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ò㈠8E.còм 分卷阅读236

偏执欲_新御宅屋 作者:苏南

ρò㈠8E.còм 分卷阅读236

      284 结局中
    陆子旭走了没几天,顾亦也要回瑞士了。
    “今晚九点半的飞机,不要来送我,状态比较差,不想被你看到。”手机屏幕中的他笑容温和,毕竟早已将生死看淡。
    顾悦薇点了头,“到了瑞士告诉我。”
    “后天是你生日。”顾亦提醒她,“我给你准备了礼物,礼物在你之前的房子里。”
    之前的房子?
    她都很久没有去过了。
    ……
    第二天忙完堆积的文件后,顾悦薇开车去了之前的小区,太久没有回来,她以为自己会有那种触景生情的伤感,但走下车看到周遭熟悉的环境,内心竟毫无波澜。
    拿出钥匙打开门,推门进入的那一刻,看到一尘不染的客厅,空气中一股淡淡的茶香味后,大脑出现短暂的空白。
    走进客厅,阳台的窗是打开的,晾衣架上晒的是两件衬衫,一件纯白,一件深咖。
    顾悦薇认得这两件衬衫,是她买的。
    是谁住在这里,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顾亦让她来这里,无非是让她跟那个人见面。
    但其实,已经没了那个必要。
    转身准备离开,听到电梯门开的声音,走到门口时,看到身着灰色大衣,戴着口罩的男人,她没有逃避,微微一笑,指了指身后的门,开玩笑的眼神说道:“这里好像不是蘭居。”
    林森摘下口罩,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缓缓朝她走去。
    见他走来,顾悦薇主动让出门口的位置,“小叔说给我准备了礼物,让我过来拿,我不知道你住这里。”
    拿出钥匙递给他,“既然你已经住这里了,钥匙就给你吧。”
    看到她递过来的钥匙,林森没有伸手接,始终注视着她,也没有说话。
    顾悦薇顺手将钥匙放在了鞋柜上,“我走了,有时间来看震霆,他最近一直嚷着想你了,埋怨你不去看他。”
    见她真的要走,林森伸手挡住她的去路,“我跟你一起回去看震霆。”
    “好啊,正好我开车来的。”
    ……
    他们还从没有一起接过儿子。
    一路上两人之间都没什么交流,顾悦薇内心平静的开着车,到了幼儿园门口后,才开口提醒他:“你还是戴上口罩吧。”
    毕竟他这张脸太引人瞩目。
    接完儿子回家的路上,因为有了小家伙活跃气氛,顾悦薇全程都在笑,主动向林森说了很多小家伙的近况。
    她越是主动说,林森的心里就越压抑。
    因为只有真正不爱了,才能在面对面的时候做到这么坦然,就像她之前面对顾亦和陆子旭那样。
    晚饭后,在陪完儿子将他哄睡后,林森上楼来到天台,看到顾悦薇正在给多肉浸盆,只见她将一盆盆多肉放进盆子里,一脸认真专注的样子,突然意识到她是真的不再需要自己。
    正如她明知道雁栖湖每晚绽放的烟花都是自己为她而放,她照样不为所动。
    如果没有儿子,恐怕她早就跟他断的一干二净。
    他很清楚,自己跟顾亦和陆子旭最大的区别就是——是她孩子的父亲。
    正是太清楚自己在她心目中的角色,他才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出现在她,因为就算像顾亦和陆子旭那样对她死缠烂打,她也不会再重新接纳自己。
    “明天过后,雁栖湖再不会放烟火。”走到她身边,代替她从冰冷的水里捞出一盆盆浸盆喝饱水的多肉放回花架上,“因为我知道你已经看腻了。”
    明天是她33岁的生日。
    顾悦薇知道,明天过后,这个男人将有可能会像顾亦和陆子旭那样以不同的方式从她的生活中离开。
    285结局(下)
    生日这天,盛瑾一家都来了。
    许生日愿望的时候,顾悦薇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的是林森和儿子一起亲吻她脸颊的画面。
    终究还是渴望一个美满的家吧?
    睁开眼睛,不再去奢想,将蜡烛吹灭。
    吃完蛋糕,看到沐时炎和战霄那样的霸总陪三个孩子玩,顾悦薇有一丝恍惚感,视线出现片刻混沌,仿佛看到林森,顾亦和陆子旭也站在他身边。
    他们站在一起有说有笑,陆子旭时不时的冲她挑下眉,顾亦吐了口烟圈,用一种复杂的眼神扫了她眼,林森正大光明的与她对视……
    眼睛微酸时,画面开始模糊。
    这种画面再不会出现了吧?
    顾悦薇揉了下眼睛,再去看时,已经只剩下沐时炎和战霄。
    盛瑾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因为最好的闺蜜之间,能感知到彼此的情绪变化,有时候仅仅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其实你心里早就原谅林森了对吧?只是你心里总觉得愧对顾亦和陆子旭,才会用孤独终老来惩罚自己。”
