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75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75

      走到一半,听见身后汽车喇叭一阵狂摁,吵死了!
    马路上乱成一团,乔金醉冲过去,将小姑娘从斑马线上抱起来,指着前排司机的鼻子大骂:“礼让行人!懂不懂啊!!”
    司机一瞧她这么美,美得都没见过,愣是一句话回不出来。
    司机老婆不高兴了,探出脑袋,说:“你胸大,你先走!!”
    乔金醉指着那颗脑袋道:“我胸是大!但我不和男人比胸!!”
    一句话把司机老婆怼死了,乔金醉高贵冷艳,在无数敬仰崇拜花痴痴的目光中,将小姑娘抱去街边。
    “你什么都没听见吧?”乔金醉问。
    小姑娘赶紧摇头。
    乔金醉长眼儿一凛,说:“真的?啊,我告诉你,当街吵架是很不好的行为,不许学!”
    小姑娘赶紧点头。
    “你跟着我干吗?”乔金醉又问。
    小姑娘坐在乔金醉怀里,连忙摇手,说:“……回……家。我……回家……”
    小姑娘是聋哑人,吐字慢,发音也不太准确,但声音很好听,娇娇的,超级软。
    乔金醉马上开始嘲讽:“这么大的人,马路都不会过!啊,我告诉你,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放出去好几笔贷款了,债主!债主知不知道?嘿嘿!……诶?我想起来了,你说话……跟我哥哥有点儿像!嗯,嗯嗯……”
    小姑娘抱着她的脖子,坐在她怀里咯咯直笑。
    这么有一茬没一茬,乔金醉在小朋友的指点下,将她抱回家。
    路不远,根本没出商业街区,就是地方有些背。
    一栋又老又旧的大楼,高也就四五层这样,暗沉沉的楼堂里,仿佛九曲十八弯,什么破招牌都有,还没走进去,就“咣当”掉下来一个,怪瘆人的。
    乔金醉看看小姑娘,穿着朴素,但很干净,小脸也好看,问:“你就住这儿?”
    小姑娘笑着点点头。
    乔金醉叽咕:“……我该不是捡到妖怪了吧?”
    乔老板是不怕美人计的,她抱着小姑娘走进去,顺口问:“你叫什么?”
    小姑娘说:“可可……”
    乔金醉差点一个踉跄栽下去。
    可可……
    这不是……不是宁怜意的小名吗?……
    乔金醉心中一软,又问:“大名呢?”
    小姑娘说:“我叫……乔可年……”
    “敲可怜?这是什么鬼名字?!……”
    孩子说话不太标准,乔金醉没再细问,嘟囔一句,继续迈腿。
    楼堂越走越暗,还刮着阴风,乔金醉想,我最近一定是太操劳了,太操劳,就会遇见奇葩,这孩子的父母,肯定是一对奇葩,哪有取名,谐音“敲可怜”的?
    她估摸着孩子他爸可能姓曹,当然也可能姓乔,但她乔金醉怎么可能跟奇葩一个姓呢,碰巧也不行,所以还是姓曹。
    堂内低低矮矮,乔金醉觉得这个建筑特别有问题,根本不像住家啊,倒像……是个剧院,或者,大舞台什么的……
    一路上一个活人都没碰到。
    乔金醉:我可能见了鬼了。
    “你……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问。
    乔金醉:“我叫大美人!”
    小姑娘又咯咯咯笑。
    “从那里下去。”小姑娘伸出小手,指着一段黑幽幽的楼梯。
    乔金醉: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抱着孩子就下楼了。
    木楼梯嘎嘎直响,楼道内全是灰。
    乔金醉受不了那霉味儿,“咳咳咳!”,伸出长臂,“胡啦”一声,将楼栏上的幕布揭开。
    小姑娘只来得及道:“别!……”
    “——可可?早就发现你了!!快下来!!”
    底下有人远远高喊。
    一阵几百年的灰尘,铺天盖地,随着幕布落下,乔金醉“啊咳咳咳咳!”,眼前却豁然开朗。
    楼栏底下,是一间还算宽绰的剧院内部。
    舞台上,站了好多人,围着一个又美又大的多层生日蛋糕。
    上方老旧破烂的红色横幅,泛黄变色的大字,隐约可以读出“昆曲剧团”的字样。
    有人又招招手,说:“——可可!快下来!等着吃你的蛋糕啦!!”
    苏沫沫也在舞台上,拍了拍手,笑呵呵讲:“乔可年,你又不听话,说好几点的啊?你……”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75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