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50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50

      艾玛丽:“你先把狗看好了!”
    霍菡:“哦。”拉拉手上狗链。二哈Gucci正趴在桌下,露出绒肚皮吐舌头,估计刚才一阵人来疯,累坏了。
    “要不是看你常来,我可不让狗进来!……”艾玛丽白她一眼。
    惊恐的店员在各人面前放下饮料、甜点、冰激凌什么的,大家吃了几口降降火气。
    艾玛丽这时咳嗽一下,才道:“冤有头债有主,谁先开始?一个一个讲!”
    霍菡笑道:“那么,我先来介绍一下吧。”她主要是向苏沫沫和艾玛丽介绍,“我是霍菡,这是家弟霍之。这位是乔总,乔金醉。你们都认识的。这位是薄律师,薄晓光。”
    艾玛丽父母都是媒体人,老爸是报社大股东,妈妈是周刊美食编辑。从小耳濡目染,内.幕.听得多了,自然对杭城的上层阶级形势,比较敏感。
    ——南乔,北安,东霍,西薄,中宁王。
    宁王府的人,艾玛丽这辈子是不指望结识了。现在宁王下头——南乔,东霍,西薄。四大家族一下凑齐了仨,还都被自己“特么”了一遍。
    艾玛丽心尖突突一阵发慌,仿佛刚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壮举而不自知,惊慌之余,还有些小激动呢。
    然而天字第一号小可怜苏沫沫已经彻底吓懵逼,小杏眼无地自容瞅着地板上的缝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无地自容。一手还握着被霍之钳制过的地方,那里有一点点痛。
    霍之直勾勾盯着她,恶狠狠的。
    乔金醉睨霍之一眼,又看看霍菡,没好气道:“家贼难防……”
    随手抽了一张纸巾,递给薄晓光。薄晓光接过,一抽一抽擤鼻子。
    霍之幽怨地收回眼神,道:“我要苏沫沫帮我拍一个广告。”
    霍菡急了:“你!”示意霍之别说了。
    乔金醉:“拍广告就拍广告,半夜三更给已婚妇女发什么短信。”
    苏沫沫:“……”抬头,无辜颤声,“我没收到短信呀?”
    乔金醉:“我删了。”
    苏沫沫:“……”
    众人:“……”
    “乔金醉你凭什么乱翻我手机?!”苏沫沫气到发抖。
    艾玛丽:“欸呦妈呀好了好了好了好了!……”劝下苏沫沫,“乔金醉,你怎么这样,没有隐私权了!……”
    “还有你。”对着霍之,“有什么事情正常点儿联系呗!……”
    霍之和乔金醉谁也不看谁,互相背过身,各自“哼!”了一下。
    “你呢?大个子,你又是怎么了?”艾玛丽的八卦之魂开始燃烧。
    霍菡“噗”笑出来,说:“他叫剥光光。”
    薄晓光从纸巾后面探出脑袋,说:“你叫小祸害。”
    霍菡:“你才祸害!”
    晓光:“你才光光!”
    乔金醉:“你们不要这样互相伤害嘛。幼稚死了!”
    霍菡、薄晓光:“还不都是你取的!!”
    乔金醉:“……”
    撇嘴儿,看天,不言。
    霍之哼哼哼偷笑几声,又恢复凶脸。
    艾玛丽转身握住苏沫沫的手,眼神是老母亲般慈祥的关爱。
    苏沫沫也很同情自己了。
    女人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二百五就遇见一帮三百六!
    女人不能嫁错人呐!!
    “晓光,你怎么了么?”乔金醉这时想起薄晓光。
    “什么怎么了?我给人甩了……”薄晓光高阔的上身,肌肉饱满发达,狗熊一样健美。乔金醉长身坐在他旁边,像一只细眼儿的狐狸。
    “我打88888888,没人听。”薄晓光低着头,兀自抱怨。
    “那是美国号,我都回来了。”乔金醉解释。
    “我打18181818,也没人听。”
    “是吗?那我可能在飞机上。”
    “那58585858呢?”
    “哦。可能停机了。”
    “那68686868呢?”
    “那个啊。我还有这种号……”乔金醉摇摇头,记不得了。
    众人:好想笑。
    苏沫沫想到今天早晨联络不上的事情,烦得慌:“你怎么这么多号码?以后就用一个。找都找不到人!……”
    乔金醉:“嗳是,老婆!”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50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