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戏 补

悖论H( 续更) 作者:流苏

·车戏 补

      长鼓街上就有一间小诊所,顾霆已经是诊所里李医生的熟客了。

    看到顾霆被李医生大大咧咧地处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站在一旁的凌思南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如果不是她,顾霆也不会受那么多伤,顾霆能在那种紧要关头一直护着她,她还是很感激的。

    正好诊所又来了一个大婶找李医生问东问西的,李医生有一茬没一茬对着外面答着,分神的时候镊子不小心捅进顾霆的伤口,顾霆终于没忍住嚎了一声。

    “医生,正好现在忙,要不然简单的处理我来吧,等会儿那边忙完了您再来。”凌思南开口道,很顺畅地接过了医生手中的酒精和消毒棉球,李医生也乐得解脱,交代了几句就走了出去。

    一旁的凌清远靠着药柜,长腿随性地搭着,抱起双臂看凌思南。

    凌思南问顾霆:“你这么多伤口,真不要去医院拍片看看嘛?万一有什么……”

    “我习惯了,又不是第一次,知道轻重。”顾霆撇撇唇,“这还不算太严重。”

    女孩子的力道和中年糙男人就是不一样,凌思南很洗心地擦拭,抹伤药。为了处理干净,有时候脸贴得很近,和顾霆的伤口相距不过寸许。女孩馨香的呼吸喷洒在顾霆裸露的伤口表皮上是最好的麻醉剂,那些疼痛什么的远远不及这一瞬的酥麻来得感受深刻。

    顾霆短暂地恍惚,结果目光越过凌思南的肩头,对上凌清远微眯的冷眼。

    ——居然这样就生气了啊,真是有趣。

    “姐姐,我来吧。”凌清远走上来,学着凌思南先斩后奏,从她手里拿走了医疗用具。

    顾霆瞬间瞪圆了眼:“别别,我觉得我可以自己来。”

    凌清远淡定地拨了拨手上的镊子,“那不行,顾同学,后背上的伤口你是顾不到的……嗯,是碰不到的。”

    然后一阵鬼哭狼嚎撕裂了治疗室。

    凌思南轻捏了下凌清远的腰:“别欺负他了,人家好歹是因为保护我才受的伤。”

    结果凌清远也低下眉来,轻呼了声疼。

    凌思南觉得自己分明没怎么用力,但还是担心自己下手重了,隔着衬衫给弟弟揉了揉。

    “不是这里,姐姐。”凌清远看她担心的样子,唇角不经意地翘了起来:“是刚才受的伤。”

    “你受伤了?”刚才看他打架根本是一边倒啊,虽然那群混混人很多,可是只是不过仗着有武器毫无章法地乱挥一通,凌清远和顾霆就不一样了,明显都是有技巧地一人解决一头,场面凶狠至极。

    “多新鲜啊姐姐,我也是真刀真枪打了架的,受伤很奇怪吗?”凌清远挑眉问。

    凌思南担心地问:“哪里受伤了?”

    这下凌清远也懒得管顾霆了,把东西往旁边搁好,开始解衬衫扣子。

    凌思南怔怔地看着凌清远当着她的面摊开衬衫,露出一片殷实的胸膛,肌肉结实有力,虽然没有八块腹肌那么夸张,却有明显的马甲线,线条清晰分明,一直延伸到小腹。

    和弟弟有那么多次亲密接触,好像从来都没见过他赤裸的样子……唯独一次裸着下身还是在被窝里。

    凌思南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一下子就脸红了。

    “这边。”凌清远当着顾霆的面,就拉起凌思南的手按在自己的右胸上方。

    凌思南偷偷瞄了一眼,弟弟的乳头是浅浅的栗色。

    ……凌思南,我唾弃你。

    她在心里自言自语。

    “不是什么都没有吗?”她打量了下凌清远指的位置,那处的皮肉紧绷,一点赘肉也没有,手指头按下去,颇有弹性——

    等一下,她做了什么。

    凌清远噙着笑轻轻握住凌思南的手,“当着顾同学的面调戏弟弟不太好吧?”

    被这么说的凌思南下意识看向顾霆,顾霆已经像木头般僵直在那儿,见她看自己,赶忙把头撇开:“那什么……我伤口都处理好了,衣服在哪?”

