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00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00

      苏沫沫:“……”
    什么?什么什么?我是不是幻听了?
    暴发户居然拥有德国文凭?!
    小仓鼠的关注点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
    苏沫沫猛摇头,说:“……没有没有!幼蓉姐姐!你说乔金醉在德国念的书?你快给我说说,她在学校有什么糗事没有?”
    詹幼蓉:“哦,我想想……”
    苏沫沫,期待!期待!
    詹幼蓉:“这还真不知道。她没读多长时间,就退学了……”
    苏沫沫:“……”
    有黑料!!
    ☆、遇人不淑
    苏沫沫小记者誓要挖掘出乔金醉不为人知的德国黑历史,正握紧小手手,仿佛欲将并不存在的话筒高举到詹幼蓉嘴边。
    一段乐曲声突兀响起,詹幼蓉的手机不住闪屏,是宗浩然打来的。
    苏沫沫和詹幼蓉对视一下。
    詹幼蓉不准备接,但垂眸想了想,还是深吸一口气,按了通话键。
    宗浩然:“嫂子!!嫂子救命啊!!——”嗓音嘶裂,几乎被淹没。背景是警笛声、疑似工地打桩声、人们推搡声、叫骂声、一个女人尖叫声、稀里哗啦的踩踏声……可以说是非常的热闹了。
    詹幼蓉闭住眼,定定心神,再也没有畏惧,认真对电话里说:“浩然,我要和你哥哥离婚。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我从此和你们宗家,一拍两散,再没有一点儿关系……”
    宗浩然:“……啊?!”
    他也知道詹幼蓉和自己哥哥的婚姻名存实亡,但詹幼蓉主动提出来要求离婚,宗浩然一时竟接受不了。本来詹家的门楣比宗家还要高出许多,只是詹幼蓉的父母亡故后,家族生意一落千丈,再加上自己的容貌受到损毁,宗家的长子能依照当初的婚约将她娶进门,詹幼蓉心中极是感动,凡事能忍则忍,有着报恩的意思。谁知道,詹家父母当年看中的女婿,还有女婿全家,竟是一窝白眼狼。宗家后来凭这场婚姻,花言巧语强占了詹家留下的那点产业不说,全家人想着法子,要去榨干詹幼蓉最后一滴骨髓。就像现在,连坑蒙拐骗表忠心时,买给詹幼蓉打理的那个小店面,也想重新收归己有。
    要不是今天晚上,一切幻象都给乔金醉砸了个稀巴烂,詹幼蓉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从这场噩梦中醒过来。
    “——嫂子!!嫂子!!我大哥的电话打不通!!我求求你!!你向乔老板言语一声,她一定听你的!!嫂子,放我回家吧!!哎呦!!哎呦哎呦!!谁他妈偷偷踹我!!妈的!詹幼蓉!!要不是我们全家可怜你帮衬你,你个丑八怪早死得不知道哪里去了!!你快他妈……”
    宗浩然是不是已经习惯了用辱骂激起别人的感激之情?还以为这是以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日子!
    詹幼蓉对着话筒平静道:“宗浩然,你大哥哪个晚上,在谁那里过夜,你知道的比我清楚。你不用叫我嫂子,我没你这种小叔!!”
    “欸欸?!你别……”宗浩然还在那儿嚷,电话“啪”就断了。
    宗浩然:“……”
    黑拳黑腿又排山倒海,贼歪歪递过来。
    宗浩然抱头:“救命啊!!!杀人啦!!!”
    挂上电话,苏沫沫杏眼亮亮,问:“幼蓉姐姐,你真要离婚?”
    詹幼蓉很坚定:“嗯。”
    苏沫沫说:“他们坏极了,你可不能净身出户,太便宜他们了!……”
    这时,乔金醉一脸惊恐,小跑着冲入病房,问:“谁?!谁要离婚?!”一动不动看住苏沫沫。
    苏沫沫:“……”被她瞅得浑身发毛,只好道,“……又、又不是我要离婚!!”小脸一红,别过头去。
    “哦。”乔金醉面色一松,揉揉胸口,顺气,“蓉蓉要离婚啊,那好说,我有一个很好的律师介绍给你。”她心中奸笑,脑海里飘过“薄晓光”这个名字。薄晓光替高文,帮高文的二表哥向乔金醉说情,马上又要在乔金醉的引荐下,帮高文的大表嫂向高文的大表哥打官司。哎呀,反正薄晓光谁的钱都敢收,想想真是非常的有意思呢!——高文一定要和薄晓光分闹手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苏沫沫一侧眼儿,敏捷地发现乔金醉那菲薄的唇角,浮现出一丝令她熟悉的恬不知耻的微笑,噘了粉嘟嘟的嘴,问:“你要怎么收场呀……”
    乔金醉一撩美丽的乌发青丝,四十五度角仰头向天,装模作样傲娇道:“求我呀!大家都来求我呀!我什么时候高兴了我……”
    乔金醉手机响了。
    “啊喂!啊喂喂喂!啊,奶奶呀!”乔金醉看屏幕,马上接起电话,一刻都不敢耽误。
    电话中气十足:“呸!!你心里要还有我这个奶奶,就赶快把宗家小子给放了!!”
    稀里哗啦,稀里哗啦,传来分外清晰的洗麻将的声音。
    老太太们又在山岛乔家老宅聚.众.赌.博了。
    乔金醉怂了一半,可怜兮兮:“……奶奶,他们欺负我!我心里难受……”
    乔老太太听她的语气,感觉孩子真的是可怜啊,严肃道:“怎么欺负你了?谁敢欺负我乖孙?!”面前麻将牌一推,也不高兴了。
    牌友们一众噤声。
    乔金醉巴巴说:“奶奶,我去宗浩然家买衣服,衣服买回来都开叉,叉在胸上、屁股上……”
    苏沫沫:“噗!——”小手捂嘴儿。
    乔老太太当即大骂:“呸呸呸!!你当我老糊涂呐!!新闻我都看了!衣服开叉直接扔,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叉在胸上、叉在屁股上,从没像你这样,把商场扒个窟窿是做什么?!”
    乔金醉:“……”
    奶奶,我衣服都不扶,就服你!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10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