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17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17

      乔金醉蹙蹙眉头,举起屏幕给苏沫沫看,原来是苏沫沫的后妈邱秀打来的。
    苏沫沫那边,是她老爸苏经纶打来的。
    乔金醉笑道:“这是干什么?不是他们……要离婚了吧?”
    苏沫沫剐她一眼,赶紧接起来,乔金醉也赶紧接她的。
    后妈邱秀在电话里鬼嚎:“金醉啊!你赶快来苏和一趟呀!整个董事会,都要和你大哥康庄作对啊!!”
    苏沫沫的继兄,也就是后妈邱秀带进门的儿子康庄,之前在乔金醉的暗中支持下,已经从苏和地产集团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部门经理,摇身变成董事会最年轻的理事秘书长。
    “爸,怎么了?”苏沫沫问。
    苏经纶当然没有邱秀那般聒噪,只沉下声音道:“沫沫,金醉在吗?你让她有空,来一趟苏和。最好,上午就来。”
    不久前,樨地影视城土壤污染事件,直接牵连苏经纶,他在看守所关了些时日,虽然没受多少苦,但出来后,很少再过问苏和集团的主要业务,可以说,已经将苏和交给董事会和乔金醉打理,而乔金醉在苏和的代理人,正是他的继子康庄。
    妻妻俩一前一后挂了电话。
    乔金醉道:“唉……真麻烦……”
    苏沫沫拉住乔金醉的手,说:“你去看看嘛!爸爸说,还是樨地的事情。”
    乔金醉点点头:“我知道呀。康庄昨天下午和我说了。最近风头过了,开始有人出价,想购买樨地。还有苏和名下的其它几个土地项目,也想一起打包购买。”
    苏沫沫道:“打包购买?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乔金醉穿上长风衣,说:“是呀,所以我也没在意。可是,董事会现在得到的报价,居然非常的好,可以说,出乎意料的好。”
    苏沫沫伸出小手,帮她整整.风衣领:“……啊?什么人要买呀?不是骗人的吧!”
    乔金醉道:“谁知道呢,现在想买壳上市的人很多。借亏损的上市公司重新翻盘,比自己白手起家成立公司,再申请上市,容易多了。再说,董事会肯定想把这块地趁早脱手。”
    苏沫沫想了想,说:“……买壳上市?你是说……”
    “嗯。想购买樨地的人,一定提出了别的出资方式,比如说,参股苏和之类的。”乔金醉在全身镜前照了照,认为自己非常美丽。
    苏沫沫将乔金醉的包包递给她:“这是好事呀,如果樨地的事情可以得到妥善解决,公司又能有新的参与者,这些都是积极的。那块地,总不能空置一辈子……”
    乔金醉闪闪狐狸长眼儿,俯身轻啄一下苏沫沫的额头,笑道:“是这样的。但是……”
    “但是什么?”苏沫沫抬起小杏眸问。
    “没什么。”乔金醉拉拉她的小手,道,“我马上去苏和,看了情况再说。你自己打车去火车站吗?”
    苏沫沫道:“你别管我啦,开车注意安全。过会儿,郁夏姐来接我。”
    乔金醉长久地看了苏沫沫,道:“好的,你们一切顺利。”她张开怀抱,“来,亲我一下。”
    苏沫沫跳到乔金醉怀里,踮起脚尖,“啵啵”在她脸颊上左右亲了。
    乔金醉说:“还要亲嘴嘴。”
    苏沫沫背了小手,噘起嘴唇。
    乔金醉赶紧凑上前,啊呜啊呜,啃了好几下。
    “老婆好好玩!不要太累了!”乔金醉边招手,边出门。
    苏沫沫倚着门框,细声细气嘱咐:“我不在家不许调皮!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地下停车场,“叮”一声,乔金醉像一道纤美的飓风,刮出电梯。
    她一手拎包,一手迅速拿出手机。
    “喂?是我。”乔金醉说。
    时间还早,方海女似乎刚刚起床,电话里,能听见她的居所“灿园”中,晨间鸟叫啾啁。
    “……樨地,要保不住了。”乔金醉未待方海女答话,轻声说道。
    方海女一怔:“……要开始了?”
    乔金醉:“要开始了。我们,该动手了。”
    “你现在在哪里?”方海女似乎站到空旷的后院。
    “我马上去苏和。”乔金醉打开车门,坐入驾驶座,“有人给樨地,出了个比较好的价格。现在苏和上下闹成一团,想做成这笔生意。康庄一个人,怕是顶不住的。”
    “康庄还靠的住吗?”方海女有些质问的意思。
    乔金醉发动车子,带上蓝牙耳机,驶出杭城路99号大楼:“……康庄靠不靠的住,不在于樨地。我将他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是因为他的无能。他的无能和贪婪,使他一定会反对新资金的进入。我现在处于劣势,康庄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一旦董事会有重新调整的机会,他的靠山,也就是我,恐怕不能够给他争取到更好的位置,甚至,他有退出董事会的危险。与其这样,不如不要变化。”
    方海女轻哼一声,冷笑道:“邱秀的女儿,康梦,你也一直在力捧她,虽然,她总是不红……乔金醉,邱秀和她的两个孩子,一定以为在你身上占了不少便宜吧……”
    “吃亏是福。”乔金醉勾起菲薄的唇角,熟练赶过一个黄灯,“至少,他们现在,在苏和形成一道有力的屏障。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这一次,该如何拒绝出售樨地。如果不卖,一定会被怀疑。”
    “购买的人,查得清吗?”方海女皱眉。
    “当然是底细干净,没有一丝可疑的清白企业。”乔金醉懒洋洋说。
    方海女听罢,长叹一声,浅浅笑起来:“……该来的,总会来。他们永远不会放过你的。”
    乔金醉:“我到了。保持联系。”
    方海女挂断电话。
    苏和集团总部,大会议室里,苏经纶坐在首席,沉着脸,一言不发。邱秀叉着腰,越骂越响,帮着儿子说话。白纸漫天乱飞,董事们吵吵嚷嚷,言辞激烈。康庄抄着袖子,辩论得口感舌燥,一听秘书来报,乔金醉来了,急忙冲出去迎接。
    “……金醉!乔总!”康庄恨不得抱住乔金醉,“——我实在是压不住啦,这些人!这些老顽固!见钱眼开!我呸!!买家财大气粗,这种烂地也能出个好价钱,以后苏和,还有我们说话的地方吗?!”
    这个邱秀和她一双儿女,现在貌似立场正确,处处为苏家着想,不过是从他们自己的角度,盘算罢了。苏和就是好上天,没有他们一杯羹,也是坏的;苏和就是烂下地,只要还在他们掌控里,那就是好的。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17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