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太上忘情劍

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 作者:八門盾

第四章 太上忘情劍

      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 作者:八門盾

    三天後。

    慕無晴與慕無憂一路輕功趕路,匆匆回到太上忘情派。慕無晴神色凝重,實在是合歡派與秦茹師姑一事非同小可。

    「妳這次發現合歡派蹤跡,又有秦茹師姑消息,立了大功,相信師傅對妳偷跑出去不會過多責罰。」

    去見師傅前,慕無晴不忘安撫慕無憂,但她沒有發現跟在身後的慕無憂神情愧疚,目中盡是悲色。

    太上忘情派殿堂上。

    慕無晴神色凝重,訴說此次外出的經過,內容鉅細靡遺,畢竟事關失蹤二十多年的秦茹師姑,不容馬虎。而慕無憂則靜立於身後,不發一語。

    秦妍淡淡道:「這麼說,秦茹師妹非但沒有被完全控制,甚至還傳了一部分無心劍真氣給無憂?」

    「是。」慕無晴回道,不知是不是錯覺,她感覺師傅對此似乎不太在意?

    「無憂,那妳施展無心劍給為師看看,過去修練的那些劍招如今應該可以施展出來了。」

    「是。」慕無憂回道。

    只見慕無憂抽出佩劍,無心劍真氣運轉,雙眼驟然淩厲,輕吒一聲,劍刺虛空,劍勢快的肉眼幾乎看不見,一聲「啵」的聲響,空氣彷彿被刺穿了一個洞。

    慕無晴見狀不禁打從心裡為慕無憂感到開心,慕無憂一直苦於無修練希望,如今總算苦盡甘來。

    秦妍的語氣依舊平淡的道:「很好,如今妳們兩終於可修太上忘情劍。此後三天,妳們需齋戒沐浴,保持潔淨,同時要盡可能待在一起,讓彼此心靈更加契合。三天後,為師將傳授妳們吾派絕學-太上忘情劍。」

    「是。」

    「是。」

    慕無晴目露期待,雖然她誓言以無情劍登上無上武道,但也曾因無法修練太上忘情劍而遺憾。畢竟是世間公認可證天道的無上絕學,慕無晴早已嚮往已久。

    心中喜悅的慕無晴沒有發現,秦妍的語氣始終平淡的怪異,甚至還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悲傷痛苦。

    ……

    夜晚,月明星稀,微風徐徐。

    慕無晴與慕無憂躺在草地上,看著天上的月亮,聽著山谷間的靜謐。

    慕無憂小聲地說:「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沒什麼,只是想說對不起。」

    兩人再度無話,慕無晴有些奇怪慕無憂的少言,以往她可是耐不住安靜的性子。略一思考,覺得大概猜到了一些。

    「妳別怪師傅,畢竟二十年前那事,師傅一直認為自己是太上忘情派的罪人,對男人深痛欲絕也是理所當然,自然反對妳與那雲公子交往。」

    「嗯。」

    「偷偷跟妳說,別看師傅對妳兇,她其實很可憐的。我曾看過幾次師傅念著秦茹師姑的名字,偷偷流淚。」

    「真的?」

    慕無晴點點頭。

    「其實師傅待我們真的很好,當年我們兩瘦小的像骨頭似的,若不是師傅,我們早餓死了。」

    慕無憂道:「我身上還有點肉,因為無晴師姐妳都把食物給我吃了。那時要不是無晴師姐獨自上街討食,我早就餓死街頭,我們也不會被師傅發現給撿回來。我對無晴師姐始終心存感激。」

    慕無晴清冷的臉龐露出一絲微笑:「傻丫頭,妳我之間說什麼謝。」

    察覺慕無憂心情似乎還有些低落,慕無晴美目流光一轉,問道:「妳這次出去,見著那位雲公子沒有,是否找到妳的愛情了?」

    出乎慕無晴意料的是,慕無憂聞言竟是忽然安靜下來,然後竟開始啜泣起來。

    慕無晴大驚失色,「無憂師妹,妳怎麼了,我說錯話了嗎……莫非那雲公子辜負妳?」說完,她眼中閃過一絲殺氣。慕無憂是她最在乎的人,若那雲公子敢辜負慕無憂,她絕不會輕易放過。