    放下手中的高脚杯,顾悦薇笑的很释然,“没什么惩罚不惩罚的,有时候孤独又何尝不是一种乐趣。”
    “他们都希望你幸福,不然他们不会离开北城。”
    “都过去了小瑾,不聊他们了,我去趟洗手间。”转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因为怕会在盛瑾面前哭出来。
    站在镜子前补妆的时候,顾悦薇才知道自己并非完全释然,虽然这半年多来她一直给自己灌输“一个人的生活也能很好”,但每次深夜醒来,她都孤枕难眠。
    每次从抽屉里拿出安眠药时,林森将她的药收起来的画面就会浮现眼前。
    每次想起那个画面,她都会忍不住想哭。
    其实盛瑾的话有一半是对的,她确实愧对陆子旭和顾亦,但拒绝林森,她不是惩罚自己,是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幸福。
    陆子旭自认为隐瞒的很好,可她不傻,突然全家移民去日内瓦,不可能只是住腻了北城想换个地方居住那么简单。
    得知他截肢后,她恨不得将自己的给他。
    所以,她凭什么要幸福?
    ……
    补好妆从洗手间里走出来,遇到了唐洛。
    唐洛交给她两把钥匙,“本来昨天我就想给你的,可是我哥把干爸接走的时候说明晚才能给你,我实在忍不住了姐,我哥他今晚就带干爸回英国了,私人飞机10点半起飞,我跟战霄马上就要去机场送他们,姐你要不跟我们一起去吧。”
    顾悦薇知道她口中的哥是指林森。
    这两把钥匙她一点也不陌生,是她房子的钥匙。
    终于也要走了。
    她接过钥匙:“谢谢你洛洛,你们去吧,不要告诉震霆,他昨晚还一直嚷着要爸爸陪,如果知道爸爸回英国了,肯定又会哭鼻子的。”
    唐洛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但她觉得还是要为林森辩解下,“姐,有件事情我不能瞒你,因为对我哥真的一点也不公平,其实在湘城那半年,我哥每天都有来看你,他知道你不想让他看到毁容的模样,每次他都是偷偷来,也不让我们告诉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跟我哥复合,我所能告诉你的就是事情远比你想象中复杂,哥他之前真的是身不由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和震霆。”
    “我知道。”紧紧握了下掌心的钥匙,硌的掌心微疼,“我都知道。”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每晚都有人打开她的房门,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才会离开?
    从面部裹满纱布再到一次次的植皮手术,连她都无法直视自己这张脸的时候,是那个男人一直安慰她,不断的在她耳边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在我心里你都是最美的。”
    每次他都以为他来的悄无声息,但每次,他唇间的温度,还有他安慰的话语,她都有听到。
    纵然是他的身不由己,她也早从盛瑾口中所知。
    只是知道了又能怎样?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重新在一起吗?
    所有人都因为他们二人而遭到不幸,她要如何才能昧着良心去享受幸福?
    ……
    唐洛和战霄走后,顾悦薇坐在天台上,抬头仰望着雁栖湖上空绽放的烟花,虽然最近每天都看,但每次,她都好像看不厌,看的出神时,一阵嗡嗡的响声由远及近,仔细看才发现燃放烟火的方向,一架直升飞机正朝她所在的方向缓缓驶来。
    直升飞机盘旋在上空,云梯降下,那抹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前,她以为是自己又出现在了幻想。
    直到直升飞机飞走,那个男人离她越来越近,她才泪眸。
    林森走到她面前,抬手抹去她眼角的泪,“原本我想顺应你的心意,再不出现在你面前打扰你,但是飞机起飞后,我反复的问自己为什么要顺应你?明明是我弄丢的你,应该是我努力把你找回来吗?”
    顾悦薇哭着摇头:“找不回来了。”
    “那就找一辈子,因为不找,也会后悔一辈子。”
    ……
    (正文在这里结束,但不是完结,番外会让林大追妻,然后幸福美满在一起,不是不给好的结尾,是陆子旭和顾亦也为悦薇付出很多,就当是尊重他俩。)
    yцsんцωцъíz.cóм(yushuwubiz.com)
    --

ρò㈠8E.còм 分卷阅读236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