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28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28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当下正色道,“我去吹头发了!”
    跑掉。
    苏沫沫瞧她四肢抽搐般逃走的样子,不禁“噗嗤”想笑,手背一拂过嘴唇——嗳唷!疼死了!!哼!
    .
    午夜十一点,安家的通宵酒宴正式开始。
    音乐高奏,安璇雅盛装出场,水裙迤地,在安策俊靓绅士般的陪伴下,一步步走下高阔奢贵的大理石台阶。
    男才女貌,金钱权势。
    掌声斐然中,与阶下来宾,一一握手、碰杯、寒暄、欢笑。
    安璇雅挽住安策,他们依次,很快便走到乔金醉和苏沫沫所在的位置。
    安策率先向乔金醉伸出手,面挂漂亮的笑容,握了握。
    乔金醉那边,细眼悠长,笑意有过之而无不及,如同失散多年的好友。
    “璇雅,恭喜你。”乔金醉继而向安璇雅谦谦然点点头。
    安璇雅礼貌轻笑,说:“谢谢金醉姐姐。”
    她周身明美,遮瑕膏的使用看不出任何破绽,一如在场每一个人的表情。
    “苏小姐。”安策走过时,眼中亦蕴着人畜无害的礼貌与恭谨。
    “沫沫姐姐。”安璇雅也向苏沫沫款款轻语。
    满厅衣楚华贵,谈笑风生,苏沫沫纤纤玉立在乔金醉身旁,只能应景的说一声:“恭喜了。”
    她心中蓦地恍然若失,当真纸醉金迷,不胜唏嘘,一时又忽忽感到,其实先前所发生的一切,才是不真实的。
    比如,演唱会中的黑海事件,比如,安璇雅被人暗算昏睡不醒,比如,乔金醉与安策明枪暗箭,比如,安颖宫横空飞来的一耳光,比如,安雨柔房中隐隐机锋,更不谈薄家兄弟形同路人,血亲相憎……
    如果自己所知的,只是冰山一角……
    苏沫沫简直不敢想下去。
    乔金醉瞥眼瞧见苏沫沫略显不适的凝滞面容,举杯笑道:“宝贝儿,这就是我们的世界,你越用眼睛去看它,就越见不到真正的模样。我建议你像我一样,倾尽身心,纵情享受,很快的,你就会为这个世界喝彩了!!来吧,干杯!!”
    苏沫沫耳中哄然吵闹,机械举杯。
    “叮”的相撞,透过红色琼酿看出去,一切都是血红色的。
    作者有话要说:  中秋佳节喜开车,祝愿国泰民安,花好月圆!!
    ☆、似是故人来
    酒过三巡,煌煌宴会大厅中,重新回到了自由的活动时间。
    安璇雅作为主人,与安家的养子安策一齐,仪式性亮相,很快便见过众人,退场更衣。
    在这间隙里,舞乐优美,安颖宫推了大小姐安雨柔来到厅中一角,人们纷纷上前,举杯问候,以示敬意。
    乔金醉伸肘,轻碰碰苏沫沫道:“宝贝儿,该我们了,不然别人都得等着。”
    苏沫沫握着酒杯,说:“我、我喝不了多少……”
    乔金醉不信道:“我还以为你很能喝……”
    苏沫沫说:“璇雅刚才一仰脖子就是一杯,我能只抿一口吗?!……”
    乔金醉憋笑,抚抚苏沫沫的小腰,表达安慰:“你的目标是不是设的太高了?安璇雅打小就是个酒鬼啊!!”
    苏沫沫气道:“那你、那你不早告诉我?!”
    乔金醉说:“哦呦,我看你‘吨吨吨’喝得停不下来,以为安璇雅棋逢对手,心里大大的为你叫好呢!”
    苏沫沫一巴掌拍在她手臂上:“叫好个鬼啊!跟喝汽油一样,难受死了!!”
    乔金醉抱抱她肩膀,道:“啧啧,可怜,要不……兑点儿水吧?”
    苏沫沫又打她一下:“乔金醉你说什么呢?有没有一点诚意呀?!”
    乔金醉不以为然:“那么放点儿冰块吧……”
    苏沫沫:“谁在香槟里兑冰块啊!!”
    乔金醉:“那我也没有办法救你了。”拽拽她,说:“走啦!……”
    苏沫沫来不及思考,但求生的本能使她急取过一瓶白水,‘吨吨吨’搀兑在晶莹剔透的香槟小杯中。
    “雨柔。”
    “雨柔姐姐。”
    两人一身崭新的装扮来到安雨柔面前,安雨柔见苏沫沫轻挽着乔金醉的臂膀,嘴角微微一动,笑一样,说:“金醉今天好漂亮啊,沫沫也是。”
    乔金醉故意当着安颖宫的面,伏下身在安雨柔耳侧轻道:“……我哪天不漂亮了?”说完,修长指节抚了抚自己的脸颊。
    安雨柔知意,为的还是那一巴掌,浅笑一下,说:“颖宫,今天的事情,还不谢谢乔总?”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28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