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2

上流关系[GL] 作者:金色的saber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2

      苏沫沫:“……”
    萍水相逢,话竟至如斯,苏沫沫跟去救人了。
    .
    “沫沫!”
    苏沫沫被侍者领入幽雅宁适的VIP沙龙。
    内中几乎无人,三五商业精英或坐或靠,散歇各处,背景音乐模仿大自然的天籁,轻缓舒慢。
    乔金醉远远起身,大步相迎:“你怎么才到呢?”
    她拉起苏沫沫的小手,苏沫沫甩开。
    “你又怎么人家了?”苏沫沫气问。
    “天呐,我正义的小天使。”乔金醉不以为然:“从事服务行业,首先必须有一颗坚强的心灵。既然你来了,啊,没有人会为此丢掉工作。”
    “你在开玩笑吗!……”苏沫沫捡了一方雅座,放下包,重重坐下。
    “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乔金醉便就开玩笑般,蹭到苏沫沫身旁坐下,“看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她喜滋滋从长摆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精致礼品袋。
    火红的袋子上烫了两个歪瓜裂枣的鎏金大字——“发财”。
    苏沫沫一阵恍恍惚惚。
    Cartier或Tiffany或Bvlgari的殿堂级首饰,都不会让她更加吃惊。
    乔金醉从袋口,拎出一只毛绒绒的栗色小仓鼠钥匙链,在苏沫沫眼前嘚瑟着摇摇。
    小仓鼠呆萌可爱,眼圈、肚皮、屁股、脊背、小手爪,都有纯白色花纹。眼神怯怯,长长的仓鼠睫毛,头上还带一顶金红色地主小瓜皮帽,身披金黄色地主小缎子袄。
    这是什么造型?!周扒皮他老婆?!
    苏沫沫无语凝噎。
    乔金醉仔细看看苏沫沫,说:“嗯。我也觉得很像你。”
    苏沫沫:“……”
    她握住被乔金醉强行塞到手中的小仓鼠,艰难地说:“……谢、谢谢。”
    “不客气。”乔金醉满意地扭扭身子。
    “你、你是不是路过唐人街了?”苏沫沫竭尽所能,想要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
    “当然没有。我想这是赌场吸引某国游客的一种手段。云顶确实离唐人街很近,但我,急着要同你一起回家呢。”乔金醉可怜兮兮拉住苏沫沫的衣角,“亲爱的,我从今天起戒赌了,不要对我另眼相看,好吗?”
    苏沫沫:“……真的?”
    乔金醉:“当然是真的,难道要我断指为誓吗?”
    苏沫沫捧住小仓鼠挂件看看,摇摇头。
    乔金醉:“太好了。那么,我可以亲你一下吗?”
    苏沫沫:“不!——行!——”
    “又不是没亲过!”乔金醉奸计没有得逞,一头趴在餐桌上,显得很虚弱的样子。
    .
    宽大的特等舱,苏沫沫与乔金醉再次毗邻而坐。
    “你的定情信物呢?”起飞后,乔金醉凑上前,用修长的食指轻绕苏沫沫的手腕。
    苏沫沫正在喝果汁。
    “收起来了。”
    “唔。”乔金醉满意道:“扔了比较好。”
    苏沫沫白她一眼,转过身去喝果汁。
    乔金醉轻笑一声,耸耸肩,起身走去前舱。
    一路上,乔金醉忙着和空姐搭讪,空少忙着想和乔金醉搭讪。
    苏沫沫没眼看,几部电影之后,戴上防噪耳机,放些舒缓柔曲,睡觉。
    “我知道你没睡着。”乔金醉不时跑过来,咬她耳朵。
    苏沫沫:“烦死了!”用毛毯将脑袋,捂住。
    乔金醉笑笑,再也不来了。
    十几个小时后,直到快降落时,苏沫沫还在想,明明睡了一个好觉,可为什么还是觉得精疲力竭?
    已经可以望见杭城碧蓝青翠的海峡轮廓。
    这架宽体客机正在不断降低高度。
    广播中刚刚播报完预定降落时刻以及地面温度。
    一切就绪。
    “滴”一声响,机长例行向机务组下达简短指示。
    空乘人员各司其职。

上流关系[GL]_分节阅读_22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