    「沒事,無晴師姐,我想睡了。」慕無憂說完,便閉上眼睛不再說話。

    慕無晴看著閉上眼後依然淚流不止的慕無憂,沉默不語,她不曾看過天真爛漫的慕無憂這副傷心模樣。

    還記得上次慕無憂偷跑出去,那破啼為笑的傻樣,分明是將一顆芳心都懸在雲公子那。

    「雲公子。」慕無晴心中默念這三個字。

    三天後。

    太上忘情派殿堂上。

    秦妍神色莊重,口唸太上忘情法訣。

    慕無晴與慕無憂屏氣凝神,面對著面,盤膝打坐。

    「無情劍,天道之心,絕情絕性,有如天地運轉,萬物齊平,一劍出則萬物臣服。」

    慕無晴輕抬柔荑,兩指成無情劍,劍尖凝聚無情劍真氣。

    「無心劍,赤子之心,晶瑩無瑕,有如天地初生,日月生輝,一劍出則萬邪退散。」

    慕無憂輕抬玉手,兩指成無心劍,劍尖凝聚無心劍真氣。

    秦妍輕吒一聲:「天道無情無心,以萬物為芻狗,此為太上忘情,妳倆此時不出劍,更待何時!」

    慕無晴與慕無憂雙眼緊閉,蘊含恐怖真氣的劍指朝彼此刺去,然而當無情劍與無心劍相觸時,預想中的激烈碰撞沒有發生,兩種真氣反而開始相融在一起。

    這股相融產生的真氣至強至尊,散發懾人的氣息,令慕無晴心頭大震。

    這就是太上忘情真氣?

    強大的令人心醉。

    慕無晴感覺至尊至強的太上忘情真氣不斷輸入體內,而她則不斷輸出原有的無情劍真氣,於指尖相融後,向慕無憂輸出。

    然而慕無憂的無心劍真氣,量遠不如她,輸送之勢開始趨緩。慕無晴睜眼憐愛的看著慕無憂,加大無情劍氣的輸送,甚至連體內的太上忘情真氣也輸送出去。

    慕無晴心中明白,雖然這樣會讓自己的真氣量下滑,但卻能讓慕無憂擁有和自己同等的真氣。

    最終將會造就兩個實力相當的太上忘情修練者。

    慕無憂睜開眼,眼中盡是悲傷歉然。慕無晴搖搖頭,目中包含鼓勵與憐愛。

    真氣相融相輸漸漸到了尾聲,到最後一絲太上忘情真氣進入慕無晴與慕無憂體內後,兩女紛紛閉上眼睛,意沉丹田,體會其自身變化。

    慕無晴感覺到自己的真氣量雖然減少,但轉換成太上忘情真氣後,質量卻是向上拔升。一股不可道明的玄妙充斥心頭,這種感覺她過去悟劍時曾有過幾次,這種感覺是-

    -無上武道。

    慕無晴清冷的面龐露出微笑,她知道這種美妙的感覺只是暫時,此時她還未真正達到那個境界,不過她已感應到其門檻,假以時日她必能跨過。

    異變突生。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連續幾聲輕響落在慕無晴身上,原本真氣充盈的數個大穴忽然被截斷,慕無晴也從那玄妙的感悟中退了出來。慕無晴驚愕不解的睜開眼,卻見到慕無憂淚流滿面的表情。

    「無憂師妹?」

    「對不起……如果我不任性,不偷跑出去的話,事情就不會是這樣……嗚嗚……是我,是我毀了一切,真的對不起......」慕無憂痛苦的啜泣著。

    「怎麼回事?」心中有種不妙的感覺,慕無晴轉頭望向師傅,只見師傅同樣目露悲傷,用複雜的眼神看著自己。

    此時忽有兩男一女從門外走進來,分別是一名滿臉皺紋的老人,一名容貌絕美的女子,還有一名年輕的青衫劍客。

    慕無晴雙眼驟然一縮,認出那青衫劍客正是在杭州遇到的合歡派妖人。

    「好一個傾國傾城的天仙絕色,與天真爛漫的無憂丫頭不同,她像是冰清玉潔的冰山似的,真是老夫平生所見最美的女子,我都有些後悔讓給徒兒你了。」合歡老魔雙目放光,看著慕無晴咕嚕吞著口水。

