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80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80

      宁天禄、宁以戎、宁以尊父子三人,用宁斌斌为诱饵,自以为万无一失,剑光大盛,竟要将乔金醉和苏沫沫一同毁灭了!!
    乔金醉亦知凶险,怕是今日要折剑于此,再无顾忌,只倏然一托,欲将苏沫沫推出擂台。
    苏沫沫一袭红衣,俏媚可爱,粉脸玉颊,怯怯生姿。
    乔金醉:“……”
    这么美的姑娘我为何没见过!!
    天妒英才啊!!我红颜薄命啊啊啊啊!!
    算了,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乔金醉真气运凝,就要说再见。
    三股剑锋将至,美人儿,永别了!!!
    “啪啪啪!”“啪啪啪!”
    苏沫沫不堪一握的小腰,腰肢曼舞,她小手一抚,从腰际抽出一条彩光飞璇的血玉夺魂鞭!!
    “啪啪啪!”“啪啪啪!”
    宁家父子三人,三位剑修界成名大佬,像苍蝇一样被抽飞了!!
    乔金醉:“……”
    苏风华:“……”
    苏经纶哭喊着爬上擂台:“女儿啊啊啊!!叫你不要出手的哇!!你这样,以后要如何嫁人呐呐呐呐!!!呜哇哇哇哇哇哇!!”老泪纵横,为掌上明珠的婚事,操碎了心。
    乔金醉轻轻蹲下身,将红盖头叠叠好,整齐放在台地上,偷偷摸摸爬上御剑,便要逃离。
    飞到一半,足下一个踉跄,鞭子勾住剑身,裹了脚踝,飞一样从天上掉下去。
    乔金醉:“啊啊啊啊啊啊!!壮士!!放我走吧!!!”
    苏沫沫纤手一提,红了小脸,害羞羞道:“……掀了人家的盖头……想跑,没门儿!!”
    ……
    “呼!——”
    苏沫沫陡然睁开杏眸,仿佛做了一个恶梦。
    洛杉矶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晨光未至,天尚微矇。
    乔金醉呼吸匀称,眉目清澈,躺在苏沫沫身边,美滋滋地睡觉。
    苏沫沫瞧着她“贼眉鼠眼”的样子,那是越看越气,抽出枕头打她:“……坏死了!坏死了!坏死了!!”打罢,光着小脚丫,噔噔噔噔,跑去浴室,“嘭”的将门关上。
    乔金醉:“……”
    狐狸长眼儿还没睁开,无辜道:“……我、我……”
    浴室里传来苏沫沫的声音:“你讨厌!!!——”
    乔金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又挨打了,迷迷糊糊想了一下,说:“……老婆,你还好吧?该不是晚上的颁奖,你很紧张?”
    奥斯卡颁奖典礼,换了谁,都要紧张的吧?
    苏沫沫也不好说是乔金醉比武招亲,掀了盖头想跑想不负责,反正自己气得要命,更不能说,自己在梦里,人设好像有点儿崩塌。
    反正苏沫沫要被气死了,而乔金醉全然不知。
    乔金醉道:“……天呐,才几点啊,宝贝儿,过来再睡一会儿嘛,我抱着你!……”
    苏沫沫:“不要你抱!”
    这么说着,转回来,喝了两口清水,润润嗓子,还是钻回被窝里去了。
    乔金醉马上长伸手臂,将她拖入怀里,闭着眼睛笑道:“……困死我了,你昨天晚上,简直缠死我了……”
    苏沫沫:“……”气愤地在她怀里蠕动饱满娇艳的身子。
    乔金醉将脸埋在她香喷喷的柔发里,低语:“哎呦……生什么气呀……再亲亲……”
    热烈的吻,绵绵密密啄来。
    苏沫沫白皙娇嫩的背脊,阵阵发痒,人本就酥了,抓住被单,道:“……你欺负我。”
    乔金醉抽空说:“要每天晚上,每天早上,都欺负。平时,有空也要欺负欺负。”
    苏沫沫强行转身,捧住她的妖颜,看了又看。
    乔金醉:“……怎么了?”
    苏沫沫说:“就是你。”
    乔金醉:“啊?”
    苏沫沫垂下眸子,嘟囔道:“我梦见我家比武招亲……”
    乔金醉:“……”急忙问,“那我赢了没有啊?!”
    苏沫沫:“嗯……”小脸羞红,埋进她怀中。
    小仓鼠觉得,说出来,心里舒坦多了,虽然明明是她自己赢得了整场比赛。
    乔金醉:“——啊哈哈哈哈哈!!老婆!你是不是想笑死我再继承我的美貌!”
    苏沫沫:“……”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8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