    凌清远朝姐姐倾身,在她耳畔轻声喃:“回家再帮我上药,到时候随你看。”

    凌思南脸上的红晕轰地炸开。

    什么话。

    弟弟跟姐姐怎么能这么说话。

    该死的凌清远能不能不撩她。

    过了一会儿李医生来,帮忙收了个尾,等李医生带着凌思南去帮忙拿药的时候,顾霆慢腾腾扣着扣子,斜睨着凌清远:“她真的是你亲姐姐?”

    凌清远冷笑声:“难不成还是你的?”

    “……”顾霆有话堵在喉咙里,盯着凌清远半天,终于还是说出来了:“你真的把她当姐姐?”

    凌清远双手环胸靠着诊疗床,低垂的眉眼看着地板,淡漠回应:“这跟你没关系。”

    “我挺喜欢她。”

    “……”凌清远抬起头来,看向顾霆的眼神瞬间散发出透骨的寒气。

    “就是这样。”顾霆扬了扬眉,“你这表情、反应、态度,根本不像是对一个亲姐姐。”

    “我今天一定脑子坏了才会救你。”

    “你不承认也一样,刚才你看她的眼神……”顾霆伸手揉了揉后颈,打了个激灵:“简直像是想吃了她。”

    凌清远本来以为他会说什么“简直像是看恋人”之类的话,结果顾霆这么一说,他却觉得释然了很多,他干脆翘起唇边回应:“我是想吃了她。”

    顾霆被他一句话呛得差点被口水噎到,他一边咳嗽一边震惊地看他:“凌清远你说什么鬼话?”

    “玩笑话。”他从容不迫地抬起头正视顾霆,“不过不管我想不想吃了她,也轮不到你,你要是敢打我姐姐的主意,你知道后果。”

    “我想做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要求我。”顾霆两手往身后一撑,临危不惧:“等着叫我姐夫就行。”

    “敢跟我这样说话——好歹这三年UFC赢我一次再说。”凌清远冷哼了声。

    “你啊,果然还是tooyoungtoosimple,sometimestoonaive。”顾霆啧啧了几声,“这种事跟我打不打得赢你没关系,她喜不喜欢我才最重要,你还小,不懂事,等有了恋爱经验再和我说。”

    凌清远看着顾霆嚣张的嘴脸,懒得再搭理他,目光落在了窗外凌思南的背影上。

    [你这表情、反应、态度,根本不像是对一个亲姐姐。]

    [你不承认也一样,刚才你看她的眼神……]

    [她喜不喜欢我才最重要。]

    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凌思南的感情是占有欲,一脉血缘延伸出的占有欲。

    虽然除此之外,还有男人对女人的欲望,但是他一直不认为那真的会变成喜欢。

    被称为“恋爱”的那种喜欢。

    毕竟他们是姐弟。

    可是如果……

    他是说如果。

    他真的喜欢上凌思南了怎么办?

    她会怎么想?

    这天晚上凌思南准备了各种苦口婆心的说辞等着凌清远,可是凌清远最终也没有来。

    他的卧室一直都紧闭着,一晚上没出过房间。

    广峰巷斗殴的事情,很快在学校沸沸扬扬地传开来,

    幸运的是六中是个整体校风比较好的重点学校,广峰巷这种地方,平时几乎没有人去,没人提过事件的凌思南或者凌清远,倒是顾霆,整个学校已经把他传得神乎其神,什么“深巷百人斩”“广峰之王”之类的,人人都知道顾霆是东升的目标,也人人都知道,最后东升被顾霆打得落花流水。

    凌清远去办公室交试卷册的时候,恰好碰到教导主任。

    教导主任只知道六中的学生和东升的人打起来了,问凌清远是否知道当天还有哪些六中的同学参与了斗殴,凌清远淡然自若地回他,六中的学生很少有去广峰巷的,说在场除了顾霆之外还有其他人,应该是以讹传讹。

    “不过……”教导主任终于还是不再跟他绕弯子:“东升那边的学生说,其中一个参与者是六中的学生会会长。”

