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無心劍妃、無情劍妃

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 作者:八門盾

第五章 無心劍妃、無情劍妃

      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 作者:八門盾

    黑暗中,慕無晴頭痛欲裂的睜開眼,環顧四周。

    身處之地不是平常熟悉的太上忘情派,而是個地牢。

    慕無晴撐起身子,腳步虛浮的走向鐵欄,玉手抬起,揮出一道無情劍,卻只是掀起一陣微風。

    慕無晴慘笑一聲,轉身一頭撞向牆壁,卻在即將碰觸到牆壁時停下來,喃喃道:「主人說不行……」

    慕無晴軟軟跪倒在地,摀著臉痛哭失聲。

    「放開我,太上忘情派的妖女,妳以為我像妳們一樣淫蕩嗎?」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只見秦妍將一名美貌女子攔腰在肩,徐步走來。

    「師傅?」慕無晴抬起頭道。

    秦妍看著已經醒來的慕無晴,說:「醒了嗎,那就不用找地方了。」接著將地牢打開,將攔腰在肩的女子丟進地牢。

    慕無晴看的清楚,這女子面容姣好,且顯然修練過武功真氣,功力還十分不俗,只是她的雙手雙腳都有一道血痕,竟是被挑斷手腳筋,廢了武功。

    慕無晴不可置信的看向師傅,若感應沒錯,師傅如今的功力竟是有所提升,只略遜於過去的自己,只是手段是否太過殘忍?

    秦妍嘆了口氣,目露悲傷的道:「跟我走吧,太上忘情派如今已經毀了。」

    行走在地牢間,沉默的空氣在兩人之間瀰漫。

    一路走來,一間間的鐵牢皆關押著美貌女子,她們有的哭泣,有的咒罵,每個人都用仇恨鄙夷的眼神看著她與秦妍。

    「妖女。」

    「生的這麼好看,果然天生就是誘惑男人的狐媚。」

    「我算是看清了太上忘情派。」

    諸多難聽的罵聲令慕無晴心頭生怒,然而想起剛剛師傅的所作所為,卻又沉默下去。

    走出地牢間,前方隱隱有有女子呻吟求饒聲傳來,在合歡派的地盤這並不令人意外,只是這聲音慕無晴卻是越聽越熟悉。

    慕無晴面色一變,腳步加快,超越秦妍身側。

    片刻,慕無晴來到聲音來源,此處沒有門,只有垂下的帷幕,她顫抖著玉手將帷幕掀開。

    「無憂師妹!」眼前一幕讓慕無晴又驚又悲。

    只見慕無憂雙手雙腳著地,合歡老魔抱著她的頭,胯下之物不斷在慕無憂嘴裡抽插;而雲華則抓著慕無憂的臀部,粗長的棒子不時挺入又抽出。

    「嘔嘔……」慕無憂眼角含淚,吃力的張嘴,臉頰被那骯髒的棒子撐的鼓鼓,翹挺嬌嫩的臀部也被撞的微微泛紅,她有如木偶般被操弄的前後搖擺,晃蕩的玉乳上滿是吻痕與唾液。

    慕無晴欲上前阻止,大喝「住手」,然而身體卻是不受控的跪下,張口竟是:「無晴拜見主人。」

    「無晴妳終於醒了。」雲華說了一聲,然後繼續抽插慕無憂的小穴。

    此時秦妍也從後方來到此間。

    合歡老魔問道:「秦妍,那歐陽紫韻是否已經擒來?」他將肉棒插入慕無憂喉嚨內,暫時停下動作。

    「咳......噁......」慕無憂美目微翻,一團雜毛貼在她的臉上,連俏鼻都被壓扁,小嘴與喉嚨都被撐滿,讓她無法呼吸,咳也不是,吞也不是。

    秦妍跪下道:「幸不辱命。」

    「很好,接下來是那紫山宗宗主的女兒,我再給妳補充些太上忘情真氣,相信妳面對紫山宗時即可不落下風。」

    合歡老魔從慕無憂嘴裡抽身而出,慕無憂痛苦的嗆咳幾聲,然後無力的垂下螓首,口鼻流下涎涎透明液體。

    合歡老魔來到秦妍身前,肉棒「啪啪」甩了秦妍兩個耳光,然後插進她的嘴裡,抽插幾下便開始噴發。

    秦妍跪在地上,吃力的張嘴,玉頸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一道濁白還從她的鼻內流出,同時氣息也漸漸增強。她眼中的怨恨早已消失,如今只剩麻木。

    慕無晴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

    秦妍帶著麻木的眼神離開了。

    場間只剩合歡老魔、雲華、慕無憂和自己。此時慕無憂軟倒在雲華懷裡,像是被玩壞的木偶,合歡派師徒兩人暫時沒有任何動作。

    雲華開口道:「爾後妳們兩便是認真修煉,輔佐我與師傅晉升無上武道。雖然妳們身子已破,但天資仍佳,修練雖遠不如以往,不過真氣還是能緩緩增加。之後每隔兩日,我和師傅會對妳們採捕,吸收妳們的功力,如此日復一日,懂了嗎?」

    慕無晴清冷的臉頓時變得煞白,這不是要叫她和慕無憂做爐鼎嗎?

