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5

[APH]灼灼其华 作者:水静绪

分卷阅读25

      [APH]灼灼其华 作者:水静绪

    上后安慰自己道,“没什么,费里西,你只是看错了!”

    试图自欺欺人的费里被自己打败了,在挣扎了好一会儿后,他决定天明的时候去看一看到底那是什么东西。

    趁着微曦晨光,他蹑手蹑脚走进了花园,然后发现了一个披头散发,气息奄奄,沾满血迹的少女。

    费里试图把她翻了个身,露出来的是一个东方的面庞,他越瞅越熟悉,但是他的脑袋却没有任何关于她的信息。

    于是他把她搬进了客厅,叫来女管家给她收拾后,发现她自己身上只有几处擦伤,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出血量?还有那胸前的肉疤?

    算了,忙活了一宿也没睡着的他先滚去睡觉去。仅管今天是双休日,弥撒还是不做了吧。费里打了个哈欠,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不到两个小时,他就又被人摇起来了。

    留下

    于是第二天九点多,罗维诺打着哈欠下楼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个头发蓬乱,上身打着绷带的人背对着自己在餐桌上吃饭,自家弟弟也不知所踪。

    他连忙掏出了枪,这绷带上还有血迹渗透啊喂!

    正在吃饭的某人正吃得高兴的时候(因为很饿了),突然被冰冷的金属顶住了脑袋,“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我的弟弟呢?”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出现在我家里?我的弟弟呢?”(bsp;&i   chiami?)罗维诺很清楚,自己从三楼下来的时候顺路去弟弟房间里看了一眼,他并不在里面。虽然这个奇怪的绷带女不太可能把自家弟弟绑架了,但还是小心为妙。

    阿桃被咄咄逼人的问话震住了,她先鼓起腮帮子,努力把饭咽下去,同时也举起了双手,表示她并没有恶意。话说,这种语言是意语吗?

    罗维诺等了几秒后还不见回复,他有些暴躁,把木/仓继续往前顶了顶,“老子问你话呢!”

    阿桃表示她也很想回答,但是她,并不懂意大利语。

    于是她结结巴巴地开口,“bsp;  you   speak   English?”声音刚出口,阿桃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不行,喉咙有明显的灼热感,大概是伤到嗓子了吧,她无所谓的想,反正总比死掉好。

    费里西安诺一进门就发现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了。自家哥哥正用gun顶在一个人的后脑勺上!昨天在自家花园里晕倒的人今天就能神采奕奕地用勺子吃饭了,但是自己被威胁时那种苦哈哈的表情。。。

    “哥哥等一下!”他连忙扔下手中的购物袋,企图让他冷静下来。

    然后阿桃放下了手中的餐具,津津有味看他俩吵架。从外表上来说,这两个人明显有血缘关系,身高也差不多,莫非是双生子?

    她的眼睛噌地亮了起来,双子大法好!虽然听不懂两个双子在吵什么,但是两个出现频率较高的词自己还是能记住的,比如说“Felio”和“Lovino

    ”

    话说这两个词好熟悉的样子,阿桃把它们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会,这不就是“费里西安诺”和“罗维诺”吗!她感到眼前一黑一一这么快又有了攻略对象!自己难道一点自由时间也不得么!

    正当自己感秋伤悲之时,发现他俩早已停下了争吵,两双不同的瞳孔正盯着她看,其中最幽怨的是罗维诺的猫眸子。

    “小姐?你从哪里来?”费里一向讨厌哥哥的暴力,于是他跟罗维交换了下话语权,由他来发问。

    费里西用的是英文!太好了总算能沟通了,意大利语是好听没有错,但自己听不懂理解不了意思就尴尬了。

    见小少女歪了歪头,刚准备开口说话,罗维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折叠的纸和笔,示意她写在上面。

    “嗓子不好就不要乱说话!老子听着也烦心!”他粗声粗气地说完,发现她乖巧的接过后,心情莫名好了一点。

    于是就展开了一场纸张上的谈话:

    “我从中/国来。”阿桃一笔一划地写下。

    “那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我家花园里?”费里问。费里的意大利斜

分卷阅读25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