    凌清远爽朗地笑了声,“这种谣言根本站不住脚吧,几个学校都知道顾霆是最能打的那个,结果这次还挂了彩,如果我去了,现在还能毫发无伤地站在这里?”他无奈地摇摇头:“东升为了抹黑我们学校的形象,真是什么谎话都编的出来。”精明如凌清远,当然听出了教导主任手上最多只有那些混混的证词,这不过是试探。

    他身体确实一点外伤都没有,唯一用的比较多的拳头,也用领带好好地裹了起来。要拆迁的广峰巷没有监控,空凭那些混混的口供,根本扯不出他来。

    教导主任觉得凌清远说得颇有道理,心满意足地摆手放他走了。

    凌思南就没有弟弟那么从容,这几天都提心吊胆,生怕有人发现。

    更怕弟弟参与打架的事情被发现。

    放学的时候,凌思南刚走出校门口没多远,总觉得身后有辆车一直在亦步亦趋跟着,她一阵心慌,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人扯进了那辆车里。

    “别动,绑架!”

    “啊啊——唔唔。”想要叫的她被捂住了嘴,横躺在车厢后座的她惊恐之下睁大眼,却发现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脸孔,此时正洋溢着作弄的笑容俯视着她。

    凌思南把捂在嘴上的手一推,腾地坐起来:“凌清远你神经病啊!”

    “哈哈哈——”凌清远挡着嘴仰头狂笑:“姐姐你真应该看看你刚才那表情……”

    坐前头的司机梁叔也忍不住跟着笑,透过后视镜看姐弟俩的闹剧。

    “谁会开宾利绑架你啊,真是……”凌清远抬手揉了揉凌思南的发:“姐姐真是傻的可爱。”

    “我又没注意是你们!”凌思南气鼓鼓地拿掉凌清远的手:“下次在这样我要生气了!”

    “好好,以后不吓你了。”凌清远双手合掌朝姐姐做了个抱歉的示意。

    凌思南看车已经开动,忙问:“你们这是去哪?”

    “回家啊。”凌清远瞥了眼窗外,“今天爸妈在外地有会要开不回家,我就琢磨着让梁叔接我们一起回去。你放心,梁叔是自己人,他不会把我们供出去。”

    凌思南礼貌地跟梁叔打了个招呼,算是初次见面的问候。

    宾利车后座空间很大,凌清远在左,凌思南在右,中间仿佛隔了一条银河。

    她是第一次坐这么高级的车,看哪里都新鲜,杏眼禁不住地满车厢提溜,像个好奇宝宝。

    凌清远打量她略显局促又兴奋的模样,不着痕迹地翘起唇边。

    好可爱。

    凌思南的可爱,和他认知里大多数被诩为可爱的女孩不同,她的可爱是更懂事的可爱。

    为他人着想的可爱,对他温柔的可爱,当然也有偶尔流露出少女姿态的可爱,总之就是……

    姐姐哪里都可爱。

    为自己的念头怔忡了片刻,凌清远不太自然地抬手摸了摸脸。

    药丸。

    凌清远你这是药丸。

    车内CD的音乐悠扬,车外华灯初上。

    有手机铃声响起来,梁叔看了眼显示屏,又摸了下耳朵上的蓝牙通话器,不好意思地向凌清远询问:“少爷、小姐,我可能要接个电话,今天家里有急事。”

    凌清远本来也没什么架子,就让梁叔接去了。

    凌思南的左手自如地搁放在皮座椅上,半仰着脑袋望着窗外。

    前面忽然有个行人横穿马路,宾利车急停了一下,她整个身子前倾,再靠回来的时候,指尖不经意地触及了另一只手。

    她下意识去看,凌清远也同时朝这儿望。

    两道视线撞在一起。

    凌思南的心跳加快。

    她想抽回手,却被轻轻握住。

    “姐姐……”

    他的声音和CD的音乐一般清润悠扬。

    “你没绑安全带。”

    凌思南正准备要绑上,凌清远又说:“你过来,那边的插扣有些旧了不好用,我帮你。”