    雲華笑道:「以後自然還會與師傅分享的。」

    合歡老魔點點頭,走到殿堂前的太上忘情掌門大位,自然而然坐了上去。秦妍走到他身前,緩緩跪倒在地,拉下合歡老魔的褲頭,張嘴開始服侍。

    「師傅!」眼前的一幕令慕無晴簡直不可置信。

    秦妍鳳眼閃過屈辱,沒有回話,張嘴含舔著合歡老魔的跨間肉棒,那「噗赤噗赤」的聲響在殿堂內顯得格外突兀。

    而秦茹則是在合歡老魔身後,溫柔的揉著合歡老魔的肩膀。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慕無晴驚怒的喃喃道,她想上前一劍殺了那老人,然而卻是周身大穴被封,無法動彈。

    驀然,慕無晴像是想到什麼,轉頭看向雲華:「雲公子?合歡派?」

    雲華含笑點頭:「正是。」

    「……難道?」

    只見慕無憂緩緩走到雲華身邊,哭的悲傷,卻又無比順從。雲華一手探進慕無憂的衣服內,猥褻至極的上下其手,亂摸一通。

    「住手!」慕無晴雙目噴火,目此欲裂。

    「別緊張,更過分的事都已經做過了。」雲華搓揉著慕無憂的酥胸,捏著她的蓓蕾,邊笑道:「當時無憂主動許身給我,說要等我回來迎娶她,結果卻是被我盜取元陰,哭的死去活來,好不悽慘,天真傻笨的令人發笑。」

    「如今無憂已是我的奴隸,被我臨幸不知多少次,拖她的福,我們才知道太上忘情派山門所在。」

    慕無晴愣愣看著慕無憂。

    「對不起……都是我……我對不起妳們……」慕無憂淚流滿面,臉龐盡是的痛苦、悲傷、愧疚。

    「那雲公子真是自以為是,本姑娘明明不需要她相救,他卻硬要出手……」那時慕無憂小臉氣鼓鼓的,但慕無晴卻是能看到她嘴角泛著幸福。

    「無晴師姐,我想要追求愛情,不願孤老終生,求妳讓我出去吧!」那時慕無憂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眼中卻是對未來的憧憬與堅持。

    過往畫面歷歷在目,天真爛漫的無憂竟被如此糟蹋,慕無晴只覺得心都快碎了。

    再看向不遠處屈膝於合歡派妖人的師傅,慕無晴雙目噴火的看向雲華道:「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雲華一拍慕無憂的臀部,道:「無憂,去幫我把妳師姐放平,解開她的衣服,記得要溫柔點。」他並不介意給殿堂上的合歡老魔觀看,合歡派對這種事早已習慣非常。

