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08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08

      乔金醉热得直吐舌头:“啊,我看哪儿哪儿都是一样的……这是哪里,是地狱吗?……”
    苏沫沫白她一眼,将微凉的矿泉水瓶,贴在乔二哈仿佛立即就要枯萎的妖颜上。
    乔金醉满意地哼唧一声,突然眼中一亮,跑下车去。
    原来街前草坪上,推着玩具自行车,走来一个小女孩。
    这小女孩眼珠黑黑,发色棕黄,是个小混血。
    乔金醉迈开长腿小跑过去,苏沫沫滴溜溜跟着。
    小女孩停在街上,好奇看着她俩。
    乔金醉想了想,用中文问这个小女孩:“Hello,你知道‘昆曲’是什么吗?”
    苏沫沫:“……”
    这是什么问题?!
    怪蜀黍,哦不,怪阿姨!!你别吓坏小朋友!!
    小女孩口中无声磕巴半天,忽然说:“……Hello……我不几道。我阿婆几道。”
    乔金醉和苏沫沫大喜,乔金醉露出老拐子一般的微笑,蹲下问:“你阿婆赖?‘昆曲’可好吃了,我们去问问她。”
    苏沫沫:“……”
    你不要骗小孩呀!人家很聪明的!
    小女孩沮丧道:“……我没有次过。”
    苏沫沫:“……”
    乔金醉:“嘻嘻!我也没有吃过,你去问问阿婆,我们在这里等你!”
    小女孩想了想,推着玩具自行车,兀自跑开。
    苏沫沫心中忐忑,看那女孩一路跑啊跑,竟是跑去了她们要找的门牌号码里!
    乔金醉说:“有戏!”拉住苏沫沫的小手,一同走去,等在门下。
    未几,一个黑发黑眼的女子,打开大门,小女孩在她身后,双手抱住她的小腿。
    “你们是?……”那女子和善,用不太标准的中文问道。
    乔金醉笑说:“啊,夫人,您真美丽!我们受人之托,前来拜访。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姚友桃’这个名字,我们……”
    那女子有些欢喜,马上道:“……请进!请进!”
    苏沫沫很开心,找对啦!
    乔金醉却蹙蹙眉。
    寒暄几句,引入客厅,女主人离开片刻,小女孩围着苏沫沫,问长问短,问她们从哪里来,问机场大不大,还拿出自己的玩具,给苏沫沫瞧。
    乔金醉长眼儿微瞥,抬抬下巴:“好像很喜欢你吗?……嘻嘻,我也喜欢你……”色咪咪凑了脸蛋上去。
    苏沫沫赶紧推开她,恨不能捂住小朋友的眼睛:“……嗳呀别人家里!……你、你吃小朋友的醋啊?……”
    乔金醉被说中心事,立马弹簧一样,正经坐直,目不斜视,道:“没有!!”
    苏沫沫:“……”
    不一会儿,说去倒些水的女主人回到客厅,手上水杯没有,抬出一方鎏金漆器的玄黑底色木盒,铜制的小锁,微显斑驳。
    苏沫沫和乔金醉急忙站起来。
    苏沫沫有些手忙脚乱。
    乔金醉默然不语。
    女主人笑了笑,小心放下漆盒,才道:“妈妈生前说,如果有桃儿姐姐交代来的故人,就将这大氅,托付。”
    苏沫沫心里咯噔一声。
    姚家班的小师妹,姚友荔,已经不在了。
    乔金醉:“谢谢……请问,是谁每年寄的明信片?”
    女主人道:“是我。妈妈嘱咐说,要一直寄下去,直到桃儿姐姐,领回传班的信物。”
    苏沫沫小仓鼠的腮帮,酸酸的,说不出话来,一出声,就要掉眼泪一样。
    乔金醉问:“有什么话,需要我们转达的吗?”
    女主人用尚生硬的中文发音,道:“有一封信,和衣服,放在一起。你们,需要查看一下吗?”
    乔金醉道:“不用了,我们……我们打扰了。”
    苏沫沫拼命点头。
    “你们能来,我很高兴。”女主人揽过小孩子,道,“妈妈总是叹,师命难为。那是个特殊的年代,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桃儿师姐唱得好,人上进,若拔成一班之主,定是躲不过那场政/治风暴,连同戏班的命根,也要失散了。出走海外,全是师父的意思。不想其后,姚家班为此,姐妹反目,兄弟阋墙,却是连师父都没有料到的事情……我知道的,就是信里这些大概的意思吧。”
    告别姚友荔的后人,乔金醉牵着苏沫沫,一声不吭回到车上。
    小仓鼠泫然欲泣,乔金醉“嘭”关了车门,嚓嚓嚓撕开姚友荔留给师姐姚友桃的信。
    苏沫沫连打带拍,去拦她:“呀!!!你干什么呀?!!”
    乔金醉两手一摊,薄薄泛黄的旧信笺上,只用娇秀的蝇头小楷,入骨般写了一行深深墨字——
    “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0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