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36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36

      “不带我去,就不给你去!!……”苏沫沫急忙倾入乔金醉怀里,两手牢牢攥了乔金醉的睡衣不放。
    “带你去有什么用啊?……”乔金醉拖长尾音,摸摸毛绒绒的小脑袋,轻声笑问。
    苏沫沫莹润润的小杏眸缓缓眨动两下,小哭腔道:“……我、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不可以丢我一个人在家里担心!!我、我就是要去!!”
    苏沫沫觉得自己根本受不了这种心焦。
    乔金醉也是给她撒娇的受不住,赶紧将下巴放在她的头心,收紧双臂,摇来摇去搂着说:“哦唷!好好好,一起去一起去,带上老婆撒腿就跑!……”然后在她小耳廓附近,隔着香香的头发,左亲一下,右亲一下,左亲一下,右亲一下……
    苏沫沫:“……”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小手轻轻推了推,低声说,“……你不是急着出门的吗?”
    乔金醉这才从钟摆状态中甦醒,抬脸迷茫道:“哦。”然后叹息,“唉!……家有娇妻,以后恐怕都无法早朝了……”
    苏沫沫:“臭美!!”脱出被窝,跑去冲澡澡。
    乔金醉在外面喊:“啊,穿美一点!!美色可以拯救一切!!”
    流水哗哗,苏沫沫道:“我看你还是把家里所有的保镖都带上再说!!”
    乔金醉抚掌大笑:“老婆真是贤内助呢!不如我们声东击西,带兵直接围了宁王府,好不好呀!”
    苏沫沫:“你敢!!——”
    .
    在乔金醉没有想出更糟糕的鬼点子之前,苏沫沫监督她平安吃完早饭,安详喝完每日必饮的espresso小咖啡,终于将人赶上黑长的宾利专车,呼啸开往山岛。
    这天是周日,穿过市中心,转上新港大桥,海风拂面,清阳高照,苏沫沫羡慕那些手拉手去海边集市的小情侣,又羡慕一起沿山道晨跑的小夫妻,独自吧嗒吧嗒眨着眼睛,抚在车窗上看了半天,觉得别人两口子塑料袋里的大葱都特别让人向往。
    她不禁回头看了一眼乔金醉,乔美人正翘着长腿,举着精美的化妆盒,全神贯注抹口红,照镜子,蓄势待发,仿佛要大干一场。
    苏沫沫:“……”
    为什么就不能做一对平凡的妻妻呢?……
    乔金醉感到小妻子幽幽怨怨的目光,长眼儿一瞥,道:“宝贝儿,别花痴了,我平时尽量不美,美起来天地变色……”随即瞧瞧了唇,又补充了一个成语:“人神共愤!”念完了自己很是满意。
    苏沫沫:“……”
    无法沟通!!
    “打扮这么美干吗?平时也没见你这么上心过……”苏沫沫抱臂向后一靠,闷闷的生气。
    乔金醉机智笑道:“哦嗬嗬,你说对了,这次真的要上点心呢,奶奶看见我用心又重视的样子,一定很高兴。”
    十五分钟后,乔家大宅。
    “这么多人等着你,你说你干什么去了?!——”乔老太太“咣咣咣”拍案,“孽畜啊!——抹得花枝招展的玩意儿!是不是又化妆化了两个多小时才出的门啊!!嗯?!!”
    乔金醉:“……”
    苏沫沫:我叫你抖机灵!我叫抖机灵!!
    苏沫沫面色苍白,只因花厅中除了坐着手执紫藤杖的老太太,聚着宁斌斌、安雨柔、安策,老太太身边还坐了一位老爷爷,须发花白,面清目秀,一直笑着,眉眼弯弯。
    他越笑苏沫沫就越是害怕不安。
    这个老人,一定是宁王了!!
    苏沫沫又见厅中,宁、安两家年轻人的脸色俱是灰败不佳,愁眉紧蹙,特别是宁斌斌,一个晚上不见,黑眼圈都肿出来了。宁斌斌抬起眼皮,小心瞅了一下乔金醉,完全失了昨日的气势,霜打的茄子一样,萎的让人心慌。反观乔金醉这边,神清气爽,烈焰红唇,本就身美腿长,亭亭翩翩,一双纤长亮眼斜飞入鬓,明眸闪烁,此情此景之下,真是越看越不像个好东西!!
    乔老太太戳着手杖“咚咚咚”又骂:“这么大的人,是非好歹全都没有分教!大家为了你的事情,整宿挨不着合眼,你倒是好,吃了睡,睡了美,除了在外间逞凶斗狠,胡作非为,还见你有哪么一点点的用处吗?!!”
    苏沫沫:她昨天晚上还一心想要非礼我来着!
    乔老太太算是和苏沫沫同气连枝了,那宁王却一脸褶皱,笑眯眯开口道:“醉醉啊,爷爷好久没看见你,娶了媳妇,也不带给爷爷和叔伯们看看。今天倒是懂事的,来,斌儿,把礼物拿过来。”
    宁斌斌虽不情不愿,还是从身后一张红木台案上,小心翼翼请了两尊金佛,慢步端到宁王和乔老太太面前。
    宁王转面对乔老太太道:“阿歌,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苏沫沫瞧宁斌斌托着红木绸盘的累赘姿态,知道这两尊金身佛祖定是纯金打造的了,那些珠钻晶粒更是完满妥贴,如今放在灯下,宝光璀璨,流金溢彩,耀得人心神荡漾,隐隐着迷,都不知是为着这佛光宝相,还是通天财气。
    苏沫沫心想:……天呐,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是不是又要下跪了!
    乔老太太都没正眼瞧过这宁王,只对身后挥挥手,说:“何生,给金醉她们请到车上去吧,扎紧了些,莫磕着。”
    老管家何伯健朗地“欸”一声答应,过来将佛请了,宁王斜眸看一眼何伯,意味深长。
    苏沫沫:什么情况!!我眼都不够使了!!
    乔老太太道:“金醉,有没有规矩!……”狠狠瞪过去。
    乔金醉此时方才说:“谢谢……爷爷。”
    苏沫沫心中就愣一下,总觉得乔金醉的“谢谢”后面,是要说一些别的东西,勉强之下,才改了口。
    “爷爷”?
    苏沫沫寻思:到底是哪种“爷爷”?
    这么脑筋一转,喊慢了,结结巴巴跟着道:“谢、谢谢……谢谢爷爷……”
    宁王一下更加开怀,敞笑说:“欸!好,好好好!醉醉的媳妇能唤我一声爷爷,老夫真是心满意足,别无他求了!!……哈哈哈!”
    苏沫沫低垂的小杏眸四处乱照,一片慌惶:怎么了?!怎么了?!压力突然好大!!
    她不知该说什么,难不成再道一声“谢谢”吗?!
    真是要向乔金醉求救了,乔金醉早已鼓着嘴,“噗!”的,大鲤鱼一样吹出口气,眼神不善去看宁斌斌。
    这表哥给她一瞪,吓得不轻,但也没能做何种反击,听天由命似的,垂了没有乔金醉好看的长眼,僵立。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36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