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79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79

      乔金醉和郁夏一齐转过头,斩钉截铁说:“当然不要!!”
    所以,在制片乔金醉的据理力争和导演郁夏的慎重考虑之下,服装组重新修改了方案。
    苏沫沫出场的第一个镜头,光彩四射,惹人怜惜。
    完全的黑里,戏台前场的热闹通过一束橘黄暖光,从侧面打过来。粉嫩娇细的脸庞,微垂的杏眸,闪烁不定的眼光无处安放。耳饰小而金亮,似是借来的,或是长辈的馈赠,她即开心,又害怕不能承受这种重量似的,似笑还羞,一双小手摸摸精致婉约的旗袍立领,崭新崭新,是新浆的滋味。十六七岁,秀丽的小胸口稍稍挺起,仿佛取得一种许可,终于能够进入大人的世界。脸上明亮单纯的气息与光彩,与周遭的黑暗与纵深形成最鲜明的对比。
    她向前一步,想偷瞧一眼戏台上的明媚与光荣。大军阀赫连胤彪长得什么样子呢?她也想知道。顾盼之间,后场突然传来一声浅响。苏沫沫秀眉轻蹙,准确在下一个机位回过头。
    那是少女因好奇心而倏然的一瞥。
    一个黑的背影从一片狼藉中慢慢升上来似的,加深了逆光镜头恐怕、悬疑、以及神秘的张力。
    苏沫沫麓黑可爱的眸瞳有特写。而随那背影的轮廓越显清晰,窈窕,越走到光亮处,那小小脸庞上渐过惊吓、恐惧、惊艳、疑惑、不安。
    直到苏沫沫轻唤:“……别、别怕……我们家的班子,在里面唱戏……你……好多血啊!”
    那好看的背影跌入她怀中。
    摄像机推近,几乎蹭到两人面庞。
    现场。二人交错的呼吸,也被收音器完整收录。
    半明半暗中,因失血过多的白皙面容,虚汗浮面,加剧了清冽可人的美。
    那人什么都没有回答,哼也没哼一声,只望住苏沫沫,柔柔一笑。
    苏沫沫着迷般看进那双狭长的眼眸,怔怔相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长长吁出口气,像在暴风雨的大海找到港湾似的,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轻道:“我叫……乔金醉呀……”
    苏沫沫:“……”
    众人:“……”
    郁夏感动得都快哭出来,这时含泪,“咣”一声踢飞身前的折叠椅:“你叫小水!!叫小水!!你这个自恋狂!!——剪辑!!这段保留!!最后一句话,重拍!!给我重拍!!”
    乔金醉看一眼苏沫沫,抿唇咧嘴一笑:“嘻嘻!!”
    苏沫沫:“……”
    你是、你是故意的吧!!
    “我叫……我叫小水……”
    第二遍,乔金醉乖乖演完,埋头倒在苏沫沫怀里,装死。
    “cut!”
    这么重要的出场镜头,还是开机镜头,只拍两条,就完美收官,在场工作人员不禁齐齐拍手庆贺。
    苏沫沫着实松了一口气,又高兴,又不好意思,乔金醉趁机抱住她,在她耳边道:“……老婆太厉害了!可惜不能亲亲……”
    小仓鼠脸蛋一红,羞羞地将她推开。
    郁夏还没被乔金醉气死,让苏沫沫先去为下一条镜头涂血浆,把乔金醉单独叫到监视器边。
    “乔制片,眼神挺毒的啊!……”郁夏说。
    乔金醉拍拍戏服上的灰尘,长眼儿一笑:“导演,今晚加加班。我看你们的分镜,要全部重做。杨影后不演了,从今天起,每一个镜头,都要以苏沫沫……为中心!……”
    作者有话要说:  爱仓鼠!~~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吃大餐去啦!!~~
    ☆、加戏
    《流年》剧组在横店影视城的拍摄任务,不算最艰巨的,但绝对是最奇葩的。
    这天晚上,刚拍完喜儿和小水在戏院相遇,接下来就要拍喜儿和小水的床.戏了。
    苏沫沫:“……”
    郁夏安慰道:“确实应该放出几天的时间,让你和乔金醉相互适应一下。第一天就拍比较亲密的感情戏,有些尴尬是肯定的。沫沫,你要放松心态。乔金醉那边我倒是不担心,我觉得这种戏吧……她一定很快就能进入状态的……”
    苏沫沫:“……”
    我也是这样想的呢!……
    第一副导演负责场控,男的,嗓门大,第二副导演是个女的,心细,主要负责统筹。
    第二副导演这时拿着场次调度表,走过来,汇报说:“郁导,绿幕那边准备好了,特效组刚到,还需要四十分钟,最后查看布景和道具。乔制片呢?我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她……”
    苏沫沫一不留神,乔金醉又不知跑到哪里吹牛去了。说乔金醉是个纨绔子弟吧,她又特别接地气,不到一天的功夫,剧组上下百来号人,她都认识的差不多了。
    郁夏甩头大喊:“乔金醉!!乔金醉拍床.戏啦!!!”
    怎么都找不到的乔金醉,迈开双腿,百米冲刺,从片场哪个犄角旮旯的地方,一口气跑出来。
    郁夏:“哼!”
    苏沫沫:“……”
    丢尽了我的老脸!……
    第二副导演:我怎么没想到?!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7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