    「至於妳們的師門長輩,秦妍、秦茹則受命在外,專門捉拿那些天嬌女子。她們就是我合歡派這一代的無情劍妃,無心劍妃,雖無法自行修煉,但卻能從我們這獲取太上忘情真氣。日後妳與無憂也要找到自己的傳人,然後從妳們長輩那繼承使命。」

    「從此以後太上忘情派歸屬我派,代代皆為爐鼎,汝……還不領命!」

    慕無晴跪地磕頭,顫抖著哭音道:「無晴遵命。」

    太上忘情派毀了,如今她終於真正明白這句話的涵義。

    ……

    兩天後。

    地牢裡。

    慕無憂自修練中醒來,睜開眼道:「無晴師姐,走吧。」

    慕無晴輕聲道:「嗯。」

    兩人相視,彼此都能看到眼中的悲傷痛苦。

    走過地牢區,兩人掀開帷幕,進入房間。

    只見雲華與合歡老魔大開大闔的坐在位上,跨間那醜陋之物早已朝天怒挺,硬如鐵柱,似是等待已久。

    想到待會如此粗長的東西又要進入自己體內,慕無晴不禁心神顫抖。

    「自己上來吧。」

    雲華與合歡老魔如帝王般居高臨下,沒有半點自己動身的意思。

    被摧殘多次的慕無憂沒有多少猶豫,神情麻木的脫去衣服,扶著雲華的肉棒,緩緩坐下。

    慕無晴卻是咬著牙掙紮。

    不久前,她還是未經人事的處子,縱使美貌為世間人稱讚,也不屑動情與破身。如今淪落到合歡派手上,竟要自己主動讓那骯髒的東西進到體內。

    「無晴,還不上來?」合歡老魔不滿地催促道。

    「是。」

    慕無晴無法違背合歡奴印的命令,只得脫去衣服,扶著合歡老魔老邁粗長的巨根,對準自己的玉門,緩緩坐下。

    「嗚……」慕無晴忍不住痛的倒吸一口氣,她的下身天生窄小,合歡老魔那處又太過粗大,讓那東西進來簡直就像被脹滿似的。

    「動吧,記得要叫出聲來。」合歡老魔「啪」一聲拍在慕無晴的臀上。

    慕無晴清冷的雙眼閃過屈辱,但還是與慕無憂齊齊應了聲「是」。

    慕無憂雙手搭在雲華肩上,慕無晴則雙手搭在合歡老魔肩上,兩人纖細的腰肢齊齊發力,翹挺的臀部開始笨拙生澀的挺動。

    「嗯……阿……嗯……阿……」

    「嗯……嗯阿……嗯……嗯阿……」

    慕無晴羞恥無比的發出呻吟聲,低頭可見玉門陰唇將巨根緊緊含住,巨根一時冒出一時沒入,體內有如被塞滿。

    慕無晴不禁啜泣起來。就算曾為武道高手,但她依然如世間女子珍視自己的貞潔。如今她已被人玷汙,甚至主動跨坐在合歡老魔身上交合,這是她過去不曾想像過的。

    「不管看幾次,無晴丫頭還是美得令人驚嘆,世間絕無比妳還美的女子。」合歡老魔欣賞著慕無晴梨花帶雨的絕世容顏,攔過慕無晴的頭,吻上她薄嫩的櫻唇,又是親吻又是吸吮。

    驀然,身旁的慕無憂發出一聲淒厲慘叫。慕無晴連忙掙脫合歡老魔的強吻,轉頭看去,只見慕無憂的兩邊乳頭皆流著鮮血,上面竟被穿了帶有金屬光澤的吊飾。

    「無憂師妹!」慕無晴悲呼一聲。

    「這是我合歡派獨門法器,別急,妳也有。」

    一股非人劇痛自胸前傳來,慕無晴險些痛暈過去。

    「之後這個會很舒服的,繼續動吧。」合歡老魔手指一彈,乳頭上的吊飾便發出清脆的鈴鈴聲響。

    慕無晴清冷的雙眼含淚,咬著牙繼續扭動腰肢,晃動的雪白嫩乳不時發出「鈴鈴鈴」的聲響,而身旁的慕無憂同樣如是。

    她與慕無憂的尊嚴被肆意踐踏,然而悲哀的是,兩人腰肢挺動的越來越熟練,甚至撞擊出清晰規律的「啪啪」聲響。

    慕無晴想要哭,然而從嘴裡發出的卻是羞恥的呻吟。

    合歡奴的身體就是囚籠,她們只能在囚籠裡悲傷、憤怒、羞恥、絕望,眼睜睜看著自己對男人求歡。

    合歡派在男女之事上極為老道,如今慕無晴已不像前些天可以固守心神,很快的,慕無晴的意識漸漸模糊,情慾的快感油然而生。

    「嗯……阿……嗯……阿……」

    「嗯……嗯阿……嗯……嗯阿……嗯阿……」

