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9

竞风流 作者:周月蓉

分卷阅读769

      淫礼:少年礼臣脱衣摸乳
    封禅第一日,女皇于泰山山脚之南祭祀上苍,以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然祭天之事极为慎重,苏盈罗当时并没有允许史官相随,故而祭天之事皆秘之,百姓不得而知。
    不过百姓们对此倒也不甚在意,因为第一天的典礼虽然非常重要,却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之后这两天的情况。
    第二日是女皇祭祀先帝与过世贤臣的日子,因为天临国风与众不同,能被祭祀的贤臣无一不是往代女皇的近臣,严格地说起来,其实也算是一家人。
    太阳自东方升起,苏盈罗沐浴着阳光,来到处于山腰处的祭坛。
    极大的供桌上摆放着历代先帝的往生牌位,在每一位先帝的牌位旁边都有一块贤臣的牌位相辅相随,能将牌位摆在这种地方,就是天临的男人们所能获得的最高的荣耀。
    祭祀的第一步,苏盈罗要把写满了她功绩的表书在列位先帝的牌位前焚烧,以示将她所做过的事上报先祖,这一步说起来没有什么困难,但是真到了需要她亲自上阵的时候,才知道这道仪式里面还有不少难度。
    在她的身边有三个帮她行礼的礼臣,三个都是漂亮的小少年,他们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才九岁。
    他们都是先代贤臣的后人,个个都是家世显赫的天之娇子。
    这三个孩子都是代表先人来这里接受女皇封赏的,他们会全程陪她走完今天的祭祀典礼,必要的时候也会成为她的帮手。
    如果只是普通的祭祀,这样的情况自然也称不上是困难,可是天临国的典礼又怎么会普普通通呢?
    苏盈罗现在只穿了一件单衣,衣裳下面就是曼妙赤裸的肉体,而且司礼官的唱喝声已经响起,“有请礼臣为陛下宽衣!”
    年纪最小的礼臣上前一步,红着小脸对苏盈罗行了一礼,“陛下,臣李岐,伺候陛下宽衣!”
    “姓李?”苏盈罗配合地朝他张开双手,好奇问道:“李复贤与你可有关系?”
    “回禀陛下,臣是李大人的祖侄,只不过并非出自一家,关系离得有些远了。”
    别看李岐才九岁,个子却很高,他的个头已经快到苏盈罗的下巴,小脸通红的解开了苏盈罗的衣襟。
    苏盈罗点点头还未说话,就觉得胸前一松,身上唯一的一件衣裳就被李岐解开了。
    一对莹白娇挺的美乳颤巍巍地跃然而出,粉嫩嫩的樱果上下弹跳着,因为距离太近,还蹭到了小少年同样粉嫩的唇瓣上。
    “嗯啊……”麻麻的酥痒最是撩人,苏盈罗已经好些天没有欢爱过了,如今只是奶头蹭到了男孩的唇,就舒服得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奶尖更是飞快的硬挺起来。
    “这就是陛下的咪咪吗?好大呀!”男孩已经看呆了,他着魔似地盯着近在眼前的一对巨乳,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握住软绵绵的乳肉,小猫似的把脸埋在她的乳沟里蹭了又蹭,“陛下的咪咪好香呀,蹭起来真舒服!”
    “你这孩子……嗯啊……等一下……”
    男孩玩弄乳肉的手法既不同于欲望蓬勃的男人,又不像是什么都不懂的幼儿,加上苏盈罗的身子又素了许久,现在被他一碰马上就骚了起来,小奶头已经又酸又胀,迫不急待的想要被男人含进嘴里用力吸吮了。
    “礼臣听令!”司司礼官的声音再次响起,“为陛下揉美乳、吸奶头,直到陛下的动情、嫩穴淫湿为止!”
    少年吸咬奶头,陛下淫水横流
    半山腰上风光迤逦,身边凉风习习,耳畔林海滔滔。
    苏盈罗赤裸着玉体,挺着一对颤巍巍的美乳站在正中,被眼前的小少年摸着奶子,脸颊微红。
    “陛下的咪咪好大呀,我爹爹说咪咪越大的女人就越是淫荡,陛下的咪咪比我娘亲的大了那么多,陛下就是天底下最淫荡的女人吗?”
