地说:“再怎样也是一部电影而已。”

    两人并不想和她解释这部电影有多重要,宗寻直截了当地说:“过去了,现在我们在一起,就好。”

    王扬玲看着眼前不搭的两人,喋喋不休:“你从小就头脑理性懂得审时度势,你觉得你们是一条路上的人?她是娱乐圈泥潭里出来的,而你需要一个能陪你一起成长的同样有学识,同样优秀的人……”

    宗寻突然打断她,问道:“妈,你觉得我很干净吗?”

    元清闻声皱了皱眉,他想说什么?

    宗寻开口平静地诉说:“是我先在她房里安装监控的,每天晚上偷窥她,看她一丝不挂,看她上床睡觉,你觉得我干净理性吗?是不是很可耻猥琐……”

    元清握住他腿上的手,用力攥了攥,对他摇了摇头,不想让他这么说自己。

    听儿子说着她完全想不到也接受不了的事实,当着外人把她的脸都丢尽了,王扬玲面色一青,心里突如其来的怒气让她不禁脱口而出:“垃圾。”

    宗寻无所谓地说:“对啊,垃圾啊……”

    元清捏紧他的手,嘴上赶紧解释:“您别信他说的,我们在一起以后他才这么做的。”

    王扬玲此刻根本不会听元清的话,她感到满满的羞耻和失望,她平日里沉静稳重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种龌龊事。

    “我最阴暗猥琐的一面都让她看过了,我必须得到她,绝对不放手,我不想再和您争执。您也别阻拦……”

    “啪——”宗寻还没说完就被妈妈扇了一个耳光,元清心里一惊,赶紧把手敷上他被打的侧脸,搂住他的头保护他。

    王扬玲握紧双手,咬牙切齿地说:“没有出息。”

    宗寻离开元清的手,正过被打歪的脸,面色坚定地说:“我不会变的,妈妈,你真的拦不住。”

    末了他再次不容置疑地强调:“真的拦不住。”

    王扬玲知道儿子的性格,一旦认定了,全世界的牛聚在一起都拉不回他,她生气地站起身离开座位。

    “您去哪?”元清赶忙叫住她。

    “饿了,点菜。”王扬玲走到不远处一个卡座,气呼呼地翻开桌上菜单。

    “好。”元清莞尔一笑,回头示意一下旁边的服务员过去伺候未来婆婆。

    “干嘛这么说自己,我听着难受。”元清抬手捏了捏他被打的侧脸责怪道。

    宗寻表示毫不在意:“我没说谎。”

    “叮铃铃~”门口风铃摇曳出悦耳的声音。

    元清抬头看过去,一个长相俊美的男生走进店里,颜值太高她不禁移不开目光。

    宗寻面色一黑,在一旁幽幽问道:“你在看什么?”,

    “嗯?没啊……”元清反应过来以后故意作出依依不舍的样子。

    见他一副吃醋不爽的样子,她不禁开心笑出声:“哈哈。”

    “咚咚咚……”

    小心翼翼的敲门声把元清吵醒了,她听到声音迅速下床走向门口,刚摸到门把手她才发现怎么自己回到了以前的公寓。

    打开门,是助理,她笑眯眯地说:“清姐,我来帮你收拾东西了。”

    “什么?”元清一脸迷茫,心里萌生了莫名的恐慌,她不是应该和宗寻在剑桥吗?

    助理站在门口眨了眨眼,“我们有个综艺要录制啊,下午的飞机。”

    这个时候对面的门开了,是一个陌生的男人,他随意地看了一眼就锁门下楼了。

    不是宗寻。

    元清心里一拧,赶紧跑进卧室,搬板凳到空调下面,站上去找宗寻安装到空调附近的摄像头。

    明明安装在这个缝隙的,却是空空如也。

    急得想哭,她从板凳上下来快步走到床头拿起手机,翻找微信里没有宗寻,她直接拨出一串号码。

    冰冷机械的女声传过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怎么会呢,难道宗寻只是一个梦?

    元清慌得大脑一片空白,感觉全身都在漂浮旋转,晕眩感越来越重,她忍不住闭上眼睛。

    四周都是灼眼的白色,元清全身猛得一抖,睁开眼睛,感觉到腰上有条胳膊圈紧自己。

    “怎么了宝贝?”宗寻睡意朦胧地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原来只是一个梦啊,元清沉沉地呼出一口气,让害怕无措离开自己。

    眨了眨眼,头脑逐渐清醒,她轻声说:“该起床上学了。”

    宗寻连眼睛都没睁,脸蹭了蹭她顺滑的头发,温声说:“今天周六,再睡会。”

    “嗯。”元清转过身投进他干燥又温暖的怀抱,安心闭上眼。

    ————————

    戛然而止就是永不结局的结局

    新文《困迹》开了

    因为我家庭环境的问题,受压迫太严重,我越来越没有精力写文,我要把新文当作最后一本文来写

    所以我想拿出一直想写的文章

    暗黑少女风,看似是玻璃渣其实是一颗颗细碎的糖

    链接在本文简介里,请大家多多收藏

    新文简介:

    暴戾孤僻小变态x清冷沉默美少年

    昆霁把许倾迹暴力地推到墙上,右手用力握住他的脸,虎口紧紧抵住他的下巴,她微眯着眼垫脚凑上自己的唇,就快吻上的时候,手指感受到他咬肌绷紧。

    昆霁停住,右手下移猛的掐住他的脖子,灼热的呼吸打在他的颈侧,红唇轻启吐出残忍的字眼:“真脏。”

    昆霁半夜闯进他的房间,拿起一个枕头按在他的脸上,一边用力闷他一边失控质问,“你算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

    发泄完毕,许倾迹在她离开以后喘着粗气把台灯打开,她刚才碰过的枕头上留下丝丝血迹。

    她打你踹你狠狠地掐住你,但是深夜她拿刀想杀死的只有自己。

    请你们不要讨厌她,她总有长大的时候。

    别想太多,她要的,很简单。

    轻虐暗黑少女风偏执向囚禁向驯服向sc.he

没有结局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