    「是。」

    片刻,在慕無憂愧疚的眼神中,慕無晴身上的衣物被一件件剝除。

    一具完美無瑕,晶瑩剔透的動人嬌軀呈現在眾人眼前。那是足以讓世間男子抓狂的美麗,但又帶著不容侵犯的清冷,只可遠觀,不敢褻玩。

    「老夫此生從未見過如此極品。」合歡老魔雙目放光,口水都快滴了下來。

    「能與此女交合,此生無憾。」雲華也不禁驚艷,讚嘆。

    慕無晴羞憤欲絕,只想一劍殺了在場所有合歡派妖人。然而周身大穴被封的她依舊無法動彈。

    雲華此時胯下巨根朝天怒挺,興奮的像是能把天捅穿。

    慕無晴看著這醜陋的畫面,清冷的眼中滿是嫌惡鄙夷,冷冷道:「就算讓你得了我的身子又如何,我就當是被狗咬了一口。」

    合歡老魔拍著大腿笑道:「好一對師徒,說的話竟是一模一樣。」說完,抓著秦妍的螓首不斷按壓,老邁猙獰的肉棒在秦妍的嘴裡不斷抽插。

    「嘔嘔……」秦妍鳳眼痛苦的翻白。二十年前武林第一美女,一派掌門人,如今卻跪在地上遭此屈辱。

    雲華像是欣賞藝術品般,看著慕無晴雙腿間的芳草稀疏,陰唇粉嫩。他的肉棒在慕無晴玉門外摩擦,竟就有種精元欲要失守之感,若非他操女無數,才沒有敗下陣來。

    雲華的肉棒一點一滴的擠入,臉上露出滿足神情。慕無晴的小穴內極窄,柔軟的穴肉夾的非常緊,不一會他便碰到一層薄薄的阻礙。

    雲華看著慕無晴笑道:「據說歷代太上忘情派傳人之所以都能登上無上武道,是因為她們終生保有處子之身,只要身子未破,真氣境界便能無限累積。」

    慕無晴清冷的雙眼閃過驚恐,他說的沒錯。且保持處子之身除了真氣境界無限累積外,一塵不染的道體更能令修練速度加倍,搭配她本身所具備的天賦,才有如今的武道境界。

    「不要……」慕無晴清冷的雙眼難得的閃過一絲慌亂,絕情絕性的她不曾如此害怕過。武道就是她的一切,若失去登上無上武道的機會,那她將失去人生意義。

    「但我認為,女人不應登上無上武道,她們應該張開雙腿,在男人胯下呻吟承歡即可。」雲華說完,用力一挺,毫不留情的撕裂那層薄膜。

    「不──」慕無晴嘴角流出一道鮮血。她完美無瑕的道體破了,雖然武道境界仍在,但道體終究還是破了。

    好痛。

    下身有如裂成兩半的劇痛,但是心更痛!