    少年的手掌还是小小的,却已经有了灼人的热度,苏盈罗看着自己的大奶被那双小手玩弄得变了形状,久未欢好的身子饥渴得止不住颤抖,只要稍不留神就会风骚地呻吟出声,“我……不许乱讲……嗯啊……你慢点揉……”
    奶子酸酸胀胀的,迫切地想被男人用力玩弄吸吮,可是李岐年纪太小,白纸一般的不通情事,只是把她当成了娘亲,恋慕把玩着这对高耸饱胀的美乳。
    李岐的身高正好把脸埋在苏盈罗的胸前,他用脸颊磨蹭着乳沟处温暖细腻的肌肤,还会调皮的亲上两口,温热的呼吸喷在敏感的奶尖上,那磨人的感觉几乎要把苏盈罗逼疯了。
    她竟然被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玩弄得起了淫性,瘙痒的已经不只是奶子和奶头,连小穴都跟着痒了起来,媚肉浪得直抽抽,可是却没有一根大鸡巴能在这时狠狠地插进来给她解痒。
    “好了没有……嗯……别再玩了……”苏盈罗难耐地扭动身子,硬挺的奶尖尖正好划过李岐软嫩的唇角。
    “呀,陛下的咪咪头怎么都硬起来了?”
    李岐清脆的声音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苏盈罗臊得全身火热,心道:这下可好,谁都知道她的浪奶头已经被个孩子玩硬了,这也太羞耻了!
    然而更羞耻的还在后面!
    司礼官站在远处给李岐使眼色,得不到他的回应就小声冲他说:“别愣着呀,吃陛下的奶,快点嘬陛下的奶头!”
    李岐闻言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欢欣,雀跃地问道:“陛下能让我吃吃奶吗?我都好久没有吃过奶了!”
    苏盈罗骚得已经等不得了,索性也不再去管什么羞耻不羞耻,自己托了大奶子送到李岐嘴边,“吃吧,随便你吃,不是好久没吃奶了吗,随便你吃!”
    “谢过陛下!”
    少年欢呼一声,两手捧着一只大奶子就吸吮起来。
    他舒服得眯着眼,嘴里还含糊不清地说着:“咪咪头香香的,真好吃!嗯……嗯……我家爹爹和叔伯们都不讲理,只许他们吃我娘亲的奶,却不许我碰呢。陛下以后也能天天让我吃奶吗?”
    “以后……怕是不行……啊啊……不能咬……”
    李岐年纪小,纵使用尽了力气吸吮骚胀的小奶头,也不像她的男人们一样,能把苏盈罗伺候得那么舒爽,可他嘬弄奶尖的力气又比真正吃奶的孩子大不少,这不上不下的正好能激起苏盈罗的淫性,却又无法让她满足。
    而且只有一个奶头被嘬着,另一个奶头就会更加的骚痒难忍,加上李岐顽皮,偶尔还会故意地逮住她的奶头轻轻咬上一口,那又疼又痒的滋味把她弄得淫水横流,花穴淫荡地收缩着。
    她受不了了,冲着司礼官问道:“第二位礼臣呢,快叫他来!”
    司礼官看到陛下的腿间已经有淫水向下滑落,觉得是时候了,就叫了第二个少年上场。
    这孩子只比李岐大了一岁,也是不通人事的年纪,行了一礼之后,说道:“陛下,臣……王琨,前来服侍陛下。”
    苏盈罗正在倍受煎熬,也顾不上细问,正要叫王琨来含住另一颗空虚痒胀的小奶头,这孩子却蹲在了她腿间,手里拿着一个浅绿色的东西,按在了她瘙痒的小穴上。
    玩弄小核挑逗嫩穴,饥渴难耐想要泄身
    王琨只比李岐大一岁,也是不通人事的年纪,他来之前刚被司礼官教导过,一定要用手里的这根小东西让陛下舒服,哪怕他自己不是很懂,只要按照司礼官教的方法去做就行了。
    苏盈罗根本没有看清楚王琨手里拿的是什么,只觉得那东西凉凉的,硬硬的,却又很光滑。
    李岐还趴在她胸前眷恋地吸吮着嫩奶头,苏盈罗看不到王琨的动作,只能感觉到他小心翼翼地扒开了沾满淫水的花唇,把那凉凉硬硬的东西抵在她敏感的小淫核上,生涩地转动起来。
    阴核这么娇嫩的地方根本经不起任何的挑逗,酸痒的爽意立刻袭击了苏盈罗的感官,她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怎么……一上来就玩小核……啊啊啊……不行……”
    从登基大典开始,苏盈罗就亲身经历了太多羞人的典礼,她本以为她已经习惯了,再也没有什么淫荡的仪式可以难倒她,结果她就被两个孩子吃奶玩穴了!
