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起始 补

悖论H( 续更) 作者:流苏

·混乱起始 补

      五月第二周的周五晚上。

    六月份就是高考,这时候是所有高三考生都严阵以待的时间,按理说应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刻苦学习上,凌思南也不例外,甚至连这周五舞团的加练都没有去。她既然做好了要考F大的准备当然不可能懈怠,万一到时候考砸了,之前答应清远的事情就全都成空口白话,那太丢脸了。

    可是偏偏这个当口,就是有人要影响她。

    “就明天一天。”凌清远从靠椅背后搂着姐姐,修长的身子弯下来,把凌思南拢着。

    凌思南盯着面前的数学试题,努力让自己不被身边人诱惑:“不行不行,哪有一天的时间浪费。”

    脸颊被人吻着,一路吻到耳鬓,全都是少年温热的呼吸:“跟我在一起怎么是浪费……”

    凌思南敏感地躲开弟弟的挑逗,“我这题做十分钟了!”再被他这样骚扰下去,她要连之前的解题思路都清空了。

    “a≤0或者a≥6。”薄唇摩挲着她的耳骨轻喃道。

    “哈?”

    “这是考验含绝对值不等式的解法,空集的概念和交集的运算,你没有考虑到1x5,A∩B=这个点。”

    枯燥无味的数学题解析。

    压着声线,却挑着音调的轻嗓。

    一字一句,撩拨人心。

    明明是一本正经地解题,忽然变得活色生香,声色犬马。

    凌清远骨节明晰的指尖点在她的草稿纸上:“喏,这里开始错了。”

    她怔怔地看着自己被写得密密麻麻的草稿纸。

    不是一直都在骚扰她?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看的题?

    “我可以帮你节约至少40%的作业时间。”凌清远的下巴赖在思南的肩头,舌尖抵着唇珠幽幽滑至嘴角,平日里那个斯文的学生会长,此刻笑得有些痞坏:“要不要我教你?”

    “……”

    “还记得你的英语怎么从70到130的吗?”他继续在她耳边诱惑道,像极了惑人心神的狐狸精。

    凌思南内心纠结了没多久就败下阵来,即使很想说完全靠自己去考F大,可再想想,这不是两个人的事嘛,找清远帮忙私教又和找班导开小灶有什么不同?至于高三生找高二生补习的尊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于是她咬着唇朝凌清远眨了眨眼:“老师,我想拿高分。”

    “不想打篮球吗?”凌清远忍俊不禁,“这方面我也有造诣你可以考虑一下。”

    “我又不是三井。”凌思南白了他一眼。

    “那你明天跟我去参加高航的生日聚会。”见大势已成,凌清远放开她,放松地坐回床沿。

    “人家又没邀请我。”凌思南转过身来,趴在椅背上,“不请自来太奇怪了吧?”

    “邀了。”凌清远扯了扯嘴角,“之前我没答应他邀请你而已,但是后来……”

    “后来什么?”

    “……高航邀了一个八中的校花。”

    “???”

    “那校花据说是为了我来的。”凌清远的食指摩挲着唇瓣,似在回想:“好像听说最近还是个网络红人,叫什么……‘甜橙女神’?”

    “啊,那个!”凌思南突然意识到:“甜橙女神林奕彤吗?!”

    凌清远皱了皱眉——这女人能不能搞清楚重点?有点危机感可以么?

    “她真的超级好看!”凌思南说着说着就坐过来,拿出手机翻网页给他,“你看这张她被偷拍的图,也没上什么妆,只是这么一个随便的角度都能美得惊人,五官精致得像个娃娃似的,我一个女生看了都心动……”她边给弟弟看照片,边眉飞色舞地介绍,可是话说到一半,声音却开始越来越小。

    她抬眼偷瞄清远,却发现他挑着眉,目光淡淡地看她。

    凌思南噤声,默默地把手机收了回来。

    良久,才凑上去问:“你是不是……也觉得她好看?”

    “啊?”凌清远弯了弯唇,锁着她面容的眼底笑色微熠:“好看。”

    凌思南两手拍上来,把他的脸捏着:“不许知不知道?”

