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oshUo。UK 白虎女,舔舐花穴(h)

囚爱(民国H) 作者:媚人

XIaoshUo。UK 白虎女,舔舐花穴(h)

      囚爱(民国H) 作者:媚人

    北平如今是冬季,虽说已经过了开春,天气暖和了不少,可是在外面待的久了依然感觉到寒冷,宴席只是招待客人,走个过场。大总统走了没多久,宾客陆陆续续的都到了专门为他们准备好的宴会厅里,里面有专门演奏的西洋乐团,演奏舞曲,桌子上还摆放着红酒,香槟,来来往往的各界人士大家举杯交谈,好不热闹。

    而作为宇文督军的长子,盛军少帅现在此时此刻却在顾公女儿的房间里,看着女人那神秘的私处,心神荡漾。

    顾倾国衣衫不整的躺在柔软的贵妃榻上,虽然脱下了衣服,好在母亲知道她畏寒,便让仆人在她的屋子窗户那里摆着几盆炭火,给屋子取暖,而贵妃榻和床榻那里则是放着可以取暖的暖炉,顾倾国躺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自己如今正衣冠不整,赤裸着下半身在一个男人面前。

    宇文绝炙热的目光看向顾倾国的阴户,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双手情不自禁的摸到了女人那莲花胎记的阴户上,他呼吸不稳的蹲在那里,内心处于极大的兴奋当中。

    这十年间,但凡只要是跟阴女有关系的女子他都会娶进家门,而且先让那些女人脱裤子看胎记,可每一回自己都在失望中度过,原本以为这辈子自己都不可能遇见,竟没想到现在得来全不费工夫,老天还是庇护他宇文绝的。

    顾倾国的阴户没有一丝的阴毛,洁白如玉,只有一朵含苞待放的天山雪莲胎记,宇文绝从来没有听过谁的胎记会长成这么美还在阴户上,看来这女人真是一个活脱脱的狐狸精。

    古书上曾经说过女子若是阴户没有一丝阴毛也称之为白虎女,白虎女逼嫩水多,男人若是有了这样的女人,床笫之欢必定欲仙欲死,再也看不上其他女人,他也只是以为白虎女是传说,怎么会有那样的女人。

    宇文绝竟没有想到顾倾国就是传说中的白虎女,一想起若是自己那根霸王枪操进去,一定爽的夜夜笙歌,他裤子里那根大鸡巴都硬的难受,真想现在就干她,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既然操不了逼,那他也不能委屈自己,看着女人那美丽精致粉嫩的花穴,宇文绝生平第一次跪在地上舔舐女人的下面。

    女人对于宇文绝来说只是一个发泄欲望的工具,娶了十房姨太太也是雨露均沾,他性欲极其旺盛,但是除了泄欲,她从来没有对任何女人有情,他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无情无爱的冷漠之人,在床榻上都是女人伺候他,他除了第一次看那些女人的阴户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以外,其他任何时候根本不会去看,以前偶然看到女人的下面茂密的如同黑森林一样,什么都看不见,他也没有任何兴趣,但是顾倾国不一样,自从确定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之后,他心心念念只有她一个人,就算为她做任何事情他都愿意,宇文绝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跟着魔了一样。

    昏迷的女人躺在那里,外界发生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安静的如同天使一般。

    宇文绝伸出自己那双古铜色有些发黑的大手,粗大的手指头轻轻的拨开女人的阴唇,白嫩的外阴唇里面是女人娇嫩粉嫩的花穴,那花穴粉嫩的如同三月的桃花一样,美丽极了,空气当中散发着一股甜腻香甜的味道,宇文绝凑近了自己的脸想要看的更加仔细,便闻到那股香甜的味道是女人的花穴里流出来的。

    宇文绝的手指头轻轻的按了按女人的花穴,又来到了从来没有被人开垦的花洞那里,宇文绝看到女人那小小的逼口比他写字用的毛笔都小,不知道以后怎么容纳自己的巨大,他觉得女人实在是太过于娇嫩。

    空气里的香甜味在男人的鼻子前飘过,宇文绝想若是吃进嘴里必定美味,他刚有这个念头就低下头来到了女人的花穴那里,伸出粗糙厚实的大舌头对着女人的花穴就开始舔弄起来,撕拉撕拉口水唾液的声音在寂静的屋子里响起来,很是淫靡。

    媚人:各位宝宝们,大家多多支持,下一章还是肉肉哦!

XIaoshUo。UK 白虎女,舔舐花穴(h)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