    湿漉漉的小嫩穴被王琨手里的玉势拨弄着,和着小屄里越来越多的淫水,发出淫靡的响声,苏盈罗羞得脸颊火烫,她被两个少年玩得动情发骚了,现在所有人都听到小屄被玩到咕啾咕啾的声音了。
    真是羞死人了呀!
    王琨拿着小巧的玉势在她的小穴间拨弄半天,少年清澈明亮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女皇陛下的嫩穴,“是司礼大人叫我过来弄陛下的,他要我一定要把陛下的小骚核玩大了、弄肿了,必定要让陛下舒服得尿出来才行,否则就不算是礼成!”
    “陛下放心,我知道这个圆圆的小肉珠珠就是陛下的小骚核,我在家里就见过祖父和爹爹玩娘亲的小骚核,娘亲可喜欢了!”
    “你这孩子……啊啊啊……”苏盈罗被少年这不自知的淫话挑逗得难耐至极,腰身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的快感,穴中的淫水奔流而出,把王琨的手都弄得一片湿滑。
    玉势被淫水浸透,用来不甚方便,王琨索性扔了它,用自己软软的指腹去捏弄那颗绯红的肉珠,越玩越是惊讶,“天啊,陛下的小骚核长大了!还比刚才硬了不少呢!祖父说我娘亲的小骚核就碰不得,一碰就发骚,陛下也是发骚了吗?这里面的水为什么越流越多了,陛下是骚得尿出来了吗?”
    少年懵懂的话语别有一番杀伤力,苏盈罗被他弄得娇喘连连,小核也酸痒得到了极限,眼看着马上就要高潮了,司礼官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礼臣崔靖上前,抚慰陛下淫痒的嫩穴!”
    苏盈罗这时已经站不住了,被侍女们扶着倒在刚搬来的美人榻上,她正处在将要高潮的边缘,可是李岐与王琨都停了下来,奶头和小核都没有人安慰,徒留一片蚀骨的空虚。
    想要叫他们不许停,可是她又拉不下脸来对着几个孩子撒娇,这时一个清俊出尘的少年走到她的身边,他手中拿着一根粗长的玉势,二话不说地跪在她的两腿之间,将那栩栩如生的玉质大龟头对准了淫水泛滥的小屄,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啊啊……好胀呀……”
    苏盈罗猛地绷直了身体,瘙痒到极点的媚肉瞬间绞住侵入小屄的玉势,然而不等她有片刻的适应,崔靖就不顾媚肉动情地吸裹,一把将那狰狞的大东西抽了出来。
    小骚穴还没有尝够,那根大东西就离开了,苏盈罗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挑逗,抬起屁股催促道:“别走……嗯啊……把它插进来……好痒啊……快点插进来……”
    (纯肉NP全H)三位美少年一起把陛下伺候到高潮喷水
    三位美少年一起把陛下伺候到高潮喷水
    “陛下想要吗?”崔靖手里握着玉势,将那膨胀而起的大龟头堪堪留在穴口,轻轻地戳弄着饥渴的软肉,“陛下与七哥在一起时,也是这般撒娇的么?”
    崔靖今年十二岁,已经到了对男女之事好奇的年纪,他是崔洋这一辈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崔洋的堂弟,生得与崔洋颇有几分相似,就连这时候磨人的手段都有些无师自通。
    苏盈罗此时情欲焚身,哪怕崔靖长得再俊俏,也没有心思与他闲聊,只是扭腰摆臀地呻吟着,要他把那又粗又长的玉势插进她的小屄里来。
    “我不记得了……你快点……快点把它插进来……啊啊啊……穴儿痒死了……快点操进来……嗯啊……快给我解解痒……”
    “真是不明白,为什么女人都喜欢这种东西呢?”崔靖还不太明白男欢女爱,手下却是动了。
    他握着玉势向着满是淫水的小嫩穴里一送,开始飞快地抽插起来。
    “啊啊……插进来了……好深呀……唔嗯……真解痒……不要停啊……操得好舒服……”
    硕大骇人的假鸡巴凶狠地尽根捅入,硬邦邦的大龟头直接戳开了娇嫩敏感的子宫口,崔靖年经还小,真正的不知深浅,只以为卖了力气就能让她爽利,把持着栩栩如生的假鸡巴狠插狠捣,叫那圆润的大龟头在小子宫里翻腾搅动,给苏盈罗带来微微的疼痛和无与伦比的快感。
    “你慢一点……轻着些……啊啊啊……不行了……你插得太猛……小屄要被插坏了……”
    苏盈罗面带潮红,娇喘连连,美目半睁,红唇微张,成熟妖娆的玉体带着无边的魔力,婉转勾魂的淫叫激起澎湃的欲潮。
    崔靖看呆了,只觉得一股燥热直冲胯下,稚嫩的肉棒急速地挺立而起。
    他声音发颤地问:“陛下被我弄得……舒服吗?”