    凌思南不疑有他,挪动臀部往中间坐,又往他这边靠了一点方便他帮忙。

    凌清远示意她拿起中间座的安全带递给自己,他抬手把安全带绕过她,拉到自己身边的插扣旁。

    凌思南的目光自然跟着安全带扣走,微倾身低下头等着插扣被插进卡扣。

    然后脸颊忽然被人捧住,抬起来,温热的触感落在颊畔。

    她惊愕地抬头,惊慌失措全都落进了凌清远深邃的眼底。

    凌清远笑着看她,桃花眼中的黑瞳往梁叔的方向看了一眼,用气音轻声咬着她的耳朵:“别怕,他看不到。”

    两个人离的很近,躲在偌大的座椅后,后视镜的死角。

    而且依着梁叔打电话的热烈程度来看,他也根本无暇顾及后座上的两人刚才做了什么。

    凌思南推他,也只敢小声拒绝:“凌清远,你别碰我!”她以为两个人这么久没有逾矩的举动,弟弟早就对她这个大了两岁的姐姐腻味了,毕竟男人都喜欢越年轻越好的,何况面前这个人还是自己姐姐。

    凌清远依然捧着她的脸颊,偏头抿笑:“做不到。”

    说完就凑了上去,薄唇覆在了她的唇瓣上。

    又是吻。

    这是她第二次和弟弟接吻,她本来应该拒绝的。

    可是她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前面的梁叔起疑。

    也就在这么迟疑的两秒钟里,凌清远的舌头伸了进来。

    属于少年的气息扑面涌过来,把她彻底包围。

    弟弟的舌头柔嫩得不像话,她仿佛有种错觉,是自己在侵犯一个正太。

    凌清远的唇含住她的,舌头湿热地勾进来,没有前一次那么有攻击性,却显得更煽情,像一只寻找猎物的眼镜王蛇,一步步游向自己的猎物,左右摆动,扫过她口腔里的每一处湿滑。

    接吻这种事,凌思南没经验,只跟弟弟接过吻,每一次的感觉都很好,好得她有些忘乎所以,迷醉在那种湿滑柔软勾勾缠缠的把戏里。

    意识隐约觉得这样是不对的。

    于是抬手去推,那种柔弱无骨的力道,带着欲迎还拒的味道。

    凌清远握着她的手,带着她穿过外套伸向自己的胸口。

    带着她轻抚自己的胸膛。

    上次她想摸的。

    他看得出来。

    嘴巴依然没有分开,贪婪地吮吸着姐姐的舌头,把她扯进自己口中的漩涡。

    两个人靠的太近了,这个吻又太缱绻绵长,有点难以呼吸。

    可是凌清远不让她离开,牙齿轻轻咬着姐姐的下唇,薄透晶莹的内唇瓣被拉扯变得更薄,凌清远灵巧的舌自那上面滑过,凌思南整个人都快酥了,呼吸从口中轻轻呵出热气,洒落在凌清远的口腔里。

    两个人像是相濡以沫的鱼,互相渡着气,气息都交缠得咸湿起来。

    “好久没碰你了。”凌清远贴着她的唇轻声蛊惑:“又想操你了怎么办。”

    凌思南这一刻只觉得这句话如同电流一般窜进了身体里,持续地麻痹着全身的细胞,让她有些恍惚的快感。

    “不要……”她低低喃喃,垂着首不敢看他眼中惑人的光,手还被他引导着在他胸前抚摸,少年触感良好的胸膛包裹在质料优良的衬衫下,沙沙的摩挲声都显得旖旎万分。

    他的鼻梁顺着凌思南的脸颊贴着,一路磨蹭到耳骨,舌头舔进了耳道,笑着问:“姐姐……不想要我?”

    她被挑逗得迷迷糊糊的,耳边是CD的乐声,梁叔打电话的声音,和最为清晰的凌清远的言语混在一起。

    “不是不想要……”她想说的是她不是不想要凌清远这个弟弟,可是隐约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是那么简单。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她的思维里已经被凌清远的气息占满了,想逃都逃不掉,失去了分辨的能力。

    凌清远的笑意更甚,“那就是你想要我。”

    他捧着她的脑袋,钻入她耳道的舌仿佛插入蜜缝的棒子似的快速的抽动,咸湿的唾液声近在咫尺,凌思南朦胧地抬眼看后视镜,只能看到她的右边眼睛——司机梁叔全神贯注在和家人的讨论上,还得好好开车,根本无暇看后座的一对主人在做什么。

    凌思南在后视镜里看见了自己的眼中写满情欲。

    弟弟调情的技术太高超了,没有一次她能逃得掉。

    他到底哪里像第一次?

