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9章节

丝丝如蜜_御书屋 作者:舒书书

分卷阅读79章节

      城市去小镇上。

    带的一点换洗衣服放在后备箱里,唐司司坐在副驾驶和宋驿聊天。

    车里正在放孟凡明的《只只》,宋驿对唐司司表白那一晚给她自弹自唱的歌。

    因为宋驿,这首歌成了唐司司最喜欢的一首歌,没有之一。

    开车到乡下,刚好赶上吃午饭。

    唐乃乃知道唐司司要来,做了一桌子她喜欢吃的菜。

    似乎又恢复到了从小到大一直有的模样,他们不提二胎不提抱孙子,只对她这个孙女好。

    吃完午饭,唐爷爷找镇子上交好的老爷爷凑一桌子打麻将,唐乃乃则找人聊天看看电视。

    唐司司吃完饭冲了个热水澡,戴着帽檐宽大的草编遮阳帽和一副墨镜去宋驿的外公家找宋驿玩。

    现在两家人几乎都知道他们的关系,而且已经高中毕业了,两个人都考上了名校,所以大家也都认可他们的关系,还知道不当这对小情侣的电灯泡。

    唐司司推门进宋驿的房间,吸一口空调的凉气,把头上的帽子拿下来扔到衣帽架上挂着。

    下面挂了两件宋驿的外套和一条白色的毛巾,没有其他东西。

    挂好帽子,她去宋驿旁边,看他正在打游戏,直接往他怀里挤进去,坐到腿上,看着他问:“刚回来就打游戏,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女朋友吗?”

    宋驿摘掉耳机,把她往怀里抱抱,手指离开鼠标键盘。

    输了一波团战,能听到耳机里赵晋博在骂他。

    不管赵晋博骂什么,他看着唐司司解释,“老赵心情不好,我陪他玩两局,等我一会,嗯?”

    唐司司想一下,起身从他怀里起来,站到他身后手扶椅背,“赵晋博怎么了?”

    宋驿不再戴耳机,直接握上鼠标,“又被禾苗拒绝了。”

    用“又”这个字,是因为赵晋博被禾苗拒绝了很多次,每次都要死要活,完了继续厚脸皮追人家,仿佛这辈子不把禾苗拿下他就不死心。

    用他的话说,只要他赵晋博一天不死,禾苗就别想和别的男人好。

    唐司司也知道赵晋博一直被禾苗拒绝这件事,她表示只能通情他一下,其他爱莫能助。

    让宋驿陪他打游戏发泄,她趴去宋驿身后的床上玩手机。墨镜勾下来放到枕头旁边,玩手机玩到困,听着窗外时而稀疏时而密集的蝉鸣,脸蛋压着手机睡着了过去。

    宋驿回头看了一眼,看她睡着了,起身过来帮她把手机拿开放到一边,轻轻地帮她翻过身,拉起毯子给她盖上,然后坐回椅子上戴起耳机继续听赵晋博骂人。

    唐司司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是被人啃醒的。

    被人打断睡眠不是很开心,她迷迷糊糊地哼着抗议两声,闭着眼睛不睁开,试图继续睡。

    但搔扰她的嘴唇和手指并没有打算放过她,睡是睡不沉了,睡意渐渐稀疏。

    身体在半睡半醒间自发敏感,在她还没全然清醒过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软透了。

    被自己最熟悉的那个男人的味道包裹住,唐司司在不清醒的困意里迎合沉沦。

    喘息和低吟溢在嘴角,她咬着下唇,慢慢睁开眼睛,眸光自发迷离。

    想伸手去摸过手机看看现在几点,刚伸出去就被从背后抱着她的人按住了。

    宋驿在她耳边说话,“别动。”

    唐司司没再动,宋驿握着她的腰身把她换个方向,让她面对自己。

    目光起雾,揉在一起,宋驿轻轻落下一个吻在她鼻尖,问她:“做吗?”

    现在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次第三次。

    一整个暑假,唐司司和宋驿约会的次数难数,每次都会不可避免地纠缠到一起。

    但每次也都是亲了摸了,到最后一步忍住,没有越界。

    或者忍不住,用其他的方法,发泄一时的欲.火。

    唐司司现在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紧张,期待和害怕的比例一直在变,接受程度也已经不再是一开始的样子。

    她闭上眼睛,轻轻地“嗯”一声,把下面的事交给宋驿。

    她是相信他的,他很多时候比她自己更会照顾她。

    连衣裙的下摆被掀起,推叠到一起。

    白色少女风nei衣纯情得只想让人犯罪。

    鼻息灼热,呼吸吞咽不及。

    唐司司被刺激得弓起腰,呼吸一阵急过一阵。

    宋驿吻上来,嘴唇滑过锁骨,在娇嫩白细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道放肆的痕迹。

    他似乎比以往的每一次都更激动更火热,在最后关头也没能像之前那样忍住。

    泛滥的水意打湿灰白色的床单,身体酥软得像面团。

    唐司司意识散乱地接受着一切。

    感受到他挤进来的那一刻,浑身的所有皮肤都绷紧了。

    蜷起脚趾,把身下床单揪成两团褶皱。

    进到一半,宋驿忍耐着问她:“可以吗?”

    唐司司只觉

分卷阅读79章节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