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71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71

      难道是银行贷款有问题,闹得乔金醉睡不好觉?心里烦?还生病了?
    苏沫沫一时间自责起来,心想是不是对乔金醉太苛刻。毕竟总裁也是一份工作,压力山大的工作。
    乔金醉却又拉住苏沫沫的手:“宝贝儿,是不是我对你不够好,叫你寂寞了?我已经很努力啦。”
    苏沫沫认为乔金醉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能做到自我反省,那是相当好的,尽管反省的路线不太正确:“并不是无聊,我,我也有想做的事情。比如……”
    “比如战地记者。你要离开我吗?”狐狸少女非常敏感。
    “不是的。”
    “这样的职业你总有一天要离开我的。”
    “可能有时候会出差。”
    “不行!你一天都不许离开我!”
    “你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你不过是还想着那个人!”
    “我好不容易考上哥大新闻系,也是那条手链替我去考试的吗?!”
    乔金醉冷笑:“只看得见梦想的人生,真好啊。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已经被那个可恶的人洗脑了!”她扭过身,裹紧被衾,幽幽道,“……你就不能把衣服买买齐吗?这是一个美色当道的世界……”
    “乔金醉,我不明白你的逻辑。”
    “什么逻辑,当什么狗屁记者,还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会死的!!”乔金醉掀开被子赤脚跳下床,“我病都给你气好了!!……”满地找拖鞋。
    苏沫沫“啪”“啪”两脚给她把鞋子踢过去,站起来道:“乔金醉,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不能在你的金丝笼子里过一辈子!”
    乔金醉听罢冷笑:“我的金丝笼子不好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往我的金丝笼子里钻?”她紧贴上前,伸臂一带将苏沫沫拉入怀中,那邪恶的双手突然肆无忌惮,暴风骤雨样四处侵袭苏沫沫娇小柔美的玲珑身段。
    “你、你干什么?!”苏沫沫毫无防备,在她突如其来的强势禁锢中又挣又打,“乔金醉,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你真下流!!”乔金醉的手正在她屁股上野蛮蹂.躏。
    “下流是吗?”乔金醉越抱越紧,越摸越重,并啄蹭着苏沫沫柔香软糯的耳廓低低笑道,“……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烦吗!嗯?……你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乔金醉!我嫁都嫁给你了!你还想要怎么样!!”娇声颤抖抖,苏沫沫杏眼泛红,水泽滚动,直被摸得腰身无力,瑟瑟发软。她小手紧紧扯着乔金醉的衣领,死死抵住,不经意间,指甲在对方白若凝脂的锁骨上划出一条鲜红可见的印记,“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呜呜呜呜呜!……”
    乔金醉昂首将她推开。
    苏沫沫怔了一怔,抹着眼泪冲出门去。
    片刻只听芸姨在下面追唤:“……太太,太太!太太你怎么了?!……”
    乔金醉望过窗橼,见小妻子一路沿花.径,哭着跑出大门。她轻叹一声,脑中被重新高涨的体温窜得沸腾。
    “芸姨!”乔金醉摸着墙,跌跌撞撞走去楼梯扶栏边,往下喊,“打电话!叫方医生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乔家目前可以公开的情报:
    乔金酬(哥哥)
    乔金醨(隐藏人物)
    乔金醉(大家好,我才是主角!)
    PS.
    安雨柔→.→:仿佛有谁抢走了我的病娇担当?
    ☆、怕不是吃错药
    “你给我用的什么药?”
    书房,乔金醉裹一件系带睡衣,蔫蔫倚在长沙发上,清灵水澈的面庞缀着微汗和烧退后残剩的粉透微红,流露出难得的颓然之色。
    “退烧药啊!……”方邢方医生,气质静稳,一身前排列扣的白大褂,将随行药箱的最低层合上,信步走到乔金醉身旁,雅致坐下:“转过去,我看看你背上的伤。”
    乔金醉听话地转过身,忽然又转回来,说:“我的锁骨毁容了。”
    方邢“噗嗤”笑道:“可怜,来,贴块膏药!”说着自然而然伸手拉开乔金醉的衣领,人又往前坐了一些,黑丝长袜覆盖的膝头,若即若离蹭到乔金醉的修长腿侧。
    乔金醉眼望窗外,任家庭医生专注查看伤口。
    “吵架了?”方邢问,细热呼吸,近得足以完全喷洒在乔金醉精致锁骨的鲜红血印上。
    乔金醉浑然未觉,只轻哼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得见。
    方邢轻笑,直起身说:“想不想涂点儿红药水?还是……紫药水?”
    “你有绿药水吗?”乔金醉盯着屋外树影中碎碎斜阳,出神问道。
    “怎么,想她了?”方邢抿唇,只看着乔金醉,笑说,“乔老板也有为情所困的时候,真是少见。”
    “没有。”乔金醉回过目光,有异样暗芒闪动,“……我的眼睛疼起来了。这只眼睛。五年了……别告诉我你的药正在失去效果。”
    “金醉,放松一些。”方邢试图握住乔金醉的一只手,“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保重身体……”
    她的双手刚刚合上去,乔金醉已经起身。
    “不要告诉我应该做什么……”乔金醉烦躁踱步,长身立于窗前,呼吸有些急促和不耐,“真是见鬼。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
    方邢走过去,轻道:“金醉……芸姨说,你昨天跑去花园接电话,只披了件单衣……夜里有露水,不觉得冷但是……”
    “好了。”乔金醉完全没有被说服,转身嗤笑着反问她,“你觉得我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了吗?”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71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