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72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72

      宁以遵的身影刚一消失,乔金醉问:“沛儿怎么样?”
    乔金酬走过来,仿佛对苏沫沫的出现,非常吃惊,又抬头看了看破损的天花板,才沙哑断续道:“……医生……还在……观察。会……会没事的……只是……需要时间。”
    宁天禄守在乔老太太身侧,低眉顺眼,冷汗淋漓,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只极低极低地喊了声:“阿歌……”
    唐歌云握住手杖,用力往地上一杵,力气终也是小的,说:“……爸爸当年看中你,真是瞎了眼……我也瞎了眼!!……”
    宁天禄又道:“阿歌!”
    唐歌云气极,也不管什么场合,周围是谁:“……我和煜哥哥,青梅竹马,你不过是一个入赘的女婿!你看看!你把儿子们也一个个的教坏了!!这、这都是什么种啊!!……”
    宁天禄哀求道:“阿歌!……”
    “天禄……”唐歌云说,“我救过你们一次,救过你们两次,救不了第三次了……”
    宁天禄老泪纵横:“……阿歌,阿尊也是你的儿子啊!”
    “儿子?……思山也是我的儿子,阿戎也是我的儿子……天禄,你走吧!……”乔老太太仰起脸,收住泪。
    宁天禄低下头,石像一般,一动不动。
    不一会儿功夫,宁以遵就被保镖带回来了。
    速度有点快,乔金醉轻蹙一下眉心。
    宁以遵踱回走廊,谁都不看,直直向前走,口中念道:“……怜意……怜意……我竟能生出……这么好的女儿……怜意……怜意……我的宁宁……是我的宁宁回来了……又走了……又走了……”
    乔金醉狭长的眼眸,瞬也不瞬盯着宁以遵,越觉越不对劲。
    她忽然猛的一推,将苏沫沫往身后,推出很远。小仓鼠咕噜咕噜,黄璜一把接住。
    与此同时,宁以遵突然发难,夺过身旁保镖,腰间的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猝然指住乔金醉的眉心。
    苏沫沫:“金醉!!!——”
    黄璜死死拉住她。
    乔金醉长身婷立,口中一字一句,犹如寒冰,眼眶却是殷红:“……枪里,是没有子弹的。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执迷不悟!……”
    宁以遵紧握枪械,似乎毫不在意,他只放声大笑:“我不该找你!……我应该去找她!!我如果干掉你老婆,你一定生不如死!我一定只手遮天!啊哈哈哈哈哈!……”
    乔金醉说:“可惜,你没有机会了!”
    她一挥手,本就将宁以遵团团围住的保镖,一拥而上。
    宁以遵却眼中痴痴,忽然喊了一声:“……宁宁!!”
    他貌似轻轻向后一仰,竟撞开十八楼半掩的窗扇,直直坠落下去!
    乔金醉眸中一缩:“二叔!——”
    很短的时间后,底下“咚”的一声!!
    汽车警报器,开始呜啦呜啦乱响。
    人声宁静,接着,大呼小叫。
    乔金醉和一众保镖扶在窗台上,半晌,她先回过身,朝走廊里呆滞的人们,摇了摇头。
    苏沫沫扑入乔金醉怀中。
    谁都说不出一句话。
    良久,竟是乔老太太起身,拄着手杖,一步一步向外踱去。
    “一边,是丈夫,一边,还是丈夫……一边,是儿子,一边,还是儿子……一边,是孙儿,一边,还是孙儿……”
    她就这么念着,手杖“咚,咚,咚咚”,消失在走廊出口的尽头。
    何伯也陪她离开了,只留宁天禄,定定扶在长椅边,一瞬瘫坐下去。
    宁乐成爬过去,摇着宁天禄的大腿,喊:“爸,爸……”
    宁天禄双眼无神,喃喃嗡念:“完了……完了……全完了!……”
    乔金醉抱稳苏沫沫,乔金酬和黄璜,一左一右,站在她们身边,保镖们涌上来,立在更后面。
    “二爷。”乔金醉说,“告诉宁斌斌,他可以回杭城,替他父亲出殡,守孝。头七过后,我再也不想听见他,还在杭城的消息。”
    宁天禄仿佛陡然松了口气,很慢很慢,点了点头。
    “二爷,你也可以走了。好好……安葬他吧……”
    宁天禄一愣,接着,眼中失去所有的光亮,如同老了一百岁,弯背驼腰,叫人扶走。
    宁乐成说:“……金醉,我要陪着沛儿。”
    乔金醉:“好。”
    她转向苏沫沫,待了好久,才悄悄问:“……你要不要……陪陪我呀?……”
    苏沫沫小脑袋一直埋在她怀里,这时呜呜哭道:“不……要……”
    乔金醉柔声:“我就当你要了……”
    苏沫沫咬牙:“我恨死你了……”
    乔金醉轻笑,认真说:“我知道。”
    苏沫沫扬起小脸:“你知道什么?!呜呜呜呜呜!……”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72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