    “什么?”他还是笑。

    “只能觉得我好看。”凌思南把那张俊俏的少年脸捏得丑兮兮的。

    凌清远倒是无所谓她怎么玩:“素素素……”腮帮子被抻开,他发出不成调的声音。

    凌思南扑哧一声笑出来:“真可爱。”

    没想到下一秒,刚才还任她搓圆捏扁的小奶狗,一瞬间就变成了大野狼,把她扑倒在了床上。

    结实的手臂分开她的两腕,像是枷锁压制下来。

    凌思南心跳得飞快,抬眸看头顶上的阴影,呼吸都乱了阵脚。

    “可爱吗?”他幽幽地问。

    凌思南不知为什么有种干坏事被抓包的心虚,咬着唇还是嘴硬道:“可爱。”

    “是把我当弟弟的可爱,还是把我当男朋友的可爱?”他俯下身来,贴着她的唇继续追问。

    “有差别吗?”凌思南咬了他一口:“我男朋友就是我弟弟,都可爱。”

    “这个答案可以加分。”凌清远开始不规矩地解她衣服:“给你奖励——今晚姿势你选。”

    “……我选做卷子,啊,别碰那里……”

    没多久,两人已经是一丝不挂地纠缠在一起。

    “做卷子是什么体位,姐姐你教我一下?”

    “凌清远你变……啊!太大了啦,慢一点——唔……”

    “都这么久了还不适应,真的是肏的次数太少了……”

    “你怎么、嗯……每次都跟怨妇一样……啊……抱、抱怨……次数少……”她觉得他们明明已经很纵欲了。

    “嗯?……再说一遍?”

    房间里传来快速抽动的水声,和凌思南承受不住的呻吟。

    突然间,门外传来隐隐的动静。

    凌清远猛地静止下来,侧耳聆听。

    身下的穴因为紧张而一阵阵缩紧,他压抑地闷哼,努力止住自己想要继续抽动的欲望。

    “有人回来了。”凌清远说道,抬眼看了下时钟,不过晚上8点。

    今天为什么会这么早?

    上午明明说过,今天有公司的例会,会比往常还晚回来才对。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继续做下去。

    “清远……”凌思南皱着眉,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啵”地一声,还胀大的分身不得不从汁水丰沛的蜜肉里抽了出来。

    像是偷情被捉奸一般,姐弟二人迅速穿上衣服。

    不是入睡后,他们的房间都没锁,如果此时父母走进来,那就真的是暴露了一切。

    凌清远自然是想过和父母摊牌的事情,但绝对不是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

    凌思南还在穿裙子的时候,凌清远已经迅速把房门打开了。

    “清……”凌思南匆忙地整好睡裙。

    这一声换来的是凌清远竖在唇边的食指。

    “元元——”母亲的声音由远及近,走上了错层的台阶。

    凌清远迅速招呼姐姐坐下,自己则侧身站在书桌旁,一手按在桌沿,神色几乎是变脸一般,瞬间内敛。

    他把笔塞进凌思南手里,凌思南立马会意,低下头假装在解题。

    邱善华走进长廊的时候,很不悦地看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在女儿房间。

    她在房门前站定,凌思南的卧室门打开了1/3,而凌清远一手撑在桌边上,一手指着桌上的试卷的试题——

    “所以姐姐你的意思是,根据集合B中的元素属性,对x,y进行赋值?”

    凌思南皱了一下眉头,呼吸依然还是有些不稳。

    ——居然还是个问句。

    她抬眼看向面朝着她的弟弟,清远对她使了个眼色。

    “对……是这样。”是哪样她也不知道,反正她只知道跟着做就是了。

    眼角的余光瞥了下,身边的凌清远穿着T恤和七分休闲裤,不算紧身的裤子上,依然勾勒出了裤裆下的鼓起的形状。

    如果母亲真的进来看见就……

    这种时候,一般不都是应该吓软了吗?

    连棒子都跟着他的性子,这么倔强固执的?

    “元元,你……你们饭吃了吗?”邱善华站在门边问。

    凌清远回过头,神色自然地应:“都8点了当然吃了,妈今天怎么这么早?”

    他还是倚着书桌,身子向着她这侧,身下的阳具几乎顶到了她的手肘。

    凌思南的视线从那上面眄过,生怕出任何意外。

    “哦,就是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先回来了。”邱善华说道,顿了顿,又问:“你怎么在姐姐房间?”

