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無情劍

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 作者:八門盾

第二章 無情劍

      太上忘情爐鼎(全)(武俠、黑暗、虐心、H) 作者:八門盾

    太上忘情派。

    鳥語花香的山谷間。

    晨曦灑落在慕無晴如瀑的長髮上,落下點點星沙,她的睫毛秀長,面龐精緻無暇,清冷徹骨。若說慕無憂是天真爛漫的出水芙蓉,那慕無晴就是一朵不容侵犯的絕美孤梅。

    揮劍。

    揮劍。

    揮劍。

    慕無晴已連續揮劍三日不曾間斷,奇異的是,她每一次揮劍,都有無數鳴蟲、彩蝶、翠鳥在劍周飛舞,似是不怕被誤傷似的。

    若是慕無憂見此畫面必能知曉原因。

    因為人絕性,劍無情,無情劍前眾生平等,如天道。無情劍的氣息與天道相似,無數鳴蟲、彩蝶、翠鳥等天地萬物不自覺被其所吸引。

    驀然,慕無晴清冷的雙目一凝,無情劍真氣運轉至劍身,向前一刺。蒼天突起驚雷,鳴蟲、彩蝶、翠鳥驚飛而走。

    片刻,驚雷止,山谷現,花還是花,樹還是樹,山谷依舊是山谷,一切彷若沒有變化。

    慕無晴閉上眼,若有所悟,清冷的臉龐露出微笑。

    「天無情,視蒼生為芻狗;但天也有情,一怒則劫雷生,殺天欲殺之人。」無情劍只殺欲殺之人,山谷間的一花一樹自然毫髮無傷。

    慕無晴天生對事物少情,只會因武道而喜悅,對她來說修練就是世上最快樂的事。就算無法修成太上忘情劍,慕無晴也想以手中的無情劍問鼎天道。

    就在此時,一隻信鴿飛至身前。

    「無憂師妹?」

    解開信捲,僅有一行字-

    「合歡派現蹤,速來杭州!」

    慕無晴面色大變,奔往師傅所在。

    太上忘情派殿堂。

    秦妍看著信紙內容,玉手微微顫抖,二十年前的過往彷若昨日,時光飛逝,當初的少女如今已變的成熟,秦妍看著跪在眼前的弟子道-

    「二十年前,秦茹師妹被合歡派擄走姦淫,而我重傷潛逃,從此無心劍訣斷了傳承,太上忘情派被迫隱忍山林間。」

    「師傅這代,是太上忘情派的恥辱,我愧對歷代先人。如今我已傳功予妳,妳身為當代無情劍傳人,上一代留下來的恥辱自然需由妳來洗刷。」

    「妳是我派歷代天賦最高的人,如今妳的實力,就算是當年的合歡老魔也可一戰。此行除了滅合歡派外,還需拯救妳秦茹師姑,若她已經無救,奪了無心劍訣……便殺了她吧。」

    慕無晴心中一凜,跪在沉聲道:「弟子遵命。」

    秦妍嘆了口氣:「萬事小心。」看著面容清冷的慕無晴,秦妍彷彿看見當年的自己。然而慕無晴的天賦才情遠高於她,必不會重蹈她當年覆轍,只望蒼天保佑太上忘情派,能讓一切順利。

    ……

    慕無晴一路輕功飛掠,抵達杭州時已是三天後的夜晚。

    剛踏入此地慕無晴便心生感應,在一定距離內,她可以感應到修練無心劍的慕無憂。只是慕無晴有些訝異,此時慕無憂氣息竟是像夜裡的燈火般明亮,氣息遠比過去強大?

    心中疑惑,慕無晴向慕無憂的方位掠去,不一會兒她便看到慕無憂的小腦勺,她藉著夜色隱身於一棵枝葉茂密的樹上。

    慕無晴蜻蜓點水般,腳尖落在慕無憂所在的枝頭上。

    「無晴師姐。」不用回頭,慕無憂同樣也能心生感應。

    慕無晴疑惑的看向慕無憂,近距離感受更深,慕無憂看起來果然和之前不太一樣,似乎是……功力見長?

    察覺到慕無晴的目光,慕無憂道:「之後再向無晴師姐解釋,我在那合歡派妖人身上下了追蹤香,不敢靠得太近。那妖人今晚似會有行動,我擔心晚了會有無辜女子受害。」

    慕無晴神點頭,神情清冷道:「救人要緊,請無憂師妹帶路。」

    說完,兩人便動身往東掠去,慕無晴沒有發現慕無憂眼中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悲哀。

    杭州郡守府邸。

    此時夜深人靜,沒有人知道郡守大人最疼愛的么女閨房內,正發生驚天大事。

    只見餘月兒美目含淚,周身大穴被封,小嘴使勁的張,卻是發不出半點聲音。

    「不愧是杭州遠近馳名的美女,雖不及慕無憂,但還是讓人期待妳的滋味。」蒙面男笑道,雙手麻利的解除餘月兒的衣物,卸下肚兜,很快的,餘月兒便一絲不掛,露出赤裸姣好的身驅。

    餘月兒羞憤欲絕,卻無法動彈。她目露哀求,全杭州的人民都知道一個月後,她將出嫁給寧王府的公子,怎能在此時失了清白。

    若是真失了清白,寧公子又會怎麼看她?