    凌思南的手,伴随着长时间的抚触,已经下意识地抚摸着掌心下凌清远胸膛的肌肉。她第一次觉得男女连皮肉的差异都如此不同。弟弟的肌肉紧致而结实,给人充满了安全感,而她则是软成了一片棉花糖,怎么都会陷下去。

    想到这里,校服突然被人翻了起来,胸罩被推高。

    胸前忽然一热。

    奶头被含进了弟弟的口中。

    再一次。

    此时车辆正驶过一段夜市,以缓慢的速度前行,两旁的人群来来往往,甚至就在车边上骑着车慢悠悠驶过,许是抱着对宾利车的好奇心,时不时向窗内投进窥探的视线来。

    而她的奶子就暴露在他们试探的目光下,被含进自己弟弟的嘴里。

    凌思南蓦地清醒了,慌乱地伸手推他,可是凌清远抱着她的腰,张口吸吮得更激烈,进进出出地,少年的脑袋前后耸动,时不时咬着她的奶头拉扯,她都能听见唾液淫靡的滋润声。

    他的另一手攀上了左边乳房,掌心紧紧压着奶头画圈打转,没一会儿,敏感的乳头就立了起来。他放过姐姐的右乳,又迫不及待地吸住了左边挺立的乳头。

    从乳尖传来的麻痹感让她清楚感觉到胸部被吸吮,左右扭起身子想躲开他,却让自己的乳头在他齿尖刮来蹭去,下体一股股春潮涌了出来,黏湿了内裤。

    这是她的弟弟,血脉相连的亲弟弟,在吃她的奶子,揉她的胸。

    还有什么比这更羞耻的事。

    她无助地看向窗外,车外注视她的目光自然已经透过凌清远看到她白嫩雪软的双乳,看到她和弟弟不伦的性事,那四十好几的中年大叔兴致勃勃地更贴近了车窗,似是要把她光裸的乳房看得通透——

    别看……别看我。

    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

    她半软着被弟弟抱着腰,胸前是他肆虐的手和头,两个奶子仿佛都是凌清远的食物,轮番被他临幸,吸食,舔吮。

    “凌清远……你这……禽兽……”她忿忿地骂他,却完全不敢真的骂出声音,只有气音萦绕。

    半裸被路人注视的羞耻感让她委屈得想哭。

    然后就这样被弟弟翻倒下来,上半身躺在他腿上,一对白嫩肥美的乳房彻底暴露在车窗之下,随着她躺下的动作,来回颤动了几下,即便感到羞耻得无地自容,顶端的红蕊依然自顾自地挺立,盛放。

    凌清远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目光幽暗。

    “姐姐你明明喜欢的。”他弯下腰低头,哑着声线在她耳边道,随后头颅往下滑,灵活的舌头自她的乳尖舔过。

    原本打算遮掩乳房的双手被他禁锢在身侧,羞耻的泪光在凌思南眼眶中打转,伴随着小声的哭泣:“我不喜欢……我不喜欢被人看……”

    凌清远的眼神顿了下。

    三秒钟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凌清远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他伸出两指,夹着凌思南的乳尖往上轻拔了一下。

    “笨蛋姐姐,这是遮光玻璃膜。”

    ————————————————————————————

    元元很快就吃到肉了,各位太太姨妈可以放心。

    可能明天,可能后天。

    重申一下,这篇文的宗旨,免得有的小天使有疑惑。

    1.肯定是1V1坚定姐弟不动摇,配角之多给笔墨是为了让他有和主角相配的竞争力,让角色完满,并非上位。

    2.姐弟之间肯定是甜宠,不会去刻意虐两人的感情,就算有波动也会很快解决。

    3.结局一定是HE。

    4.父母讨人厌我没办法,这是背景,我在读者回复里写了,重男轻女正是姐弟二人羁绊的缘起,所以我没办法省略,情节有情节需要。

    PO18  .po18.de

·车戏 补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