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飞

悖论H( 续更) 作者:流苏

放飞

      第二日就是周六,但是高考前这段时间,每周六高三都要补课。

    邱善华说到做到,这天起,每天都会有车接送凌思南往来学校。

    看起来仿佛是待遇升级了,专人专车,实际上却和监视没两样,除了学校以外,她哪也去不了,甚至连手机都

    被剥夺,美其名曰高考前需要专心复习,心无旁骛。

    上交手机前凌思南多留了一个心眼,即便有锁屏密码,她还是把里面的聊天记录清干净了,不过因为想着邱善

    华可能对手机APP还没那么了解,收藏里弟弟给她的语音她还是留着。

    到了学校,她很意外居然看到了后座的身影,更意外的是,他居然在看参考书。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凌思南走到顾霆边上说,顺手把书包收进课桌。

    顾霆打了个呵欠,“还不是因为你。”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她不明所以。

    “你也知道我之前就被给过警告,这次的事情闹得这么大,学校本来也打算给处分啊。”顾霆把参考书丢在一

    边,无奈地望了凌思南一眼。

    “……对不起。”凌思南真诚地道歉。

    顾霆蓦地翘起嘴角:“行了,吓你的。班主任说我只要高考前都来上课,这次事情就一笔勾销,毕竟惹事的不

    是我……我们。”云层恰好飘离,早晨的阳光从教室外洋洋洒洒地打进来,照亮顾霆侧脸棱角分明的轮廓。

    会被称为六中三大男神之一也不是没道理的,只是比起凌清远这种当今女生热衷的清朗帅气类型——他的线

    条,多少还是让人觉得有点锋利了。

    其实凌思南当初都没想到,自己摇摆不定的一个撤回消息,最终竟然让顾霆真的伸出援手。

    明知道她和自己弟弟的不伦恋情,他却没有轻视她,仅仅是这一点就足够让她感激。

    “不过……”顾霆朝她的方向凑了凑身子,“检讨书,就拜托你弟弟了。”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凌思南:“哈?”

    “检讨啊,老师没告诉你下周一要在广播上向全校反省朗读吗?”

    “呃,我知道有检讨书,但是不知道要朗读。”

    顾霆耸耸肩,利落地接住正要从前倾的桌面上,往外滚落的圆珠笔:“以前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周一升旗的时候

    在主席台上做检讨,不过因为马上就要高考,我们有优待。”

    凌思南拍了下额,只觉得头疼:”这种优待吗?”

    “总比当众检讨好得多。”圆珠笔被熟练地在顾霆手上转动起来:“赶紧让你弟弟反省一下,早恋多丢

    脸。”后一句话染上一抹痞坏的调调,他故意调侃她。

    他说的是早恋,却没有强调是她和清远之间,是不伦之恋,这么一听来,明明是调侃的话却让人舒坦许多。

    “你……是说让清远写检讨书?”

    “不然呢?难道我写?”顾霆挑眉,“那你也得给个机会,不然哪里来的真情实感。”

    检讨书要什么真情实感,难道还真检讨啊……凌思南心里腹诽了句,还是笑起来:“知道了知道了,我跟他

    说。”

    “哟哟,小俩口一早就秀恩爱。”叶珊珊刚到教室就看到两人一前一后聊得起劲,尤其凌思南连着这么多天风

    波之后,难得重新笑开,不禁打趣。

    凌思南被说得有些害臊,明明什么都没有的事情,但是现在她和顾霆在外人眼里,却真的变成了情侣,还是有

    过那么亲密行为的情侣,这样一来,就更觉得对不起元元。

    “我们可是经过全校见证的,你有什么意见?”顾霆抬手撸了一把凌思南头顶的发,“老师来了。”

    凌思南匆忙转回去,同桌的叶珊珊刚好落座。

    老师已经走到讲台前,开始在黑板上写题,叶珊珊偷偷趋近凌思南耳边:“呐,藏着顾大男神那么久不说,也

    不跟我交流下恋爱心得?看不出来顾霆谈恋爱走的居然是霸道宠溺范儿的啊。”

    “……”我也看不出来啊,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在紧张的高考冲刺氛围中补了一天的课,凌思南被折腾得头昏脑涨,直到回家没看到凌清远,心里才多了一分

    念想。

    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刘妈被邱善华重新安排了钟点工的时间,凌思南一回家,就被锁进了禁闭室里。

    “对不起啊,小姐。”刘妈透过尚未阖上的门,望了眼搁在书桌上的晚餐,满目歉意。

    凌思南也很乖巧,毕竟这件事也不是刘妈的意思,她只是个打工的,“没事,我要高考了嘛,为了读书而已

    啦,阿姨你不用自责。”

