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

我们的关系不止于此 作者:且不素

偷偷

      除夕到来,车从大道开往小路,弯弯绕绕,终于回到镇上。
    黎舒家和林诵家相隔也就两条街的距离,下了车,两人决定先各回各家。
    黎舒从行李箱里拿出大大小小的新年礼物送给每个家人,跟他们小聊了一会,就被李晴派去给林诵家送水果。
    镇上都是自建房,左邻右舍都是熟人,逢年过节,家家户户大门都敞开,互相串门。黎舒到林诵家门口时他正在给大门贴对联,黎舒端着水果篮站在他后面,欣赏他贴春联时沾到一点红色和浆糊的手,他半天都没发现。
    “你贴歪了。”黎舒忍不住开口提醒。
    不用回头,他就听出来是谁,稍微调整了一下位置,问她:“这样呢?”
    “右边再往上提一点……欸对对对,可以了!”
    林淑珍听到熟悉的声音,赶过来招黎舒进门:“妹妹来啦,哎哟还带什么水果,快进来快进来!”
    黎舒把水果篮递给林诵,跳过门槛抱住林淑珍撒娇:“阿姨~您这大衣真好看!祝您新的一年越来越美丽动人!也希望你们一家人一直一直开心幸福安康!”
    林诵的父母一直想要一个女儿,黎舒古灵精怪又嘴甜,更是讨人喜欢,一番话就惹她高兴得给黎舒塞了个大红包。
    林淑珍去厨房洗水果,黎舒跟着林诵端上铁盆和矮凳子,去前院帮忙洗菜。
    黎舒怕有虫子,林诵就先洗第一遍,再轮到她淘一遍。
    她洗菜的时候,林诵帮忙压水泵,结果用力过猛滋了她一脸水,罪魁祸首还着急忙慌地直接用手去擦她的下巴和脖子处。
    黎舒又痒又气,一边笑一边踢了他一脚:“臭林诵!”
    “都这么大人了,别闹啊你们俩,林诵,你让着她!”林淑珍端着一盘桔子和车厘子走过来,塞到林诵手里,“洗完手一起吃。”
    林诵洗了个手,黎舒还剩一些菜没洗完,她坚持要洗完再吃,林诵便端着水果盘坐在凳子上看她洗。
    “你先吃呀。”她说。
    “等你。”
    “干嘛等我?”她又问。
    “喜欢。”
    黎舒不理他了,垂头认真洗菜,但又心痒痒想着她爱吃的桔子和车厘子。
    闻到桔子被掰开时散发的淡淡辛辣味,黎舒抬头时一瓣掰好的桔子果肉正递到她嘴边,她有些愣神,嘴唇被他用桔子瓣碰了两下,她下意识张嘴,果肉塞进口中。
    清甜在味蕾爆发,饱满的汁水正好解了她喉中的干渴。黎舒默默嚼完咽下,又一瓣桔子递到她嘴边……
    她太喜欢吃了,递到嘴边她都舍不得拒绝。几番过后,她想,桔子一定很上火,不然自己怎么才吃了几瓣,就感觉一股莫名的热火气直冲到脸上。
    意识到这种别扭,她囫囵吞下一瓣果肉:“够了……”
    他没停下,但这次递到嘴边的只有手,神情认真得像是只为了帮她把嘴角的橘络擦净。橘络坠入盛水的铁盆中,他的手却没放下,拇指沿着嘴角滑到她的下唇,抹了几下,沾到了她湿润的口水。鬼使神差的,黎舒伸出舌尖舔了一下。
    林诵深吸一口气,手指长驱直入,撬开齿关按在她柔软的舌头。她昂起头,含住,吸吮,抬眼与他的视线相撞。
    “林诵,去给我买袋盐回来。”林淑珍的声音越来越近。
    黎舒吓得咬了他一口,林诵若无其事地抽出手指,林淑珍正好走出前院,给他讲买什么牌子的好。
    黎舒惊魂未定,把自己缩成一小团埋头洗菜,林淑珍瞧见她这模样都不像她的风格,问了她一声:“妹妹,林诵是不是欺负你了?”
    “没、没有。我没事呀,哈哈。”
    林淑珍半信半疑,把林诵推出门时,又捕捉到他轻轻扬起嘴角,她一掌拍在林诵的胳膊上:“你笑什么!”
    黎舒的脸更热了,下巴抵着膝盖,把头埋得更深……
    除夕当晚,舅舅掌厨,黎舒和李晴打下手,舅妈和两个小朋友负责摆碗筷,黎舒的父亲黎泽忠在贴春联和福字,外公外婆唱着曲儿贺新春,屋子里热热闹闹,每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气,期待着新一年的到来。
