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 ρō壹⑧f.©ōм

我们的关系不止于此 作者:且不素

嫉妒 ρō壹⑧f.©ōм

      林诵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米白色窗帘遮住了落日余晖,只有从缝隙里偷溜进屋内的一缕金色霞光晕染在枕边人的指尖。
    搭在她腰上的手往上,他想去捕捉她手中的光。手指触碰,光在指间交融,只一瞬,风吹起窗帘,只留下昏暗的一片。
    林诵看着相贴着的两只手,她摊开手心,让他的半只手掌得以融入,他只能虚虚握住,似乎她只要轻轻一抽,就可以溜走,去寻找她的下一处光亮。
    他到底会是她的世界里众多过客之一,还是与众不同的特例?
    黎舒睁眼时还迷迷糊糊的,下意识想抓什么东西,一把将他的手握住。林诵一怔,回过神来,看她在怀里动来动去,腿侧蹭着他那地方,几下就把他蹭硬了。
    他与她十指相扣,撑起半个身子,在床头柜摸到一个新的安全套。
    黎舒笼罩在他的阴影下,胯间被他的腿撑开一条缝隙,睁眼看他动作,她瞬间清醒了。
    “还要来?你开荤后怎么还上瘾了?”
    “再做一次。”Ⓓàńъíɡё.∁ōⓜ(danbige.com)
    他嘴上说着,已经撕开安全套的包装,自己戴上,捏着她的屁股,在穴边蹭了几下。
    黎舒被他撩起欲火,用力翻身把他推倒,跨坐在他的腰际,撩起垂落的长发别在耳后,扶着他那根,抵到穴口慢慢坐下,垂眼盯着自己那处一点一点吃掉他整根,空虚被瞬间填满。
    插到底的时候两个人都低吟了一声,黎舒坐他腿上缓了一会,才开始摇着腰晃动。只一会儿,她就决定放弃,双手沿着他的腹肌摸到他的双肩,上半身也跟着滑到他身上趴着,贴在他耳边,声音软绵绵的:“好累哦,你动。”
    她听到林诵轻轻笑了一声,腰胯被他两只手握住,他曲起两条腿,把她撑起来,用力加速挺动。
    这个姿势插得深,阴茎在她体内直撞,每一次都撞到她最敏感的那一点,刺激得她不顾脸面地淫叫,一张一缩地吞着他,话说出口都变得断断续续。
    “你别,太、太快了,啊……”不到一分钟,感受到她体内的变化,他抽出来,水全喷在他腿上,和他的汗水混合。
    高潮余韵还没彻底过去,他又直接捣进去,拔出半根又全根插入,握着她腰胯的手滑到背部,把她抱得更紧,喉咙里抑制不住喘息。
    她红着脸听他粗重又性感的喘气声,不敢看两人黏腻又淫靡的结合处,把头埋在他颈窝,身下被他抛送着。
    “好舒服……哥哥,嗯……好厉害……顶得我好爽呜呜呜……”
    她一边哼哼一边脱口而出就是一连串荤话,林诵听在耳朵里,心里却无法控制地生起一股醋意,这些话,她以前是不是也对别的男人讲过?
    黎舒的意识有些涣散,突然听到他问:“喜欢跟我做吗?”
    她迷迷糊糊地应了句“嗯……”
    “比跟别人更喜欢吗?”
    她猛地清醒过来,不解地仰起头,皱着眉:“你能不能专注现在?”
    林诵没答,却突然加快身下挺动的速度,撞得更加用力,像是要把她贯穿。
    “哼嗯……等,等一下……啊!”
    记不得是今天的第几次高潮了,可他这次没停下给她缓缓的机会,连续动作弄得她一次次奔溃到快要昏厥。她又爽又气,控制着那处故意夹紧他,他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才渐渐放慢速度。
    她瞪着他问:“你突然发什么疯?”
    “专注现在。”
    “林诵!”
    他没再说,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一下一下地入着她。听她婉转的呻吟声突然变得急促紧凑,他认真地吻着她的眉心,隔着一层薄膜,在她挺起腰时,埋在她体内全射了出来。
    两人抱着缓了一会儿,黎舒把他推开,转身背对着他,揉了揉眼睛,把生理性泪水擦掉,撇着嘴有点生气。
    林诵把套打结后扔进垃圾桶,想去抱她,被她推开,但她不是那种生气憋着不说理由的人,她不喜欢无谓的冷战。
    她拉起被子给自己盖好,想提高声音,开口却有点沙哑:“你干嘛要提别人?”
    冷静下来之后,他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失了理智:“对不起。”