    “恰好看到高三的卷子里有几道题目很有趣,我就来请教下姐姐。”

    “妈。”凌思南跟着打了个招呼。

    邱善华狐疑地打量着坐在那的凌思南,不过还没等她多看两眼,就被凌清远打断了:“妈你不是不舒服吗,赶快去休息吧,我这道题马上就问完了,等会儿给你去拿点药。”

    “没事,我早点睡就好了。”邱善华离去前,不经意地眄过卧室的床榻。

    凌乱的被褥,让她眉头再度皱起来。

    心中有什么念头在破土而出,她只觉得强烈地不安。

    十分钟后,凌清远被母亲叫到了客厅。

    “我知道你很希望有个姐姐陪你。”邱善华说道:“但大师也说了,你姐姐……”

    “妈,我不信鬼神。”凌清远温和地微笑道:“姐姐在家里住了快两个月了,我也挺好的不是吗?”

    “你上次不就生病了?”对于自己认定的事实,邱善华有些强词夺理,“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你爸居然敢让她照顾你。”

    邱善华对这个女儿,不能说是完全没有感情,但兴许,也就比路人多了一些。

    因为有怨气在心,而凌思南,成了她怨念的出口。

    曾经怀胎两次全都夭折,如果生下来,也许早就有了个儿子。

    也不会因此受到凌家那几个亲戚的冷嘲热讽,笑她不能生育。

    更不会因此让凌邈丢了凌氏总公司的继承权,而她跟着吃了那么多的苦。

    邱善华的家境很一般,过惯了苦日子的人,不代表就愿意吃苦。

    所以曾经当她以为可以翻身的时候,却被一个女胎打乱了步调,甚至这个女儿一度被认为是克死自己公公的扫把星,她更是惶恐。

    “阴盛则阳衰。”那个大师当初这么说,如果要保住她的宝贝儿子,她就不能让这个女儿过得有多滋润。

    她害怕失去现有的一切,凌清远是她最大的倚仗。

    不能让任何人破坏现在的生活。

    哪怕这个人,是她的亲生女儿。

    “元元,我希望以后,你能和你姐姐保持距离。”

    凌清远眼底,掠过不动声色的沉。

    周六早上十点,高航早早就站在乐园门口等着了,除了他以外,还来了几个同班同学。

    “高航——”远远和他招手的是高航的青梅竹马小乔。

    高航循声望去,眼前一亮。

    小乔身后站着的少女,盘了一个公主头,栗色的长发衬得一张鹅蛋脸更显精致。

    七分袖的鹅黄色连衣裙下,瓷白的肌肤吹弹可破。

    浑身散发着清甜娇美的气息,真的是上天眷顾的长相。

    那时候,女孩也正好抬起头看向乐园的门口,高航的——

    身后。

    一个少年慢悠悠地踱着步子,走了过来。

    修长的身段,挺直的背脊。

    同一时分,少年抬眸,一双桃花眼淡泊地若有似无地扫过,说不出地慵懒。

    几分藏匿起来的冷淡,消融在琥珀里。

    林奕彤觉得,这大概就是所有小说男女主角的初遇。

    直到少年停下脚步,一个女孩从他身后踩着小步跟上来。

    林奕彤的嘴角轻抿。

    一群人站在乐园门口,几个熟人之间插科打诨打了个招呼,高航顺便帮不认识的几人介绍了一番。

    林奕彤的目光时不时从凌清远身上滑过,还顺便关照了下他身边的女孩。

    ——刚才说,是他姐姐?

    ——是姐姐就好。

    “都到齐还在门口干嘛?”小乔问。

    “还差一个。”高航正准备低头打电话,忽然好像看见了谁,朝那个方向挥手——

    “这儿!”

    “嘁。”凌清远看清来人后皱眉:“你怎么不干脆把吕子骁也叫来?”

    凌思南跟着声音转过头。

    视线那一端走来一个随性不羁的身影。

    一偏头,右耳上的耳钉泛着金属的冷光。

    顾霆。

    ——————————————————————————————

    最近留言少了呜呜呜。

    我日更40005000你们还屯文。

    泪目。

    PO18  .po18.de

·混乱起始 补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