    “舒服……啊啊啊……太舒服了……”
    苏盈罗猛的绞紧了下身,崔靖只觉得手中的玉势一沉,便知道陛下的小穴定是比之前更紧了。
    这个认知刺激了情窦初开的少年,同时也唤醒了他身为男人的兽性,他操控着玉势越发凶猛地操干起来,就仿佛是他亲身上阵,用大鸡鸡插了陛下的小洞一般。
    粗大的假阳具上带有绿豆大小的颗粒,在紧缩的花穴中剧烈地摩擦着,每一下都深深地顶到最敏感的嫩肉上。
    硬硬的大龟头屡次刮过娇嫩的肉壁,越刮淫水越多,从被玩弄的小嫩穴里处传来噗嗤噗嗤的水声,而大量的淫水也润滑了冷硬的玉势,让接下来的每一次抽插都变得顺畅无比。
    在一边傻呆呆旁观的两个小少年终于回过神来,他们虽然还没开窍,却也被这火热的情形感染,再度凑到苏盈罗的身边,继续着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李岐抓着苏盈罗的一对大奶子嘬得如痴如醉,一边吸吮还一边发出满足的哼声;王琨见花唇已经被假肉棒撑开,就捏着苏盈罗的小肉核捻揉拉扯;崔靖拿着玉势不停地深深操干着陛下的小嫩穴,一杵下去都能插出一片水花来。
    他们三人一起上阵,把苏盈罗玩得快感滔天,赤裸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啊啊啊……你们三个……不要一起弄我呀……嗯……啊啊……小屄好爽……小骚核也舒服……啊啊……用力嘬我的奶头……不要停……”
    她身上所有敏感的地方都被美少年们玩遍了,苏盈罗没能坚持多久就泄了身子,淫水和阴精一起喷出的时候,崔靖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玉杯,接了满满一大杯的淫水。
    (纯肉NP全H)嫩穴插笔,写字写到淫水横流(毛笔play)
    嫩穴插笔,写字写到淫水横流(毛笔play)
    高潮后的余没有那么快消退,苏盈罗还赤身裸体地躺在美人榻上。
    双腿瘫软张开,被他们玩到红肿的小穴依旧在酥酥的快感中抽搐着,媚肉每次收缩,都会喷出一道亮晶晶的春水。
    她无力地看着崔靖端走了接满她淫水和阴精的玉杯,将其一点点倒在砚台里,化开金丝墨,熟练地研磨着,直到调好墨汁。
    接下来苏盈罗就不能再休息下去了,她被李岐和王琨扶起来,站到一张宽大的红纸上,翘起肉感浑圆的屁股,等他把毛笔插进淫湿的小穴里。
    这笔也不是普通的笔,整根笔杆都被雕成了性器的形状,棒身粗壮硬长,尾端还是一个让人难辨真假的大龟头,就连上面的马眼都被雕得极其细致,而在马眼中间,还镶嵌着一颗拇指指甲大小的珍珠。
    苏盈罗吓得立时缩紧了小穴,“不行,这东西也太吓人了,就不能换根正常的笔吗?”
    这要是插进她的小屄里去还得了?大龟头像蘑菇的伞盖似的支楞着,还有顶上那颗珍珠到底是做什么用的,真要是插到她的小嫩穴里来,会不会把她的浪肉都捣烂了?
    崔靖握着笔杆走到苏盈罗的身后,用那镶嵌着珍珠的大龟头在湿滑的肉缝上来回地磨蹭着,“陛下不必害怕,这根笔也是祭器呢,是专门为了这场仪式而为陛下制造而成的。我七哥说这东西绝对不会伤到陛下的,还请陛下放心!”