    “说原因!”
    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我在嫉妒。”但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这突如其来的妒意。
    黎舒转过身和他对视:“现在谁在跟我谈恋爱?”
    “……我。”
    “刚刚谁在操我?”
    他没能承受住这么直白的问法,耳朵红起来,憋出一个小小声的“我”字。
    她眉头拧成一股绳:“那你嫉妒什么?我都没回头看,你就别替我忆往昔!”
    他勾她的手,认真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对。”
    她觉得自己气冲冲的怒意就像打在一团棉花上,吵都吵不起来,便掀起被子把头都盖住,闷在里面骂他:“你个醋精,只会气我!”
    等了半天没声响,她扯下被子露出一双眼睛,撞上他的视线。
    她皱着眉:“你怎么不哄我?”
    他眼睛里闪过一丝迷茫的错愕,想了半天,伸出手像哄婴儿一样,拍拍她盖在身上的被子,说了个“乖”。
    黎舒快被他气笑,又把被子盖到头顶,在里面乱蹬发泄,林诵活儿好是好,但他怎么谈起恋爱像个木头一样?
    她在里面待到快要睡着,被子突然被他从旁边掀开,他挤进来,跟她一起藏在黑暗里。
    她被吓得猛睁开眼,却看不见他,只能听到他的呼吸声。紧锁着的眉心被他的吻抚平,接着是眼睛、鼻尖、嘴唇,他一点一点地吻着她,哄她的话语声在黑暗里格外清晰:“亲亲宝贝。”
    黎舒的气来得快消得也快,两人在被窝里腻歪了半天,终于舍得起来。
    因为黎舒不喜欢吃速食食品,冰箱里也没剩新鲜食材,她就拉着林诵出门觅食。
    附近有条小吃街,有家肠粉店是黎舒跟林诵小时候放学一起去吃的那家店搬过来的,她偶然发现,后来就经常去吃。
    “就是同一家,老板都是同一个人……到了到了,就是这里!”
    黎舒瞄准一对刚吃完准备起身的情侣,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林诵,丢下一句“我去占位”就小跑过去,在小情侣站起来的瞬间她就立刻坐下,还用包包帮林诵也占了一个位。
    林诵站在点餐区,瞄了一下菜单,点了两份肠粉和两份炖盅汤。
    店面不大,只有六张桌子,黎舒坐在最里面,看到林诵走过去,她欲起身:“你点完啦?那我去点。”
    “鲜虾瘦肉鸡蛋肠和竹笙干贝汤?”
    黎舒一脸惊讶:“你还记得呀!”
    林诵笑笑:“你以前每次都这么点。”
    黎舒“嘿嘿”地笑了两声,抽了两张纸擦桌子:“我是有一天晚上肚子饿了,想吃宵夜,下楼逛逛时发现这家店的,当时开在咱们小学门口,后来没开了我还难过了一阵子,没想到还能有缘再吃到,当时我就想着一定要带你来吃!”
    “我们没联系的那段时间,你有想过我?”
    “肯定有啊,但是可能因为太久没聊过了,我也不知道要跟你说什么,就一直没找你。你呢,你不是喜欢我吗?怎么一直不找我啊?”
    林诵想起那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对她的喜欢近乎是一种病态,刻意控制着自己不去找她,却天天看她的朋友圈,也时不时关注程雪茵的朋友圈有没有更新关于她的动态,就连她和当时的男友秀恩爱的照片,他都只截下来她的那一半,存在手机的隐藏相册里。每天过着平静孤独的生活,假装可以接受生活里没有她,却把她的名字生日藏在门锁、WiFi、手机锁屏的每一个密码里,每天重复地按着,重复地想起她。偶尔夜深人静时会戴上耳机,听着半年前她留下的最后一条八秒钟的语音入眠,也不敢打一个电话打扰她那不再需要他参与的生活。
    他接过老板递过来的一份肠粉,移到她面前,语气轻松地说:“有想你啊,但看着你不是很需要我的样子,就没打扰你了。”
    她咬着一次性筷子,想不通两人明明原本关系那么好,怎么也没个导火索,就突然那么久不联系。
    林诵看她苦恼,轻声安慰她:“至少我们现在在一起,还吃着童年一起吃过的肠粉,也没错过什么,挺好的,对吗?”
    她吞下一口肠粉,点点头,不再纠结。
    --

嫉妒 ρō壹⑧f.©ōм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