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35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35

      “对了,没有车是不是不方便?我有一个朋友是卖车的。当然,她还卖很多东西。我替你约好了,明天一早,她来接你。”乔金醉慢慢减速,进入别墅区。
    .
    晚饭照例很丰盛,乔家有专门的厨子。
    婆婆方海女住在灿园,那是杭城东南的一个湖区别墅。苏沫沫很难理解,家里就她和乔金醉两个,怎么还能要这么多人伺候。一下车,大包小包就被佣人们鱼贯拎上二楼,她洗个手出来,芸姨报告,说新床单、被褥,以及一应家居用品,已经按乔老板的意思全部规整好了。该放哪儿放哪儿,乔金醉看见那么多包装袋,头痛。
    连自己铺个床的机会都没有。
    苏沫沫想,一起布置妆点巢穴的机会,恐怕只能是乔大总裁一时心血来潮的冲动。毕竟,家里生产力水平过剩,骄奢淫逸的悲惨现状,实在是不允许乔大小姐亲自动手啊。
    用餐完毕,自然碗也不用洗了。乔金醉当真忙得很,手机上一封又一封邮件,需要她过目,或电子签名。没扒几口白饭,就先道着歉去书房了。
    苏沫沫一个人坐着也没意思,端平板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想着去二楼理理行李箱中的物品。
    一推卧室门,摸亮了灯,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到地上。
    大红大红的,映得整个房间都放红光了。
    一床火红火红的锦绸被褥铺得平平展展,中间绣了一个大得吓死人的“囍”字!字两边,还各自绣上一只肥美白胖的花鸳鸯,嘴对嘴儿在那里不知道干吗,胖鸳鸯的鸳鸯毛,也彩线填了绿的粉的黄的白的橙的紫的桃的杏的……那么些的色彩斑斓……
    苏沫沫:“乔金醉!!!!!!”
    “哎!!!!!老婆我来了!”乔金醉进了门,见到苏沫沫被衬照得红彤彤的小脸儿,喜道:“天呐,真吉祥!!——宝贝儿,你喜欢吗?”
    苏沫沫恶寒,她也知道是大俗大雅,大雅大俗,可怎么就是欣赏不来?!
    “别、别指望我……我躺这里面去!……”勉强出声。
    “哦?……”乔金醉露出相当失望的神色,脸庞也是红艳艳的。
    “好吧……”她讪讪走去拉开衣柜半门,又拎出一床被褥来,挺凄凉地说道,“我知道你不愿同我睡一床被子。你看,我买了两床一模一样的……好事成双嘛。来,我给你铺上!……”
    苏沫沫瑟瑟发抖,并体会到人们常说的——“结婚一定要找灵魂伴侣”的深沉含义。
    作者有话要说:  ( ̄y▽ ̄)╭*
    ☆、香车美人
    苏沫沫裹着鸳鸯锦被睡了一晚,梦里都是火红火红的,跟地狱差不多。
    乔金醉总在梦里追她,她就扇了翅膀拼命地飞。
    来乔家的第二个晚上,同样睡得心慌。
    早上醒来,她想:我是不是有病啊,我就不能和她分床睡吗?……
    乔金醉躺在那条孪生被子里,后脑勺朝着她,均匀呼吸着。昨晚乔金醉没再多说什么话,洗了澡就睡了。用的也不是这间的浴室。显然不太痛快。
    苏沫沫记得昨天和父亲苏经纶通电话,讲寄东西的事情,苏经纶有意无意暗示着嘱咐,有空让乔金醉多去苏和集团看看。具体的事情没说。苏沫沫思量思量,人夜夜睡不好觉,那是不能活。但当下许多实际的问题都没有处理。分屋睡,乔金醉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传出去,影响也不好。众口铄金的时代,金融界更不能幸免。苏、乔、安三家恩恩爱爱,和和睦睦,项目才能循序发展下去。
    有求于人,就不能抻着多大脾气。
    分床睡的提议,下一秒直接在脑海中扼杀于无形。
    苏沫沫的决意是忍,她连哥哥苏风华的死亡都忍过去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吗?
    悄然爬起身,苏沫沫蹑手蹑脚取出自己的行李箱,跪在毛毯上打开,拎出几件衣裙,抱出一个玩偶。
    白白的小绵羊抱枕,又软又弹,苏风华活着的时候,每到妹妹过生日,就送一个小绵羊的物件给她。当然还有别的礼物,但每年一个小绵羊,是兄妹俩的日常。
    “你以后都要抱着它睡觉吗?”温热的气息洒在耳边,苏沫沫浑身一个激灵,怂低脖子,抱紧羊羔,头也不敢回。
    乔大魔王,她醒了。
    乔金醉趴在床上,压着四只胖花鸳鸯,上身探在外面,修长的小腿竖在空中,闲适适地一踢一踢。
    苏沫沫:“……不要你管。”
    咦,说好的忍忍忍呢?
    “我……我习惯了……”苏沫沫补充,缓和气氛,其实她这么大一个人,哪还用抱着玩偶夜夜入眠。可见正常人在乔金醉身边待久了,确实会出现一些心理上的疾病。
    “谁送的?……”乔金醉慵懒发问,仿佛对情敌这种生物,天生敏感。
    “我哥哥!”苏沫沫横眉冷对。
    一回脸,撞入乔金醉黑澈明透的眸子,那么纯洁无害。
    苏沫沫的第一反应突然转为——对不起,是我小心眼儿了。
    “嗯……怪不得……”乔金醉低下脑袋,半长的黑发飘然分洒到面颊两侧,“天蝎配白羊,三天不下床……”看不清眉眼,她轻轻念。
    “……”
    苏沫沫初初一听,根本没咂摸明白什么意思来。
    下一刻,她小脸绯红,抱起小绵羊抱枕,卷着风就冲出门去,没了踪影。
    媳妇拔腿羞跑,乔金醉怔神,支着头在床上弱气又怨念地喊:“……我的小仓鼠呐?”
    地主小仓鼠在苏沫沫包里瑟瑟发抖。
    苏沫沫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乔金醉无趣地趴在鸳鸯囍被上摇腿,两条小腿盘作一股,一下前、一下后的晃荡,像蝎子的尾巴。
    .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35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