    苏盈罗听到他的话稍稍放松了些,可是还没等她做好准备,崔靖手中的笔杆一滑,就着滑腻腻的阴精就捅到她的小屄里来了,高潮刚退的媚肉瞬间又被粗壮的笔杆胀大撑满,龟头顶端的那颗珍珠更是直接撞到了敏感至极的骚芯上,只这一下就再一次把苏盈罗送到了极乐。
    “插进来了……啊啊啊……不行……顶到骚芯上了……小屄受不了……呜呜呜……又被插泄了……”
    她爽得泪眼迷蒙,可怜万分地摇头哭叫,可是这种时候的哭求不仅不能让男人心软,反而会让他们变得越发凶悍。
    哪怕是三个尚且懵懂的少年,依然被她的媚态唤醒了作为男人的本能。
    崔靖握住露在外面的笔杆抽插,把女皇陛下的小穴捣得噗嗤噗嗤喷着浪水,另外两个少年也凑了过来,试探着想要抚摸那对弹跳的美乳,以及她穴间那颗挺立的小核。
    苏盈罗怕这样下去会被他们玩得更厉害,自己一咬牙,主动要求赶快开始。好在以小穴控笔对她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困难事,只要赶快写完“祭先祖”这三个字就可以了。
    于是她夹紧小穴,从祭字写起,可惜事情并不像她想得那样容易。
    祭字笔划多又复杂,写起来颇为费力,小嫩穴里夹着笔杆点转腾挪,骚软的媚肉无时无刻不被笔杆无情地戳弄着,酸麻的痒意一直蹂躏着绯红的浪肉,只写了几笔,苏盈罗就累得气喘吁吁。
    “不行了……啊啊……这笔也太厉害了……小屄受不住……嗯啊……让我歇一歇……”
    “歇一歇倒是不难,可是陛下也得注意一点,这些水儿怎么越流越多了,要是把表纸打湿了,一会还要重新再写一次呢!”崔靖皱褶眉头,打量那吞着毛笔的小骚穴,“要底要怎么样才能堵住陛下的小屄,不要再流这么多水呢?”
    就在这时,又是一缕淫水顺着笔杆流了下来,崔靖突然灵光一闪,大声说道:“我有办法了!”
    *******************************************
    下一章就是毛笔play的加强版,姐妹们不要错过哟。
    是的,这东西还能有加强版,我真是个小机灵鬼!
    (纯肉NP全H)美少年把控玉体,娇陛下高潮不绝(毛笔play加强版)
    美少年把控玉体,娇陛下高潮不绝(毛笔play加强版)
    虽然不知道崔靖想出了什么办法,但苏盈罗还是本能地感觉到了不妙,她扭着身子想要离崔靖远一点,“不用那么麻烦了……嗯啊……我小心些就好了……”
    “能为陛下效力怎么能叫麻烦呢?况且整个天临谁还不知道陛下的淫水最多,只要稍微玩一玩小穴就能流出好多的淫水来,要是被弄得爽了,还会像刚才一样连阴精都一起喷出来呢!”
    崔靖还不太明白阴精到底是什么,但是女皇欢好的文书发放全国,天临的子民都知道女皇陛下是如何被那些大人们操到高潮迭起、淫水不断的。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不过当这些充满情欲的话从这俊俏少年的嘴里说出来,竟然是格外的令人羞耻。
    苏盈罗恼羞成怒,想要强行命令崔靖住口,司礼官却正好在这时候过来催促道:“陛下,再拖延下去就要超过吉时了,还请陛下莫再耽搁了!”
    “唉,好吧!”苏盈罗认命地叹了一口气,又夹紧了穴中的笔杆,强忍着越来越磨人的快感继续写下去。
    她的身子敏感得过分,越是羞臊,小屄里的浪水就越是流个不停,要不是有崔靖在后面替她看着,差一点就把红纸打湿了。
    少年当机立断,伸手抚上那被笔杆插操的小穴,一本正经地说道:“这样下去不行,还是让我来帮帮陛下吧!”
    苏盈罗感到他抚摸着花穴的穴口,轻轻的,痒痒的,让她又忍不住地呻吟出声,但是接下来她就觉得穴口酸胀,少年的指尖竟然顺着笔杆挤进了她的花穴里。
    “不要……啊啊……不能插进来……好胀……太胀了……你出去……”
    她颤抖着,淫叫着,崔靖却是不为所动,缓慢却坚定的把手指插进已经被笔杆撑开的花芯中间,“我的手指不算粗,不会把小屄弄坏了,陛下放松一些就好!”
