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

十年忠犬追妻路 作者:命夜来

分卷阅读67

      学生会手下管理的广播站的广播员。原来等会儿是需要他们动手打扫的啊。

    关于“礼炮是一排排放还是一起放”这个问题,台上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家长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孩子们,今天开始,你们就是一个成年人了,应该肩负起自己身上的责任,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国家的希望,是父母学校的希望。我们为你感到骄傲,也希望有一天你们能够变得更加强大,站上更加广阔的舞台,去面对更大的风浪,成就自己的一生!放礼炮!”

    指令来得有点儿突然,空气中寂静了那么一两秒钟,紧接着学生们纷纷拿起了自己手边金色的“金箍棒”,拧开盖子——一团团彩纸像是在学生们头顶上炸开的彩色烟花,纷纷扬扬落下来的时候,仿佛是下了一场大雪,落在学生们的头发上,衣服上。

    “还挺好看的。”乔婉点点头说,但是拽着乔妺衣服的手却明确地告诉乔妺,在她心里面,何止是“挺好看的”,分明是“卧槽好看炸了啊啊啊啊激动啊卧槽”。

    乔妺淡淡垂眸看了一眼抓在自己袖子上面的手,很快又将视线转移开了,“是挺好看的。”

    乔婉像是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一般,兴奋地转头看了一眼乔妺:“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对吧?”

    却发现那人的眼中倒映着漫天的彩纸。

    顿时愣了愣神。

    这双浅色的眼睛里面,曾经倒映过蓝天白云,也曾倒映过满天星光,曾几何时里面也有她的一席之地,而今彩纸在这双眼睛里面飘落,就像是繁华落尽之后的孤寂,可是她依旧觉得这一双和自己极度相似的眼睛很漂亮。

    是山间的清泉。

    是早起的天空。

    是那一晚上的星光。

    也是成年仪式上面飘落的彩纸。

    不管里面装了什么,总该有她乔婉的一席之地。

    或许是她已经魔怔了,她居然斗胆叫了一声乔妺的名字,而后那个女孩子微微转过脸来,眼睛里面果然有她的位置。

    于是她满意了,两只手都像是树懒一样缠上乔妺的手臂,将自己的半边身子都靠过去,“真漂亮,是吧。”

    有钱人家往往看重排场,有时候爸爸带她出去参加别人的婚宴,也不是没有看见过有的人家也是有这样的排场。分明只有两个新人,却用了几百只彩纸礼花,雇了一大群人专门拉礼炮的。

    一声令下,也是漫天的彩纸,异常热闹。

    那时候彩纸也会落在她的头上,身上,落在她精致的小裙子上面——小裙子都是爸爸前一天为她准备的,昂贵货色,往往是将别人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的工资穿在了身上。

    但是她从未见过这么一个场景,一千五百个人,一千五百个礼炮。

    而她穿着校服。

    最重要的是,身边有一个能够让她安心的人。

    彩纸落下的时候,这一群人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讲就成年了。

    她听到这群人在欢呼,他们脚步纷乱错杂,像是魔鬼最后的狂欢。

    ——今天过后,他们不是小孩子。

    乔婉不知道这一刻他们究竟是什么心情,或许一年之后会懂得的。龙亭一中的学生们在高中生涯一共有三个大会:高一的开学典礼,高二的成年仪式,高三的百日誓师大会。

    正好一年一个,谁也别想跑。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生。

    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秋雨”落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从那之后天气渐渐变得寒冷,在冷到写字都不利索的某一天,高一的学生们终于迎来了期中考试。

    作者有话要说:  我怎么!!!

    又迟到了!!!

    啊!!!!!!

    憋说了留言领红包吧.......qwq伤心到变形

    第48章 公主殿下(4)

    让人头痛的事情之中, 考试绝对是其中一样, 尤其是这种需要开家长会的考试, 一个失手就相当于家庭不和。

    早在一个星期之前, 学生们就开始愁眉苦脸的复习,感觉越是复习就越是多, 越看越多的内容让他们觉得考试的目的根本不是什么“让你们看清楚自己的实力和擅长的方向”,而是“让你们死光”。

    天气越发寒冷, 等到学生们再也不愿意将手从袖子里面伸出来看书写字的时候, 考试的座位表贴出来了, 顿时高一年级一片鬼哭狼嚎,学霸们纷纷哀嚎着千百年来他们经常说的那一句谎言:“我还没有复习啊!”

    学渣们:“......”信了你们的邪。

    但凡大型的考试, 都是需要一个教室三十个人两个监考老师两台电子监控的标准配置的, 别的都好说,是教室的问题不太好解决——原本能够容纳一个班级人数的教室,现在只能容纳一半的人。

    需要跟高年级的借教室。

    跟谁借?动谁的教室都不能动用高三的。于是这个被借教室的年级就成了倒霉的高二——事实上高一高二经常互相伤害的, 今天你借一下我的教室,明天我借一下你的, 都是正常的。

    至于座位, 也早就打乱了。

    乔婉随意问了一下, 发现班上的同学起码被分到了十个不同的班级。

    真是丧心病狂。

    “这么零散?”她看到自己的座位的时候,挑了挑眉毛,又回过脸去问乔妺,“你在哪里考试?”

    “高二十一班。”乔妺回答说。

    “本班。”乔婉将同情的眼神投向了乔妺,原本以为自己在五楼的本班考试已经非常倒霉了。

    谁知道还有一个更加倒霉的乔妺, 不在本班考试,但是一样要爬五楼。

    “早点去看一下位置,万一迷路了呢?”乔婉的目光已经不仅仅限于同情了,现在完全是发展成为了一种老母亲看女儿的怜悯。“但是对于你来说其实在哪里考试都是一样的吧?不管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你都一定可以考的很好的。”

    想上一次乔妺是怎样暴打八班的尖子生的。

    乔妺原先是在争取最后一天看一下书的,听到乔婉这么说她直接就将自己手边的书放下来了,微微侧脸问乔婉:“你是紧张吗?”没等乔婉回答她又自己将脸转过去了:“不需要紧张,将最近的卷子看一下,我相信你能够考好。”

    乔婉自然是知道乔妺为什么这么快就把脸转回去的,之前的时候她老是嫌弃乔妺“视线过界”,乔妺还记得呢,现在算是学乖了,怎么都不肯过界,哪怕乔婉主动挑逗她,她也一定会在十秒钟之内转回去。

    打死不过界。

    让乔婉抓不到痛处。

    这人不单只悄悄修炼了读心术,还记仇,还精明得就像老鼠。

    非常难缠。

    “我又不是你,不管复习还是不复习,都能够考得很

分卷阅读67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