    慕無晴與慕無憂雙雙發出誘人婉轉的呻吟,美目浮現情慾,絕美的面龐嬌豔欲滴,纖細的腰肢如水蛇般扭動。

    合歡老魔驚道:「不好,無晴這丫頭太過銷魂,我快守不住精元了。」

    雲華在一旁冷笑一聲,沒人看的出他其實也在勉強忍耐。

    「咿咿咿……去了──」所幸慕無晴與慕無憂早了一步,只見她們的纖細腰肢彎成弓型,雙雙抱住眼前的男人入懷,下身不斷痙攣顫抖。

    微弱的紅光從慕無晴與慕無憂下身流出,兩日來辛苦修練而得的些許真氣,毫無保留的被合歡老魔與雲華吸收。

    片刻。

    慕無晴與慕無憂雙雙軟倒在冰冷的地上,絕美的面容盡是疲態,嬌喘著氣,修長的玉腿無力的分開,剛剛激烈交合的蜜處散發熱氣,陰唇向外翻開,露出窄小的黑洞,潺潺淫水自內流出。

    看著眼前這一幕,合歡老魔快意狂笑:「坐擁世間最美的太上忘情派極品,日日將其壓在身下呻吟承歡,人生好不快哉,哈哈哈──」

    雲華也是微微一笑,蹲下身,惡作劇般對慕無憂使出「落雨繽紛」,慕無憂驚呼一聲,下身又是一陣淫水狂洩,竟還架起一道美麗彩虹。

    合歡老魔見況也嘿嘿一笑,也不顧慕無晴雙目空洞失神,肉棒便塞入她的小嘴裡抽插,嘴巴則是尋上慕無晴的小穴吸吮,正式合歡派的「六九體式」。頓時慕無晴下身不住地顫抖,淫水噴濺的合歡老魔滿嘴都是。

    合歡老魔與雲華的淫笑聲,慕無晴與慕無憂的呻吟聲,在房間內不斷迴盪,久久不能停息。

    ……

    日復一日。

    慕無晴與慕無憂的生活就是修練、被採捕,再修煉、再被採捕。

    每一次交合,便會讓雲華與合歡老魔的功力增進一分,接著他們又反哺秦妍、秦茹,讓她們有實力在外捉拿天嬌女子。

    這地牢的路如今不知已走過多少遍。

    每一次慕無晴與慕無憂都會帶著痛苦與悲傷走出去,然後被採捕完畢後,又拖著虛浮顫抖的腳步,在無數女子仇恨鄙夷的目光中,落寞地回到牢房。

    每當夜深人靜時。

    慕無晴總會以手成劍,就像以前一樣,揮出一劍又一劍。但以前她會因練劍而微笑,如今卻只能失魂落魄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慕無憂則總抱膝坐在角落,不再像過往天真爛漫,而是雙目呆滯空洞,嘴裡不斷喃喃:「不該追求什麼愛情……不該偷跑出去……對不起……對不起……」

    日復一日,生活沒有絲毫變化。

    身子的每一寸都被玩遍。

    漸漸的……

    不羞辱了。

    不悲傷了。

    不絕望了。

    因為殘破不堪的心已然麻木,飽受淩虐的魂已然死寂。

    ***

    時光匆匆,二十年後。

    太上忘情派已成為世人最聞風喪膽的邪淫門派。

    「絕情絕性無情劍,晶瑩無瑕無心劍,天賜絕世容顏,身懷無上武道,奈何竟淫蕩不堪,直叫人痛心遺憾。」

    武林中此一說法廣為流傳,除讚嘆太上忘情派傳人的美貌與武功外,也痛斥該派無情劍妃、無心劍妃的惡行。

    某處裊無人煙的山谷。

    正在歷練中的上官玲玲,忽然被兩名容貌絕美的女子攔住去路。

    「妳就是武道天驕榜排名第四的上官玲玲?據說妳青竹劍一出,大敗荒山老魔宋老怪,更將無道子黃安斬於劍下。」說話的女子如出水芙蓉,天真爛漫,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我家主人看上妳的處女元陰,請賜教。」另一女子有如孤傲寒梅,清冷澈骨,她的手中拿著一本花名冊,上面有無數個被劃掉的女子姓名。

    上官玲玲俏臉變的煞白道:「無心劍妃慕無憂,無情劍妃慕無晴,太上忘情派?」

    全文完。

第五章 無心劍妃、無情劍妃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