    蒙面男輕挑道:「雖然想慢慢品嘗,溫柔待妳,但今夜妳只是個誘餌,我只能速戰速決,吃乾抹盡後就要跑路了。」說完便挺槍而入,不顧餘月兒花徑乾澀,毫不留情地開始抽插起來。

    「嗚嘔!──」餘月兒嘴角咬出一絲鮮血,目露絕望,只覺得劇痛不斷從下身襲來。

    但那蒙面人不知用何手法,一連串花俏複雜的手勢,一會搓揉她的胸部,一會輕彈乳首,一會捏著她羞人的陰核,搭配時淺時深的抽插,她竟開始感到情慾上漲。

    「嗚嗚……不……」餘月兒本就沒有修練過,對於合歡派奇淫武技根本無力抵抗,很快她便美目迷離,嬌喘連連。

    抽插了一陣,蒙面人感覺差不多了,右手探向餘月兒雙腿間,熟練的捏轉其陰蒂,正是「落雨繽紛」。

    只見餘月兒小嘴「痾痾」的呻吟著,下身不斷洩出處女元陰。與修練過武技的慕無憂不同,只是普通人的餘月兒很快就臉色蒼白,光滑的肌膚變的略為乾澀。

    餘月兒不知道的是,她此後的人生將會體弱多病,甚至很難活過三十年華。

    片刻。

    蒙面人感應到屬於自己的「合歡奴」已到附近,他連點餘月兒嬌軀,解開她被封的穴道,然後甩了餘月兒一個耳光,說:「叫。」

    「阿──」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響徹夜空。

    「不好,來晚了。」屋簷上的慕無憂臉色大變道。

    一道蒙面身影從下方一處房間破門而出,迅速朝遠方遁去。

    慕無晴寒聲道:「追。」她的目力極強,自然已看到房內的女子已慘遭玷汙,合歡派如此行徑,絕對是上天所不容之人。

    兩人一陣追趕,那蒙面身影最後似是知道無法逃脫,在一處無人的暗巷內停下。

    慕無晴抽出佩劍,劍指蒙面身影道:「無憂師妹妳退下。」對面那妖人顯然也有修行真氣,只修武技的慕無憂在這種場合並不適合。

    「無晴師姐小心。」慕無憂沒有多話,向後退去。

    慕無晴神情清冷道:「交出我派秦茹師姑的下落,我留你全屍。」

    「無心劍妃?嘿嘿,沒想到來人是太上忘情派的傳人,難怪妳兩人生的如此美,若能將妳們收為爐鼎,豈不快哉?」蒙面身影一雙眼像是要透視慕無晴身軀,滿是淫光的掃視。

    「無恥。」慕無晴腳步輕抬,上一刻還在十米之外,下一刻卻已來到蒙面身影身前,揮劍斬下。

    蒙面身影只覺一道不帶殺氣的劍招劈來,彷彿下一刻自己的右臂就會因此被斬落。但蒙面身影並不驚慌,反倒嘿嘿一笑:「絕情絕性無情劍?但只想廢了我,未免太過托大。」

    蒙面身影右手撚出蓮花手勢,兩指夾住慕無晴的劍身,手指玄妙的旋轉,竟是使用「落雨繽紛」將慕無晴的劍當作玩物挑逗,化解其淩厲的劍招。

    似是看出這武技的淫邪,慕無晴清冷的面龐驟寒,出劍原本僅有五分力,此時頓增為八分,意欲將此妖人手指斬下。

    然而蒙面身影一招「乳首彈」,馬上將慕無晴的劍彈開,同時左手成爪,帶著腥風淫氣抓向慕無晴的胸前。慕無晴自然不願身體被妖人觸碰,只得與其硬碰一掌。

    碰!

    一聲真氣碰撞的巨響,兩人皆向後飛退。

    慕無晴站定身形,對掌的那隻手微微顫抖,心中震撼。過往她與人比武,不曾有人能與她平分秋色,就連師傅也說她可與合歡老魔一戰。但從此人年紀看來,分明不是合歡老魔,何時合歡派又出現這等高手?

    慕無晴不知道的是雲華與她一樣,被譽為合歡派歷代天賦最高的傳人,一身武功不在她之下,甚至隱隱超出其師合歡老魔。

    雲華將對掌的那手抬至眼前平視,只見食指指甲有些微斷裂出血,他皺著眉,似乎極不滿意:「看來是沒辦法在這將妳拿下了,來日再會吧。」

    慕無晴寒聲道:「想逃?」

    雲華搖搖頭,手指指向不遠處隱匿的慕無憂,輕笑一聲,縱身一掠,就此遠去。

    慕無晴腳步抬起,然而思及不遠處的慕無憂後,還是沒有繼續追趕。

    慕無憂回到慕無晴身邊,低頭愧疚道:「我成為無晴師姊妳的累贅了。」

    慕無晴搖搖頭,深深望了一眼蒙面身影離去的方向,隨即注意力又轉到慕無憂的身上,她的感覺沒錯,慕無憂的確是功力見長。

    這種感覺……是真氣?

    察覺到慕無晴的目光,慕無憂點點頭道:「我遇見秦茹師姑了,她沒有被合歡派完全控制住,還偷偷傳了一部分的無心劍真氣給我,合歡派妖人的行蹤也是她透漏給我的,我們一定要救師姑出來!」

    此時慕無晴並不知道,太上忘情派山門外,已有兩名惡客登門造訪。

    ……

第二章 無情劍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