    禁闭室距离玄关很近,她吃完饭,坐在书桌前一边写着卷子一边竖起耳朵倾听门外,就盼着能听到那个熟悉的

    声音。

    可是那个人没有盼来,却先回来了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

    被关禁闭这种事,她本来觉得自己能忍,不过十几天的事情——

    “这是什么?”她看着邱善华放在房间地上的东西,皱起眉头问。

    “痰盂,你也不是没见过。”和这个装修高大上的家格格不入的物事被放进禁闭室,邱善华直起身转而看

    她:“这房间没厕所,以后这门会在刘妈来的时候定时打开让你去洗漱收拾,其他时间你就用这个解决,平时家里

    没人,我也不可能让刘妈一天到晚在家就为了守着你给你开门。”而且谁知道刘妈会不会心软。

    凌思南一言不发地站着,目光直直地盯着地上带盖的塑料坛子。

    “怎么?”邱善华临关门前看到她这副神情,也不悦地拧起眉,那张年过四十,却被妆容打点精致的女性面孔

    上,一如往常地严苛:“我这是照顾你,特地嘱咐人去买的,难不成你还打算憋到每天开门的时候?”

    凌思南的表情依然未变,可是牙关暗暗地咬紧,下垂的手也不禁握成了拳头。

    邱善华转过身,抱着双臂看她:“看不起这东西?我小时候也这么过来的,以前住大院用公厕的时候,夜里用

    的不都是这个,你还委屈了?你二叔伯把你养得这么娇贵?”

    “妈妈。”她突然开口,从齿间蹦出的词句,却一反常态地带着女儿面对母亲时应有的温情,“你说……我在

    你的眼里,是不是就是一只狗?”

    姿态很温顺,可是问题却毫不留情。

    邱善华一怔。

    “说的是什么话?”邱善华的目光凌厉起来,“为你着想特地做的安排,你就是这么想的?”

    “巴普洛夫定律……”凌思南低头笑,“每当喂食的时候敲铃,那只狗就会条件反射地分泌唾液——”

    “对你来说,你大概希望我也是那个到了点,就会条件反射出门撒泡尿的狗吧?毕竟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养育

    我,哪怕一点点的施舍都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又怎么能给你惹麻烦呢?”

    “凌思南!”邱善华双目圆睁,细致的柳眉高挑,被她气得不轻。

    “妈妈叫弟弟的时候,也一直都是‘凌清远’‘凌清远’叫的吗?”凌思南脸上的笑意在仰头的那一刻竟化作

    了透明的水滴,沿着脸颊下滑,挂在下颔边欲落未落。

    她不会承认那是眼泪。

    死也不会。

    “我知道这可能是自取其辱。”

    她当然知道。

    说话的时候,嘴唇都在颤抖,像是承受着刺骨的冷。

    眼里的一切都拉扯成了朦胧的线条,晶莹的水滴垂在颔骨的线条上,随着她张口滚落在校服的胸前。

    “但就是想问一次。”她偏着头,平静到死水无澜的口吻,“妈妈……”

    和眼角的赤红毫不相称。

    “你是不是,真的很后悔,让我来到这个世上?”

    我想知道啊。

    想知道,是不是自己从一开始。

    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告诉我。

    求求你,告诉我。

    让我死心吧。

    少女的泪珠像是断线的珠子,一颗又一颗滚落,那一处面料洇开了水渍。

    昏暗的室内,浅蓝色的校服上,胸口晕开的那一块颜色渐深。

    仿佛是心脏渗出的血。

    她固执地咬着颤抖的唇瓣,一遍遍抬起下巴不让眼眶里的眼泪掉下来,可是……

    徒劳无功。

    邱善华看着她。

    眼神里,头一次出现了动摇和慌乱。

    她撇开目光,却又不知该把目光放在哪处。

    视线来来去去,却找不到焦点。

    答案不言而喻。

    可又如何回答。

    她是她最失败时候,揭露她狼狈的镜子。

    是她人生低谷的昭示。

    是女儿。

    是灾星。

    是所有不甘不愿不幸的开始。

    可是当少女赤裸裸地在她面前敞开伤口给人看,邱善华到底还是说不出口。

    就连善意的谎言……都说不出口。

    “妈妈……”

    每个降临于世的婴儿,似乎人生的第一个词,都是——

    妈妈。

    因为我在天上选择了你。

    凌思南走前了一步。

    邱善华退后了一步。

    终于还是关上了门,身影消失在门后的世界。

    “啊啊啊——”

    门内是撕心裂肺呐喊的哭声。

    [你是不是,真的很后悔,让我来到这个世上?]

    这个世界。

    求死不能。

    PO18  .po18.de

放飞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