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9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9

      “唉……”门那边传来深深的叹息。
    苏沫沫把耳朵贴去门板。
    半晌,乔金醉开始唱:“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
    乔金醉觉得自己唱得很好听,唱出了一种凄美的味道。
    她斜倚在门边,长腿相交,长臂轻抱,自我感觉良好,沉迷在清冷迷离的忧伤氛围之中。
    苏沫沫突然从里面对门喊:“不开不开就不开!”
    乔金醉:“……”
    沫沫听见“噔噔噔噔”的下楼声。
    半天再没有别的动静。
    夜深人寂,乔金醉还是识相的。
    苏沫沫再次检查了门锁、门拴,并拖了一把椅子顶住门把,标准实践了“单身妙龄女子一人孤居酒店”防狼指南的部分内容。
    好歹先平安度过今晚再说。
    人生就这点儿目标了。苏沫沫跑去洗澡澡。
    .
    大大的花洒,暖暖的热水好舒服。
    苏沫沫沐浴完毕,四肢百骸都困倦酥软了。
    她趿拉着塑料小拖,发梢带水抢出门来,再于氤氲熏蒸的水汽中多待一刻,就要慵懒的晕过去啦。
    醺暗的橘色床灯,飘卷的薄纱帘梢。
    一个黑影“咕咚”站到阳台上。
    苏沫沫捂胸夹腿,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包裹的浴巾从她身后松开,姣好的酮体半隐半露……
    莹淡淡的月光斜漏进屋来……
    如粉如琢……
    感觉……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玉兔?……
    也对哦,然而我美丽恰似嫦娥,呵呵。
    尖叫还在继续。
    关键的地方,一处也没见着。宝宝不开心!
    乔金醉回过神,祭出尔康手:“别喊啦!我是你老婆!!”
    但声音已经传了出去,楼下一阵人跑狗叫手电乱照。
    乔金醉从露台上探出头:“没事!梯子拿走!”底下立时悄无声息,悉悉索索的搬运。
    “你、你怎么上来了?!……”苏沫沫小脑空白大脑飞升的找话,边狂乱寻东西遮了身子。
    乔金醉等她将内衣内裤穿戴齐全,转而走进房来。
    她穿一身长款春夏睡衣裤,中世纪繁复风格的贵气花案,满面春风,像个年轻喜庆的地主老财。
    “宝贝儿,这么晚,别闹了。”她率先倒在床头一角,长长的身形洒脱流畅,“……”
    “……”
    “……”
    苏沫沫心惊胆颤,贴墙根等了半天,乔金醉那边没有声音了。
    沉寂的午夜,静谧如妖,窗外只传来“呱——”“呱——”“呱——”,黝黑大树深处老枭子的低鸣……
    苏沫沫决定——睡!觉!
    她轻手轻脚爬到大床另侧,灭了灯,用轻薄的棉被,将自己裹了一圈又一圈,像个花卷一样。
    幽幽背过身,倚在床沿边侧躺,正安详闭目,听见乔金醉在她身后桀桀笑道:“要不要……再绑上些强力胶带?车库里就有。”
    苏沫沫“呼嚓”睁开小杏眼儿,其上布满血丝,瞪得椭圆。
    整个人在被窝里瑟瑟抖动。那白白的棉衾似个娇嫰小汤包一般,内中汤馅儿翻滚微颤。
    “这样对我不公平……”乔金醉的气息仿佛靠近了许多,“如果是我哥哥在的话,你一定不会……”
    “乔金醉!”苏沫沫要疯了,“我、我不知道你哥哥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你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但是,我知道你骗了我!骗了爸爸!骗了……骗了我全家!——”
    苏沫沫荡着裹成蚕宝宝一般的腿脚向后拼命踢:“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就算是个男人,也不会第一天晚上就让我住在客房里!!你混蛋!你全家都是混蛋!!呜呜呜呜呜呜呜!……”说着不禁大哭了起来。
    就算是做戏,也得有个做戏的样子,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
    乔金醉待她哭了一会儿,伸出大脚趾么头,隔了被窝,戳戳苏沫沫的小腰。
    “你别碰我!”苏沫沫犹自带着哭腔。
    “……要是你哥哥还在,我就得嫁给他,会很好吗?”乔金醉手枕后脑,细长的眉眼放空,望去天顶。
    苏沫沫包在被窝里抽鼻子、流眼泪,明明不想听她再说一句话,但魔音叠叠,不仅灌入耳中,偏还灌入心口。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