    不断流下的淫水滋润了崔靖的手指,让他能够在不伤害苏盈罗的前提下,将整根手指都插进温暖紧绷的花穴里。穴口被撑开到了极限,死死地咬住笔杆和他的指节,滴落的淫水却也真的少了很多。
    苏盈罗被他这一手弄得又泄了一次,她撅着屁股哆嗦淫叫,可是泄出的淫水都被堵在她的肚子里,反倒把她自己胀得要死要活,为了能够尽快把身体里积攒的淫水都是泄出去,苏盈罗只好加快了动作。
    她努力地扭腰摆臀,但是小屄被胀得酸痒难忍,龟头上镶嵌的那颗珍珠又总是滑溜溜地奸淫着敏感的宫口,戳顶着子宫娇嫩的内壁,把她奸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也写不快。
    “帮帮我……嗯啊……啊啊……快一点……我写不动了……”
    她朝着另外两个少年发起了邀请,而他们也迅速的做出了回应。
    李岐两手各抓着一颗骚挺硬胀的小奶头,配合着苏盈罗的动作向两侧拉扯,控制着她穴间毛笔的左右方向,只要他轻轻一拽,她就会挺着大奶子跟向他拉扯的方向。
    当她需要向前时,王琨就会捏着充血挺立的小骚核拉拽,苏盈罗再没有力气,也禁不起小核被这样玩弄,只能哆嗦着、浪叫着向前挺胯,被王琨弄得小死了好几次。
    最难挨的是每一笔写完之后,崔靖便会用手指勾住她的小穴,缓缓发力把她颤抖的屁股拉原点,软嫩的媚肉被他的手指戳得不停抽搐,却怎么也没有办法把穴里的浪水都喷出去。
    苏盈罗在他们三个配合无间地玩弄下不停的高潮,奶尖被越扯越硬,小核越捏越爽,花穴更是爽到让她呼吸困难、直翻白眼,当最后一笔写完的时候,她再也支撑不住,彻底地晕死过去。
    (纯肉NP全H)小嫩穴被弄到淫水潮喷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小嫩穴被弄到淫水潮喷也是很重要的一步
    封禅大典不是玩闹,其中每一项典礼的时间都是被计算好的,就算是女皇陛下本人,也不能耽搁了吉时,所以苏盈罗就算是被崔靖他们三个玩得爽到晕过去,高潮中的小嫩屄还在不住地喷着淫水,一旁等候的侍女也不能让她继续晕着。
    她们拿来了醒神的药油,在苏盈罗的鼻尖处晃了几圈,冷冽的清香最是醒脑,苏盈罗在几息之后幽幽转醒过来,强撑着酥软无力的身子继续将余下的事情做完。
    苏盈罗看着那三个把她弄到泄身,又一直让她泄到晕过去的美少年也有了动作。他们把她用小嫩穴写好的正红色的表纸叠得方方正正,连带着写满她功绩的表书一起置于半人高的铜鼎之内,引火将其焚烧。
    看着那熊熊而起的火苗,苏盈罗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两步。
    她一直赤身裸体地站在半山腰上,阵阵凉气侵入肌体,看不到的时候还好,现在一见了火光,就忍不住地想要多多汲取一些温暖。
    崔靖急忙站到她与铜鼎之间,阻拦了苏盈罗的脚步,“陛下不着寸缕,不可再向前进了,以免被飞扑的火星灼伤。”
    虽然身上还是冷,但是被崔靖如此劝谏也让苏盈罗着实有些不好意思,怎么还让个孩子担心了呢?
    她赶紧控制自己不再去贴近那诱人的暖意,专心地将天临的国计民生都都在先祖的牌位前解说一遍,而崔靖一直没有离开她的身边,以他挺拔隽秀的身躯为苏盈罗遮挡了不少袭来的凉风,多多少少的为她缓解了不少凉意。
    苏盈罗向先祖们汇报过之后,崔靖跪在她的面前,少年玉雕般赏心悦目的手指拨开花唇,再一次玩弄起那颗肿胀未消的花核。
    敏感的肉珍珠被他拨弄得东倒西歪,苏盈罗也是爽得两股战战,只是如此倒还不算特别难熬,可是司礼官又在一旁催促,“陛下一定要在表书焚烧殆尽之前泄出水来,若是晚了就不吉利了!”
    李岐与王琨说着表书快要烧完了,崔靖见苏盈罗还是会本能的想躲开他的触碰,就叫了李岐与王琨过来扶住苏盈罗,自己则是一口含住了胀挺的小核,吸吮舔弄,想尽书上看过的一切办法,急着让女皇陛下泄出来。
    “陛下这小核,越来越硬了,难道是我舔得不舒服吗?为什么陛下还是没有爽到喷出水来?”