    吃完团圆饭,外公外婆边看春晚边喝茶,舅妈带着两个小朋友去买烟花棒,黎舒和父母还有舅舅一起打牌。一年的这一天,是最轻松惬意的。
    黎舒很享受除夕夜跟这一大家子待在一起的时光,长辈们不会过问她工作和感情上的问题,更多的是把她当小孩子,问她在外面钱够不够花,吃得好不好等等。唠的全是些有趣的新鲜事,黎舒也常是话最多最为主动的那一个。
    林诵家不一样,父亲任义和林诵一样沉默寡言,林淑珍相对而言活跃一些,但也抵挡不住另外两块木头的影响。但因为去年林诵没回家,所以今年他们都高兴得不得了,林淑珍不停给他夹鱼夹肉,任义直接拿出珍藏的红酒要请儿子喝。
    林诵知道自己酒量并不好,但不想坏了父亲的兴致,结果不知不觉就喝了四五杯。酒精一上头,他就开始想起前天晚上,想起黎舒。
    黎舒家附近有块空旷的小场地,她和舅妈一起陪两个小朋友来这玩烟花棒。烟花棒举在手中,炸出漂亮的闪烁焰光,黎舒拿在手里晃出一圈圈金色轨迹,拍了个视频发给林诵。
    他迟迟没回复,过一会儿,直接给她拨了一通电话。
    “我在李伯家旁边的巷子口这里。”
    黎舒心里一惊,她当然知道他所说的是哪,前面拐个弯就到了。她踌躇片刻,应了一声“那你等等”,跟舅妈说了一声就溜了。
    借着昏黄的路灯光,她看到了倚在巷子口的男人。他双手插在黑色风衣的口袋里,戴着顶帽子,五官掩盖在帽檐下看不清,但黎舒还是认出来了。
    她刚走近,就被他拉进巷子,在快要被他圈住时,黎舒后退躲开,和他保持距离。
    上午差点被林阿姨撞破,她还心有余悸,她可不想在这碰到什么熟人了。
    但几秒钟的接触,她还是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
    “你又喝酒了?就你这酒量还……”
    “不能抱一下吗?”他打断她的话,语气中带着醉意,眼神迷离。
    “不能。你喝醉了,赶紧回家!”
    “就一下,好不好?”
    “……不要。”
    他就没再问,低着头,去勾她垂在身侧的手,勾不住,又再试一次,撬开她半曲着的手指,她也没用力握紧,让他得逞钻进手心,牵住她。
    她暗示自己别跟一个喝醉的人计较,就任由他牵着,嘴上警告道:“你最好别耍酒疯得寸进尺!”
    他晃了晃两人牵着的手,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我们现在是天线宝宝吗?”
    这莫名其妙的话让黎舒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指的是她发过的那个动图,笑得呛到口水咳起来,舒缓一下正想开口,就听到有单车打铃的声音,伴随一个男声响起:“诶诶前面的让一让!”
    黎舒又吓得一抖,林诵听出不是熟人,就没松手,轻轻一扯就把她带近自己,但仍只是牵着。
    单车驶过,黎舒也没后退,察觉到他握着她的手用力了一些,她知道他紧张了。大概是林诵喷出的酒气让她也有了醉意,她空出的手揪住他的衣服下摆,露出狡黠的笑,压低声音问他:“这样了还不抱呀?”
    他闻到她头发散发出来的香味,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得到这直白的暗示,他默了几秒钟,把她搂在怀里,温顺地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
    静夜空巷,地面上映着的两个偷偷拥抱的身影,被路灯拉得愈发狭长。
    --

偷偷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