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39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39

      苏沫沫:“……”
    简直不能忍!乔金醉你这个史诗级污染源!!扯坏了葡萄藤不算,现在又来毒害小朋友!!
    宁怜意那么可爱,苏沫沫充满愧疚,心说还好没有和乔金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真是童言无忌啊,抬手就要接过宁怜意好好抱一抱,这孩子受惊了!
    这时,何伯突然气势汹汹跨进门来,手里握着个鸡毛掸子。
    乔金醉一把抢过宁怜意,紧紧抱在怀里,慈母一般走来走去开始哄。
    苏沫沫:“……”
    众人:“……”
    何伯说:“乔老板你出来一下。”
    ☆、打你
    乔家老宅,后院。
    苏沫沫抱着小怜意,和宁沛儿、安璇雅一起,怔怔扶着门框,看乔金醉被老管家何生,何伯,用鸡毛掸子追着打。
    “哎唷!!哎唷!!”
    乔金醉转着圈跑,满场乱蹿。
    何伯早将东西南北四个门,全闸上了,大木棍子顶着。
    “啪!”“啪啪啪!”
    孔武筋道的祖传百年鸡毛掸,呼呼生风,往乔老板移动不息的屁股上抽去。
    “……调皮!调皮!——我叫你调皮!!几十年的老藤根子!扯着玩儿!!我叫你扯着玩儿!!”何伯六十多岁的人,一向清稳的面颊紫气东来,比那受祸害的“紫金龙王”还紫,紫里透着黑。手脚是愈发矫健扎实了,犹如少年。
    乔金醉哭天喊地诓鬼话:“何伯!何伯!你就认定是我了是不是!!”
    何伯喘道:“这老藤架子统共倒过三次!!哪一次不是你干的!!”
    乔金醉听罢,“哇”一声哭出来!
    苏沫沫:“……”
    这就没办法了。
    鞭打突如其来,苏沫沫她们听得心惊肉跳,全要开口劝了。
    “何伯!欸,何伯!!”宁沛儿最先开口。
    她毕竟不姓乔,但又是亲戚,何伯总要给些面子。
    哪晓得,何伯跟没耳朵似的,只去追那丧家之犬。
    苏沫沫本就心慌意乱,顿感自己出声也是不能劝住了,刚要说话,忽觉臂弯里的小人,一抽一抽,小袖子抹着眼泪,吧嗒吧嗒先哭起来。
    “别打了!何伯你别打了!表姐知道错了!!……呜呜呜呜呜……何伯!!表姐她一定不是故意的!!葡萄年年都有!人打坏了就没有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何伯将鸡毛掸子往地上一掷,大叹道:“唉!!!——连个两岁的娃娃都比你懂事!!”
    乔金醉正抱着回廊上的柱子嗷嗷甩头哭喊:“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
    众人:“……”
    何伯你说得对,这个人就是不懂事,你继续打吧,我们没意见!!
    苏沫沫抱着孩子,让宁沛儿抢了先。乔金醉给宁沛儿搀扶起来,还没开始哭诉,苏沫沫怀里的小怜意又伸出手来,挂着眼泪巴巴道:“……表姐,表姐,你痛不痛……我给你吹吹……”
    乔金醉下意识捂住屁股,一下摁得疼了,面容扭曲。
    何伯“哼!”了一声,抬腿踢开顶门的木栓子。
    小怜意赶紧掉转身体,眼泪垂在脸颊上,一动就晶莹滚滑下来,小手作揖对何伯认真道:“谢谢何伯!谢谢何伯不杀之恩……”
    何伯红光满面,挺直腰杆,捡起鸡毛掸,扬长而去。
    苏沫沫:“……”
    瞧着一家子,越活越回去了!!
    急忙抱了怜意,亲了一口,由衷感叹道:“……呀,怜意真厉害!!”
    怜意双手握了小拳头,揉揉眼泪,还带着哭腔,说:“花花小姐姐,你可以叫我可可……”
    宁沛儿笑道:“沫沫姐姐,怜意好喜欢你,只有二叔他们家里才这样喊她……你看,我都没有机会介绍自己呢,不过,表姐一定给你说过了!!”搀着乔金醉的手摇了摇,望住乔金醉的目光涟漪如波。
    乔金醉眉目紧锁,说:“你们不要拉家常了!!哎唷!哎唷!!我可能不行了。遗产都给我老婆……”
    苏沫沫见她在宁沛儿和安璇雅面前讲这种话,脸上窘得直发烫,恨不得藏到小怜意后面,蓦地察觉,手上还有个小孩子,愈发觉得乔金醉不像样子。
    乔金醉总不抱怜意,难得抱一次还是拿来做挡箭牌用的,天底下有这样的表姐吗?!
    苏沫沫一生气,将小怜意举到乔金醉眼前,说:“你抱抱!”语气中是无可反驳的“妻管严”式风格。
    乔金醉细眼儿对上小怜意纯真的婆娑泪眼,“咕咚”咽了一口唾沫,在小妻子的淫威下,慢慢地,勉强地伸出手去。
    宁沛儿仍轻挽着乔金醉的胳膊,在旁笑道:“抱一下,谢谢小表妹的救命之恩!”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3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