    他的质问使得苏盈罗又羞又臊,一低头就能看到少年如玉的面庞已经唤起欲色,突然崔靖还将手指插进她的小屄里来回顶弄。
    苏盈罗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少年不知道插哪里会让她舒服,却又误打误撞地戳中了凸起的骚芯,一股电流瞬间从被人淫玩的小骚穴里扩散到全身,她终于赶在文书全都化为灰烬之前泄了出来。
    崔靖两手并在一起,对准潮喷中的小嫩穴接了一捧浪水,他快速起身,捧着女皇陛下的淫液走到铜鼎旁边,在司礼官的唱喝声中将淫水洒到铜鼎的内壁上。
    一阵滋啦啦的炙烤之声响起,淫水在火烫的铜鼎中蒸发出一团氤氲的水汽,而在飘渺的白雾中间,最后一点明橙色的火焰缓缓消散。
    司礼官高声宣布道:“礼毕!”
    话间未落,一条温暖宽厚的大氅就披在了苏盈罗身上,崔靖帮她裹好身子,“陛下赶快保暖!”
    苏盈罗感念他的体贴,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便由侍女扶着坐上软轿。
    软轿刚一离地,崔靖就拉住了她的手,眼中满是期待地问:“陛下不会忘了我吧?”
    (纯肉NP全H)辉煌的明君之路
    辉煌的明君之路
    面对美少年崔靖的殷殷期盼,苏盈罗也没有什么表示,她一连泄了那么多次,实在是太累了,况且崔靖的年纪也太小了些,难以让人生出什么旖旎的心思。
    苏盈罗坐在软轿上摇摇晃晃地下了山,把以崔靖为首的三个少年都留在身后,期间一次也没有回头,着实让情窦初开的崔靖神伤了许久。
    不过女皇陛下并不晓得这些少年的绯色心事,哪怕崔靖的年纪大些,只要他是崔洋的弟弟,她就不会把他收到身边。
    崔洋那家伙太能拈酸吃醋了,只要她多亲近一下别人,他就能给她脸色看,当初她接受了素和凌,结果一连好几天都没见他笑过,然后又被他醋兮兮地搓磨了好几次,才算是勉强把这件事揭了过去。
    因为崔洋的醋劲太过深入人心,苏盈罗只要想到万一她要对他说:“崔洋,我把你弟弟也留下了,以后你们好好相处。”之类的话,不用崔洋表态,她自己就开始心虚头疼。
    如此心绪复杂地回了行宫,洗净了满身的爱欲气息,又用了一餐满是山珍野趣的晚膳,苏盈罗都没有宣人来陪侍,就早早地睡下了。
    这一觉睡得时间并不长,天光未亮的时候,苏盈罗就被侍女叫了起来,今天是封禅大典的最后一天,大概也是最辛苦的一天。
    当她身着盛装站在泰山脚下的时候,眼前的景色蔚为壮观,苏盈罗直接看呆了去,久久不能回神。
    在她将要踏上的山路两旁早就有了兵士把守,每隔十步便有一对兵士手持火把为她照明,温暖橙黄的火焰在黑暗中极为显眼,它们随着山风微微摇摆,飘渺间似乎可以让人感觉到其火热的温度。
    放眼望去,点点明烁的火光化身为条蜿蜒的长龙,气势恢宏地攀爬在山间,纵使苏盈罗穷极远目,也看不到那高昂的龙首。
    天空仍是一片漆黑,逶迤的火光与天穹上点点闪烁的繁星接壤,给这庄重沉默的时刻凭添了几分美妙与神秘。
    眼前的火龙攀山而上,虽是沉默,却又带着令人敬畏的傲然,可是当苏盈罗抬脚踏上第一层阶梯的时候,明艳的火光给了她温暖与方向,火龙谦卑地匍匐在她脚下,用自己的身躯为她勾勒出一条通天之路!
    这是一条非举世明君而不得的,名垂千古的荣耀之路!
    苏盈罗拾阶而上,周围的环境格外寂静,她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头顶冠冕上珠帘摇摆时轻微的撞击声。
    渐渐的,她开始心潮澎湃,对于外界的感知逐渐变得虚无飘渺起来,她甚至想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景色在终点等待着她。
    一段时间之后,一缕曙光投射到苏盈罗的脚下,冉冉升起的朝阳伴随着她的脚步,陪着她一同攀登,她的心跳开始变快,额头上浮起了一层薄汗。
    奇怪的是,苏盈罗并不觉得累,她似乎有着无穷的精力,可以一直这样走下去。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朝阳慢慢退去了身上的红衣,将淡金色的暖光挥洒在她身上,苏盈罗微微喘息着越过山腰处祭祖的平台,快要到达山顶了。
    在临近山巅的最后一段路上早已看不到兵士的身影,不久之后第一个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她的近臣李复贤。
    当她走近他时,李复贤跪地行礼,高声说道:“恭迎陛下。”
    苏盈罗点点头继续向前,此后每隔不远就有一个男人在等着她,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望着她、等着她、跪拜她,直到最后她已经看到山顶时,身着朝服,恍若谪仙的崔洋朝她伸出手来。
    他由衷地微笑着,“终于等到陛下了!”
