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吻 гōùsんùωù.χγz

屈于温柔 作者:随风喵

3.吻 гōùsんùωù.χγz

      江莱一直一边喝饮料一边低头玩手机,活动脖子间隙才发现周毓涵不见了,应该是去洗手间了吧,还是走了?
    江莱又将视线投回到手机上,并不在意。
    一瓶饮料下肚,江莱无所事事,于是又捧起一瓶喝着。
    十分钟后,江莱和祝友爱打过招呼后起身去洗手间,拐过一个包厢,江莱才发现周毓涵站在走廊尽头打电话。
    她只看了一眼就走进的洗手间。
    坐在马桶上江莱才渐渐感觉有点头晕,就像,酒意上头?可自己明明没喝酒啊。
    江莱晕乎乎的站起来,准备打电话给祝友爱求救,结果发现手机落在包厢了。
    好烦,江莱咬了咬嘴唇,准备硬撑着走回包厢。
    只将将走出洗手间江莱就支撑不住了,感觉天旋地转,她这时还在想,晕倒在这里,被察觉她去洗手间时间过长所以出来找她的祝友爱发现几率大,还是被人“捡尸”的几率大。
    可上天给了她第叁种选择,她看见周毓涵转过拐角出现在走廊上,就在他又要拐一个弯时,她用尽力气喊道:“周毓涵……”
    周毓涵听见了,于是回过头来,看见几米外江莱靠在墙上,脸上红扑扑的。ℙó⓲Ъl.óⅿ(po18bl.coⅿ)
    周毓涵快步走过去,问她:“你怎么了?”
    江莱脑袋晕乎乎的,听见周毓涵的声音都像隔着一层纱,好半天才语无伦次地回答他:“嗯,不知道,但是我有点醉。”
    周毓涵看着江莱傻笑的脸似乎想起了什么,说:“你刚刚喝的饮料好像是酒精饮料,你喝了多少?”
    “嗯……一瓶?”
    “你这是问谁呢?”周毓涵有点好笑,说:“能走吗?我送你回包厢。”
    “可以,你搀着我。”
    周毓涵搀过江莱,江莱无力的身体半靠在周毓涵身上,周毓涵不由地想到一些事,但随即又把那些事甩出脑子,扶着江莱走回包厢。
    因为江莱意外喝醉,四人不得不结束唱K,决定打车回学校。
    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周毓涵先坐在了后座,江莱也跟着上来了,不过不是坐着,是躺着,她实在是头晕,一挨着软软的座位就下意识以为是床,床,当然是躺着了。
    她这样一躺,车就没办法坐四个人了,看祝友爱要把江莱扶起来,周毓涵制止了,“她不舒服,就让她这样吧,你们再打辆车,学校见。”
    想了想只能这样,况且周毓涵看起来挺正人君子的,车上还有司机,应当不会发生什么,于是祝友爱关上了车门。
    出租车行驶在路上难免会有颠簸,江莱的身子跟着一歪,周毓涵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江莱,等她重新睡稳后周毓涵才收回手放下她的脸旁边,防止她再滚下去。
    江莱热乎乎地脸不免蹭到了周毓涵的手,冰冰凉凉的,江莱觉得舒服,抱住周毓涵的手贴在脸上。
    周毓涵手贴着江莱柔软又温热的脸,不由地喉结滚动了一下,然后吐了口气决定不看江莱,但也没有收回手。
    周毓涵和江莱先到学校,看江莱一副晕沉沉的样子,周毓涵决定不等祝友爱他们先送江莱回寝室。
    路上吹了吹风,江莱头脑清醒了一点,但还是带着朦胧醉意。
    “周毓涵?”
    “嗯?”周毓涵低头看她。
    “你怎么……嗯……”江莱找不到说辞。
    周毓涵知道江莱断片了,但还是好脾气和醉鬼解释:“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寝室。”
    “哦,谢谢。”
    周毓涵想起她上次的翻脸不认人,有些气闷,说:“你拿什么谢?”
    其实他只是这样说,也没有想要江莱怎么样,毕竟他也是有尊严的,没有想到江莱却突然停下脚步。
    路灯下,江莱盯着周毓涵的俊脸若有所思。
    周毓涵疑惑,低头看江莱时却被她拉住衣领,然后被她吻住。
    周毓涵呆愣了片刻,然后抓紧她的手腕把她拉进怀了加深了这个吻。
    周毓涵和江莱站在树下,风吹得树叶飒飒作响,柔和的月光透过摇晃的树叶间隙,使得光影在他们脸上忽明忽暗,氛围也被衬托地暧昧。
    周毓涵手一手抓着江莱,一手托着她的脖颈,唇齿交缠,越吻越深,啧啧作响的声音中,周毓涵看着江莱红扑扑的脸突然心情变好。
    很久之后,这个吻才结束,江莱靠在周毓涵怀里喘气,而周毓涵低头看她,顺手帮她擦掉站在嘴唇上亮晶晶的唾液。
    “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吗?”
    江莱“唔”了一声,迟钝的大脑开始转动,她说:“感谢你?”
    “不是,”周毓涵抵住额头看她,“你刚刚亲了我。”
    江莱还没做出反应,就又听周毓涵说:“我明天早上来找你,你敢忘了试试看。”
    --

3.吻 гōùsんùωù.χγz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