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4

十年忠犬追妻路 作者:命夜来

分卷阅读94

      板瞬间挺得笔直,再也不为自己擅自决定乔婉的事情而内疚了:“喂。”

    她语气中的不善将自己都吓了一跳,然而乔婉却依旧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模样,端坐在镜子面前,明明已经听到了,却眉毛都不带挑一下的,连带着声音都古板无波起来:“有什么事情吗?”

    平时乔婉偶尔跟她开玩笑的时候,夏晗音会觉得有钱人家的小姐也不过是这样,看上去跟他们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一旦乔婉板起了面孔,那种疏远的感觉立刻就出来了。

    “难道没有什么事情就不可以找你了吗?”夏晗音故作轻松地说,“放假也有几天了,我想你了不可以吗?”

    乔婉从鼻孔里面嗤笑一声,轻轻浅浅的,就像小猫伸出小爪子在心口挠了一道,只是夏晗音没有在这一声轻笑里面听出来任何的笑意:“夏晗音同学真是折煞我了,我怎么敢被夏晗音同学惦记着,担不起。”

    灯光底下,她一双浅色的眼睛透出彻骨的凉意。半晌,她在夏晗音的目光下慢慢地开口了:“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从军训回来之后,我就以为我们是朋友。”

    她从小就没多少朋友,母亲总想着从中间作梗,让她“不要跟外面的坏孩子玩”,现在难得母亲不在,她才开始尝试着按照自己的心意交朋友。她原以为朋友不难的,就像是乔妺一样,交心,你来我往的。

    可是夏晗音用实际的行动告诉她,有的朋友非但不会帮忙,还会在背后插她一刀。

    她觉得委屈,可是明显夏晗音是不能理解的,最终她也只能叹了口气,对夏晗音说:“算了,你走吧,这件事情我不会跟外面说,但是我们也不是朋友了,我没有这样平时闲着没事就替我决定事情的朋友。”

    如果不是她今天正好要过来给原天赐送桔子树的话,她还真的不知道原天赐在家里面举办了生日派对。

    她一点都不稀罕这样的舞会,她不是没有参加过,只是不情愿别人来决定她参不参加而已。她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来为她做决定。

    就连妈妈都不敢做的事情,夏晗音实在是胆大包天。

    只是这一件事情终究是不重要,没必要为了这一件事情就将一个人给毁掉,百年树人,不能在中途夭折。况且她要是这么下去,总有人会教她做人的。

    这时候,就不是乔婉心软与否的问题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好歹也算是有了三两好友,谁知道最终只不过只有乔妺一人而已。

    一想起乔妺,她就忍不住想到乔妺那张上完了妆的脸,上一次没有看错,掩盖了脸上的缺陷之后,乔妺的整体轮廓确实是一个美人,不输给她,也不输给任何一个人,即便不是非常惊艳的那一种,也断然不会沦落为“看久了就好看了”的程度。

    介于两者之间,带着微微烟雨气息的。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面,拿着乔先生发来的通讯录,乔婉几乎和乔妺一起踏遍了龙亭的每一处大街小巷,她知道乔先生一定是已经提前跟这些老同学打过招呼,要他们好好招待自己了,只有这种时候,她好像才能够略微感受到一点父亲的关怀。

    比如,几乎每一个长辈,都会主动出来接她,而且是诚惶诚恐的感觉,要是说没有乔先生提前帮她说了她还不熟悉龙亭的地形,乔婉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只是这件事情被母亲知道了以后,母亲简直要炸锅了,一通电话打过来,说她已经疯掉了:“这些人值得你亲自过去拜年送礼物?你是乔家唯一的大小姐知不知道!你送什么送?真的要送让你爸爸去送!他的同学,他自己不去让你去?”

    乔婉说:“我自己要去的,反正买都买了,不送堆着坏掉了多可惜啊。”

    况且乔先生这一出去,你就让人家几十年回不来,也是怪可怜的。

    当然,当着母亲的面,她没有说这样的话。

    小孩子不能背后说长辈的坏话,当然当面也不能,这是他们长辈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乔先生也一定不希望她知道这件事情。

    乔先生和母亲之间,可以说是充满了仇恨,他们在一起住的时候,经常吵架,但是不管是什么时候,都一定会安定好乔婉,确定她不会听见的时候,才开始吵。

    两个人爱她的方式不一样,但是终究还是爱她的。

    乔婉看得出来,只是也继承了两个人的别扭,怎么也说不出那一句简简单单的“我爱你”,这三个字每每在心口转了一圈,就像一个羞怯的小姑娘一样缩回去了,明明是这么简单的三个人,说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非常艰难。

    “你是乔文昌的女儿啊,”被拜访的人都是提前知道乔婉会过来的了,但是因为很久没有跟乔先生接触,因此见面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回见到的这个中年男人倒是出奇,住在一个独立的小庭院里面,一打开大门就笑呵呵地跟乔家的两姐妹搭话。

    “啊,嗯......”难得有一个这么主动的,乔婉都有点不好意思,努力将自己脸颊边的碎发别到耳后,才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说:“是的,我叫乔婉,过来帮爸爸送点儿小礼物,祝叔叔新年快乐。”

    在拜访的时候,乔妺都会有意无意地站在乔婉的身后,因此倒也没有人会将她误认为是乔先生的女儿。

    “你爸爸可是跟我说了,这些花就是你自己要过来送的,又说什么帮爸爸送,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

    乔婉没好意思告诉他,这是自己败家的结果。

    因为是寒假,叔叔一家子都在家,女主人很快就给乔家两姐妹端来热茶和切好的苹果,看着乔婉和乔妺长得并不相像,有些奇怪地问道:“这都是你同学的女儿?”

    “我是。”乔婉眸光澄澈地看着她笑了笑,她长相乖巧,对付长辈最好使了,果然女主人一看到这么乖又漂亮的小女孩子,也跟着一起笑起来,“我就说嘛,你们两个一个天一个地的,怎么可能是两姐妹。”

    这么说乔妺,乔婉就有点不高兴了,只是在她拉下脸之前,乔妺率先摁住了她的手,提醒她现在是在别人的家里面,不要胡乱说话。乔婉忍了忍,最终没有当着叔叔的面生气,只是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不少。

    那两口子自然是看出来了,女主人看自己一个马屁拍到了人家的马腿上,也不好留在这里膈应乔婉,打了个哈哈借口自己要去做饭就离开了。

    昨晚可是听到她家男人说了,这个漂亮的小姑娘家里面可有钱,而且只有她一个女儿,爸爸不知道有多在乎她,要是招待好了说不定能够在大人的面前博一点好感度,这样到时候有点什么困难,也比较好开口。

    因此即便是个小女孩,也绝对不能够得罪。

    不过,有钱人家的女孩子还真的难伺候,谁

分卷阅读94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