    竞风流(纯肉NP全H)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
    此时已经马上就要到山巅了,苏盈罗有意不去细看身边的景色,专注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崔洋的朝服以黑色为主,极细的银线在他的胸襟、衣袖及下摆处勾勒出精巧细致的纹样,领口处以猩红色的锦缎滚边,同色的腰封裹紧了他那紧窄劲瘦的腰身。
    他在她面前卓然而立,比山上的青松更加挺拔悦目。
    “等了好久吧!”苏盈罗笑着问,不自觉地将手放到他的掌心,被他稍一用力就拉进了怀里。
    崔洋就知道她一路上来肯定是要受累的,从袖中抽出早就准备好的帕子,仔细地为苏盈罗擦去额角的汗珠,“只要能够等到陛下向我走来,不论等上多久都是值得的!”
    她与崔洋早就已经心意相通,苏盈罗也不跟他客气,直接靠在他怀里稍事休息,“我也没想到竟然真的爬到山顶了,我还以为我肯定走到一半就走不动了呢!”
    “陛下能人所不能,不愧是当世明君!”崔洋眼中笑意闪烁,看着她的眼神满是眷恋与宠溺,揽在她腰上的手臂越收越紧,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嵌进他的怀里。
    苏盈罗把脸埋在他胸前,突然问道:“你后悔吗?”
    “什么?”
    “如果说我做不到那些事,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君主,你会不会后悔跟二姐姐达成协议,让我来坐这个位子?”
    自从到达泰山脚下的那一天开始,苏盈罗心里的那根弦就紧紧地绷了起来。
    封禅大典耗费的人力物力财力都非同小可,虽然所有人都说这是众望所归,可实际上,苏盈罗真的没有多少自信。
    扪心自问,她仿佛并没有特意地去做过一件大事,一切都只是在尽她的职责,她也没想到会给天临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不论是救下郑元集,同意放他去同川郡,还是后来派程函锋他们远征西川,那时的她都没有想太多,哪怕是接受了素和凌与他春风一度,那时她也没有想到,她的儿子以后会成为西川之王。
    至于减免赋税,开办学堂,鼓励边界通商,这一切都不是她想要功绩才去做的,她只是觉得应该这样做而已。
    苏盈罗越想越是没底,僵硬地靠在崔洋胸前,不论他怎么劝都不肯抬起头来看他一眼。
    在这种要命的结骨眼上,苏盈罗有些想逃。
    崔洋耐心地哄着她,苏盈罗才把自己的担心跟他说了,结果这个家伙根本没有安慰她,反倒开心地笑出声来。
    他很少会笑得如此恣意,弄得苏盈罗又羞又窘,红着脸捏住他腰间的软肉用力一拧。
    “陛下,陛下息怒!”他笑着讨饶,却又把她抱得更紧,火热的胸膛与她紧紧相贴,自然而又亲呢,“陛下何必自扰呢,就是这份不自知,才是最珍贵的。”
    “当初二殿下倒是从小就被培养,为的就是将来能成为一位明君,可她心中只有小爱,并无大志,纵使学了再多,也对国家无益。”崔洋说起苏盈娥就没什么好脸色,然而话锋一转,提起苏盈罗时,话语间又满是深情,“陛下则不同!自从见到陛下为了还是传令兵的程函锋硬闯大殿的那一幕,我就知道,陛下才是我想要陪伴一生的明君。人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去学,唯独本心是学不来的。”
    没想到崔洋从头至尾都这么信任她!
    苏盈罗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片刻之后,才遮羞一般地调笑道:“好啊,你从那么早以前就开始惦记我了!”
    崔洋浅笑道:“何其有幸,令我等到了陛下,所以无论是多少年,我都没有白等!”
    心口突然胀痛,苏盈罗这才意思到,方才问他是否等了很久时,他的回答就是这个意思。
    “能够遇到你,也是我生之幸!”苏盈罗勾着他的脖子,在他低下头时深深地吻了上去,一番缠绵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大声宣布:“以后我再也不会胡思乱想了,时候不早,我该上去了!”
    “是!”
    苏盈罗在崔洋爱意满满的注意中果断转身,独自朝着近在眼前的山巅走去。
    гοцщεnщц.dε(Rouwenwu.de)
    --

分卷阅读769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