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十年忠犬追妻路 作者:命夜来

分卷阅读17

      用刚刚才学会不久的方言说:“同桌守则第一条,不准驳上司嘴。”

    “谁是上司?”

    “当然是我。”乔婉还没有下去,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这层楼楼梯间里面的灯已经坏掉了,只能依靠着两边教室透出来的灯光勉强走路。

    很昏暗,对乔婉这种夜视能力不强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噩梦,平常晚上她经过这里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然而今天一瞥之下她惊愕地发现,有乔妺在,她压根儿就不需要小心翼翼——

    乔妺好像会天生会发光一样,两边教室透出来的日光灯照在她的身上,照得她裸露在外的肌肤都是莹白如玉的,尤其是纤细的手腕,就像是凝结了外面的月光在上面一般。

    乔婉从见面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这个人很白,但是完全想象不到一个人还能白到反光的程度。

    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反光板啊!

    莫名其妙的,乔婉的脑海当中就冒出来一句诗,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尤其是这么纤细又好看的手腕上面,还套着一只成色极好的翡翠绿镯子,在光线照到上面去的时候,镯子上面印出来的一抹绿幽幽的光芒简直让人心醉神迷,几乎要沦陷在这美妙的颜色当中。

    “好的,上司,请抓着我的手下来吧。”乔妺大方得体地说。

    她的脸隐藏在黑暗当中,只能看到一个温柔的轮廓。

    乔妺的脸部轮廓其实并不难看,甚至可以说是能够秒杀全班大多数人的,她难看的地方就在于她的脸——那张布满了痘痘和痘印的脸实在是太吓人了。

    如果不生那一场病的话,现在的乔妺,应该也是一个对得起她名字的大美人吧?毕竟除了脸,乔妺别的地方的皮肤都是好好的,比大多人都要优秀,原本的五官和脸部的轮廓也是好好的,没有理由比不上那群平常肆意嘲笑她的讨厌鬼们。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乔婉就真的抓着乔妺的手走下第一阶楼梯,而乔妺好像也知道她在黑暗当中看不清楚一般,右手微微收紧,给她一种非常安心的感觉,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乔妺说:“你放心好了,我的视力还是很不错的。”

    乔婉:“......我也很不错啊!”不就是两边都近视了一百多度吗!

    “你有好几次都差点一脚踏空。”乔妺委婉地揭穿她和她最后的倔强。

    乔婉:“收声,不准驳上司嘴。”

    这一回乔妺倒是没有按着她的希望立即闭嘴,反而是哈哈笑了两声之后,神秘兮兮地对她说,“你知道在你的发音之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原本乔婉是深圳那边的,也不是不会说广东话,但是南方地区的方言有个特性,就是十里不同音,大体上都是同一种方言体系,但是在不同的地方,有的发音就是不一样。于是被乔妺这么一说,乔婉就有点心慌了:“有那些字的读音跟你们当地的方言不一样吗?”

    现在发现了纠正过来,总比到时候正式场合出洋相要好。

    乔妺右手微微用力一拉,凑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乔婉的脸忽然就变红了,只是在黑暗当中看不出来,并且训斥道:“呸思想龌龊的人,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女的,我现在就将你推下去了。”

    乔妺哈哈一笑:“如果你不是女的,我才不会跟你说这些呢,随便他们怎么去不好?”

    正巧有同班同学也下来了,乔妺便微微使力将乔婉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让那个人过去,谁知道那个人居然是原天赐,这人向来就是一个口无遮拦的,一看到乔婉便笑着说:“哟,乔大校花今天终于有伴儿啦?”

    “我同桌,关你什么事情?”乔婉没搭理他。

    原天赐摸了摸鼻子,嘟哝一句“脾气真大”就蹭蹭蹭走下去了,好像身后有恶狗追着他一般。乔妺淡淡地笑了笑,一直到校门口两个人分开也没有再怎么说话。

    直到睡觉前,乔婉想起乔妺伏在她耳边说的那句话,耳垂还是微微有点儿发红。

    “你那句话的发音,很像是‘不能和上司亲嘴’。”

    谁和谁亲嘴,答案不言而喻。

    第13章

    那天晚上乔婉辗转反侧了很久,直到整个宿舍都安静下来了她才睡着,在梦中她看到乔妺已经变得很漂亮了,手腕上依旧是那一只翡翠玉镯,乔妺笑眯眯地朝她伸出左手,翡翠绿的玉镯子在阳光的映照底下绿幽幽的,像是猫的眼睛,特别特别好看。

    就和乔妺一样好看。

    温婉的,仿佛大家闺秀一般,从来也不会冷落和怠慢别人。

    而在梦中,她一点都没有犹豫地握上了乔妺的手。那轻车熟路的样子,即便乔婉在梦中都感觉得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那么信任和依赖一个人了呢?

    乔婉皱了皱眉。太诡异了,完全想不通。她根本就不可能这么信任一个人才对的,即便那个人跟自己一个性别,一个班级,甚至是自己的同桌——乔婉现在已经彻底跟初中的同桌断了联络,她知道自己是一个非常绝情的人,虽然平时可能玩得好好的,但是一旦见不到了,断开了联系,那就是真的断了,乔婉根本不会觉得惋惜。

    在她的眼里,感情这玩意就像是朝生暮死的蜉蝣。沉沦在感情当中的人上一秒种还说着甜甜蜜蜜的我喜欢你呀我爱你呀,下一秒钟就能够绝情地说出“我们不要再往来了”这样的话。

    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乔婉十二岁的时候,父母还非常恩爱。那时候父亲还对母亲说,当年结婚没有好好操办,现在想要再举行一次,就当做是对你的一种补偿。补办的那一次婚礼乔婉自然也是参加了的,很奢华,每一处细节都很精致。

    包括妈妈身上定制的婚纱。

    那时候家里面的人都说:“瞧你们这一家子多幸福啊,男的有钱了也没有抛弃当初的糟糠之妻。”乔婉那时候也很高兴,她整个人被打扮得就像童话中走出来的花仙子一般,身上穿的戴的,都是上等的,她捏着母亲长长的婚纱后摆,板着一张小脸一本正经地陪着母亲走过同样长长的红地毯,走向描绘着天使和圣母的神坛。

    当初的誓词,乔婉尚且帮他们记着,只是他们就要离婚了。

    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

    乔婉胡思乱想着,梦境中的画面却定格在了乔妺微笑着冲她伸出来的那只戴着白色蕾丝花边手套的手上。如果乔婉再多看上几眼,就不难认出来,这即便不是婚纱的手套,也至少是礼服裙子的手套。

    不管是哪一个结果,都值得人去思考。

    为什么乔妺会穿着这样的衣服?

    结婚吗?会是和谁结婚呢?况且,既然是去结婚的话,为什么还会出现在乔婉的面前,做出要牵她手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乔

分卷阅读17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