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30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30

      苏沫沫本来气得爆炸,见状却心尖一痛,伸出小手,扑上去紧紧环住乔金醉,呜呜哭道:“……你坏死了!你坏死了!!我怎么就会遇见你的呀!!呜呜呜,乔金醉,你不许再离开我了!!呜呜呜呜!你听见没有……”
    乔金醉将苏沫沫整个儿抱进怀里,苏沫沫蜷成一团,坐在乔金醉腿上。
    “嗯……”乔金醉突然变成话很少的人。
    苏沫沫听见这声答应,挂着泪花,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她意识到,赶紧气呼呼抹去眼泪,又哭又笑的,简直不像样子。
    乔金醉任她一抽一抽,紧紧依偎着,半晌,问:“累啦?”
    苏沫沫撅起嘴,先摇摇头,又点点头。
    乔金醉:“嘻嘻,渴啦?”
    苏沫沫先点点头,然后,赶紧摇头。
    已经晚了,乔金醉并没有给她倒水的意思,乔金醉将红果果的嘴唇,凑上前。
    苏沫沫:“……”
    “啪!”一个巴掌,直接拍在面门上。
    乔金醉捂住冒烟的印堂:“——啊呦!你就是这么感谢救命恩人的!!”
    苏沫沫:“我谢谢你!我谢谢你!!”掀起乔金醉的屁股,噼里啪啦,对着蜜桃一阵猛抽。
    乔金醉:“……”不敢还手,滚来滚去,哀嚎声声,“……天呐!!你还是上战场吧!!去了谁都打不过你!你就是女武神啊啊啊啊!!”
    这样从白天一直打到晚上,掌灯时分,两个人都是饿得半死不活。
    苏沫沫黑着脸,在厨房做饭。乔金醉美臀上敷着热毛巾,怡然自得趴在床头,刷手机。
    我为什么要伺候这个人?
    苏沫沫想。
    乔金醉:“老婆好了没有?我饿了!——”
    苏沫沫:“马上好!马上好!你在哪里吃啊?”
    乔金醉说:“你给我端到床上来吧!!”
    苏沫沫道:“好的!你再等一下啊!!”
    五分钟后,苏沫沫坐在床边,喂饭。
    乔金醉盯着手机,道:“要喝一口汤。”
    苏沫沫喂汤。
    乔金醉:“有点烫。”
    苏沫沫另起一勺,吹吹,继续喂。
    乔金醉要吃这个菜,那个菜,苏沫沫就喂这一口,那一口。
    终于,苏沫沫可以去洗碗了。
    乔金醉:“老婆!我要去洗手间,扶我!!”
    苏沫沫“咣”一声,将锅碗瓢盆全撂进水池里。
    我到底为什么要伺候这个人啊?!
    苏沫沫饿着肚皮,想。
    苏沫沫将乔金醉从洗手间扶出来,扔到床上。
    乔金醉悉心盖好自诩伤残的美艳翘臀,拿着手机,说:“宝贝儿,我真想你,我看了《流年》的日程,你在家里也待不了几天……”
    苏沫沫坐去她身边,伸手试了试毛巾的热度,道:“学姐说,我不是每场都要去的。不过,你这么坏,我才不要在家陪你呢……哼!……”
    “哼”的一点底气都没有,乔金醉一手托腮,一手摸仓鼠,道:“这样子的吗?嗨呀那我好可怜啊。你去玩玩吧,整天守着我有什么意思。”
    苏沫沫:“你一点都不想我!!”
    乔金醉晃晃脑袋:“我单相思有什么用哦……”
    苏沫沫:“……”背过身子,忸怩一番,羞羞回身,小手搭在乔金醉的肩膀上,扒了扒,说:“……我也想你的……”
    乔金醉:“嘻嘻!”赶忙将苏沫沫捞到身下,压住,又亲又搂。
    苏沫沫:“……”
    我中计了!!
    春风化雨,一.夜.欢.好。
    苏沫沫在晨曦的轻耀下醒来,赤.条.条枕在赤.条.条的乔金醉的臂弯里。窗幕帘角飘飘,乔金醉的发丝垂下来,落在她脸上、身前,痒痒的。两人肌肤相贴,体温契合,被窝里好暖和。苏沫沫抚抚乔金醉长长的睫毛,指尖勾勒狭长入鬓的眼线。这张叫人又爱又恨的妖美容颜,怎么看也看不够,苏沫沫越看越生气,粉亮亮又有些肿肿的樱口微启,对着乔金醉的光.裸雪肩,啊呜一口。
    乔金醉:“Zzzzz……啊啊啊啊啊,旺财别咬我!!”
    苏沫沫:“……”
    乔金醉蠕动一下,口中喃喃又叽咕了什么,用身体更紧地去吸苏沫沫,一对儿大白兔嵌住一对儿小白兔。
    苏沫沫无暇顾及这些,只想问一问——谁是旺财?……
    乔金醉的梦境极端可怕,坏事做多了,睡觉都梦见狗咬,苏沫沫不忍戳破,用小手抱住乔金醉,在她微汗的额头上,小心啄了啄。
    后面的几天,在不分白昼与黑夜的恩爱中度过,苏沫沫渐觉体力不支,腰身绵软,抽了个空挡,和郁夏他们,出国做宣传去了。
    乔金醉:“诶?……”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3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