    明明才剛體悟到無上武道的境界。

    明明假以時日必能跨越那個門檻。

    她總有一日,要用自己手中的劍,破境窺天,問鼎天道才對……

    慕無晴不禁哭了起來。

    一旁的慕無憂見狀摀住左胸,心臟有如刀絞,那無比清冷,鮮少有任何表情,只要一劍在手便自信無窮的無晴師姐竟然會如此哭泣。

    都是她的錯。

    「好舒服的穴,好溫暖的穴,無晴妳簡直就是為男人而生,把本公子的肉棒夾得好生舒爽。」

    雲華繼續用淫穢不堪的話語,刺激慕無晴幾近崩潰的道心。似慕無晴這種性情剛烈的女子,唯有讓她心神失守,才有機會啟發其情慾。

    隨著挺動抽插,慕無晴胸前的雪白高聳盪著波浪,上頭的粉紅蓓蕾似是搖搖欲墜,雲華趕緊含入嘴裡吸吮呵護,另一邊則以合歡派武技「乳首彈」照顧。

    一陣酥麻自胸前傳來,慕無晴絕望的看著埋頭吸吮的雲華,下身那被迫填滿的感覺,無時無刻提醒這殘酷的現實。

    她想死,然而卻連咬舌自盡的力氣都沒有。她轉頭看向慕無憂哀求,慕無憂卻是神色愧疚的低下頭,再轉頭看向秦妍,只見她竟已跨坐在合歡老魔身上交合。

    「師傅……」慕無晴目中悲哀更甚,那二十年來視男人為汙穢之物,對男人深痛欲絕的師傅,此時竟被如此折磨。

    「我做錯了什麼,太上忘情派做錯了什麼,為何上天要如此對待我等,讓我們遭逢此辱?」慕無晴流下兩行清淚,仰頭悲鳴。

    跨坐在合歡老魔身上的秦妍聞言忽然一震,二十年來累積的無窮恨意衝破櫻口道:「無情無心,太上忘情,謹守心神,凝陰元而不洩,一切……還有希望。」

    慕無晴聞言一震,知道秦妍是在對她自己說話。

    對阿。

    雖然自己道體已破,但卻已修成太上忘情真氣,就算日後修練速度不如以往,但只要足夠勤奮,足夠年輕的她還是有望登上無上武道。

    為何先前自己的道心會如此失守?這一點也不像以往的自己。

    慕無晴看向正壓在自己身上挺動,埋頭在她胸前吸吮的雲華,目中閃過了然。

    原來是合歡派施展在自己身上的奇淫巧技,還有雲華惑人心神的話語。真是令人防不慎防,歹毒無比。

    明白了一切,慕無晴隨即閉上雙眼,意沉腦海,固守心神。軀殼只是外物,內心才是根本,縱使被玷汙污辱,只要道心不蒙,一切還有轉機。

    「太上忘情派女子真令人佩服,雖然只是一點點,但竟還是稍稍突破了合歡奴印。」合歡老魔讚嘆一聲,一掌印在秦妍心窩,竟是下了第二次合歡奴印。接著,老邁的手探到秦妍雙腿間,狠狠一捏其陰蒂,正是「落雨繽紛」。

    「喔──」秦妍螓首瘋狂上揚,發出誘人無比的呻吟,下身不斷顫抖,噴濺淫汁。

    雲華無奈道:「師傅,此女心神固守的厲害,徒兒沒轍了。」他的語氣挫敗,身為合歡道天之驕子的他說出這種話乃為奇恥。奈何若要得到慕無晴寶貴的元陰,非得讓她情動洩身不可。

    「等你這句話很久了,老夫早迫不及待想嘗嘗這極品丫頭的滋味了。」合歡老魔哈哈大笑道,雲華甚至覺得秦妍剛剛的話是合歡老魔故意讓她說的。

    然而合歡老魔飛身來到雲華身旁,卻是皺眉不解道:「怎不讓開?」

    只見雲華抱緊慕無晴,一個翻身,道:「元陰是我的,只能後面。」

    「也行。」合歡老魔雙目放光。

    慕無晴腰枝纖細,臀部卻是又翹又挺,合歡老魔「啪」一聲拍在上面,抓了兩把,然後將老邁的肉棒塞入兩片彈性驚人的臀瓣之間。

    「阿──」慕無晴雙眼驟睜,清冷的雙目滿是茫然,原本固守的心神有著一絲動搖。身後那份痛楚,莫非是……那處?

    待回過神來,慕無晴只覺下身前後皆被塞滿,滿的沒有一絲縫隙,很疼,非常的疼。

    慕無晴美目閃過羞怒,但深吸一口氣,繼續閉上眼,固守心神。

    「還沒呢,妳們三個都來吧。」合歡老魔淫笑道,一個翻身,三人又變成雲華在上,慕無晴在中,合歡老魔在下的姿勢。

    秦茹早已俏臉生霞,媚眼如絲,顯然是忍耐已久。只見她急不可耐的螁去褻衣,撐開慕無晴的嘴,下身坐在上面開始磨蹭。

    「喔……嗯……」秦茹渾圓的臀部邊挺動,一手邊搓揉自己的胸前。

    而秦妍與慕無憂則是俯下身,一人一邊,張嘴吸吮著慕無晴的粉紅色蓓蕾。

    慕無晴只覺得全身上下如有數萬隻螞蟻在爬,又酥又麻又癢,難受的再度睜眼,入眼便是秦茹的下身,那芳草還不時刺入她的鼻內生癢。餘光透過縫隙往下,只見師傅與無憂師妹正埋頭吸吮自己的胸部。

    尊敬的師傅與心愛的師妹對著自己做這種事,慕無晴不禁怒火攻心。

    慕無晴憤怒無比道:「合歡派,你們不得好死!」怒火攻心,又如何固守心神,自然是無法守。

    見慕無晴心神有了破綻,雲華大喜,不斷抽插慕無晴體內的敏感地帶,同時伸手下探,全力施展「落雨繽紛」。

    「咿嗯!」下身有如觸電般,慕無晴倒吸一口氣。

    合歡老魔下身挺動,毫不留情的耕耘慕無晴的菊庭,在她乾澀的花徑裡抽插。

    「嗚喔!」慕無晴嚶嚀一聲,再倒吸一口氣。

    同時秦茹身下洩出的淫汁,也被慕無晴吸入許多,「咕嚕咕嚕」順著她的喉嚨,吞嚥下去。慕無晴不知道的是,這才是合歡派最大的殺器,就連身負仇恨的秦妍都無法抵抗。

    雲華、合歡老魔、秦妍、慕無憂,四人賣力的進攻慕無晴全身,她身上每一處敏感部位都沒有被放過。

    漸漸的,聲聲婉轉動人的呻吟聲從慕無晴嘴裡發出。

    「停下來……喔……求你……別再動了……」

    「嗯……嗯嗯嗯……給我……嗯……嗯……嗯……」

    情慾與掙紮兩種情緒在慕無晴眼中變換,她的心神早已不可能去守,意識漸漸模糊,秦茹的淫汁漸漸發揮慛情效果。

    雲華可以感覺到慕無晴小穴裡越來越濕,到後來肉棒抽插起來,彷彿像是插入一個淫水成災的穴洞。

    慕無晴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越來越無法抑制,驀然她雙腿一蹬,嬌軀如拱橋般挺起,不斷痙攣顫抖。

    「嗯嗯嗯嗯嗯──」慕無晴美目迷離,小嘴微張,下身盡洩。

    一陣紅光自慕無晴下身洩出,前所未有的強烈,映照整個殿堂。身為太上忘情派歷代天賦最佳的女子,又修成太上忘情真氣,元陰之充沛堪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好,好強……我從未採捕過如此強的元陰!」雲華震驚的不可置信,同時肉棒也爽的無法形容。

    一刻鐘後,慕無晴雙目失神,小嘴微張,呆滯的發著「痾痾痾」的聲音,一絲口水自她的嘴角流下,她就像是破了洞的壺,下身氣息絲毫沒有減弱的持續流出。

    雲華急聲道:「不行……快爆了,她元陰裡的太上忘情真氣太強,師傅快!」他急急抽身而退,慕無晴下身沒了堵塞,頓時紅光四射,好生浪費,看的他心疼不已。

    所幸合歡老魔很快就將洞口堵上。

    只見合歡老魔緊緊插入慕無晴體內,滿是皺紋的臉不斷哆嗦道:「真,真的好強……太補了……」

    雲華此時已在旁打坐調息,將吸收而來的太上忘情真氣慢慢消化。

    一刻鐘後。

    「不行,師傅不行了……徒兒換手。」

    雲華咬牙,再次挺槍而入,他喃喃道:「這丫頭元陰還很充沛,這樣下去會被撐爆,看來只能放棄一些精元了。」說完,在慕無晴體內射出濃稠的精液。

    像是被反哺般,慕無晴蒼白的臉恢復血色,她回神看向身下,頓時發出一聲悲鳴:「不──」

    珍貴的武道根基,太上忘情真氣,竟無法控制的狂洩,身體空虛無比,有種強烈的掏空掏盡之感。

    如今她感覺自己就像虛弱的凡人一樣。

    武道夢碎,真的是無法挽回了。

    一刻鐘後,雲華再次急聲道:「師傅換手。」

    合歡老魔再度提槍上陣。

    如此循環不知過了多久,慕無晴看著那對師徒不斷輪流插入自己體內,採捕她最重要的東西,慕無晴的眼神從悲傷、絕望,漸漸變的麻木無神。

    她心死了。

    最後,雲華和合歡老魔精神抖擻從慕無晴身上起身,震驚讚嘆的看著自己的雙手。

    雲華雙指成劍,刺向虛空,有些呆滯的喃喃道:「這就是太上忘情劍?」

    而合歡老魔則不斷摸著自己的臉,也呆滯的喃喃道:「我變年輕了?」

    師徒兩相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無上武道可期!」

    合歡派功法最霸道的地方就是能將採捕之女子所懷武功納為己用。

    癱軟在地上的慕無晴,神情麻木的看著這個畫面,全身被掏空的她,雙腿甚至沒有合起來的力氣,男人留下的汙濁之物與落紅不斷從下身流出。

    慕無憂一邊哭著,一邊抱起虛弱癱軟的她,但慕無晴已經聽不到慕無憂在耳邊說什麼了。

    慕無晴使盡全身力氣,顫抖著抬起手,雙指成劍,指向老天。

    「我想練劍。」

    ……

第四章 太上忘情劍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