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下婚约,命定之人

囚爱(民国H) 作者:媚人

订下婚约,命定之人

      囚爱(民国H) 作者:媚人

    宇文邦现如今是北五省的大督军,手握重兵,一方雄霸,在此之前一直跟在顾公身边效力,既是顾公的左膀右臂,又是顾公的好兄弟。

    “大总统,倾国这孩子前脚从国外回来,我的二儿子宇文泽后脚就给我发了电报,说是这几天就到家了,我想着既然两个孩子都回来了,不如早早地给他们订下婚约,您看如何。”

    宇文邦坐在顾公的身边,说出自己的想法,精明的眼神看着顾公想要看看顾公是何打算。

    顾公想了想半天没有说话,反倒是一旁一直以来默不作声的顾倾国开口了,

    “宇文伯伯,泽哥哥也要回国了?”

    顾倾国脸色有些微红的对着宇文邦有礼貌的问着。

    宇文邦点了点头,慈祥的对着顾倾国回答,

    “是啊,阿泽那孩子这几天就回来了。”

    顾倾国还想询问有关宇文泽的事情的时候,她的母亲在一旁拉了她一下,眼神有些不赞同的看着顾倾国,顾倾国觉得自己刚刚在众人面前一直询问男儿家的事情,确实不妥,只能压下心中好奇,规规矩矩的吃饭,不在言语。

    宇文邦看到顾倾国的样子,心里自然清楚的很,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宇文泽跟顾倾国在国外同一所学校读书,并且双方都互有情愫,两个人青梅竹马,必定是情投意合,最重要的是现在顾公是大总统,宇文家虽然也不差,但是却还是比不上大总统,大总统只有一个女儿,若是嫁到宇文家,那到最后顾家的一切不还是宇文家的吗!宇文邦在心里算计的十分清楚。

    最后过了良久,顾公这才回答,

    “贤弟,等到阿泽回来,先让他们两人订婚,至于结婚是大事马虎不得,以后再说也不迟!”

    听见顾公的话,宇文邦爽朗的哈哈大笑,对着顾公不卑不亢的说着,

    “一切都依着大总统的意思办!”

    由于顾公这一桌坐的除了宇文督军以外,只有顾家三口,其他的人并不知道顾家千金已经许配给宇文督军的二儿子了。

    就在宇文督军后面的桌子上,坐的是宇文督军的大儿子,宇文绝少帅和北五省的将军们,只不过那位宇文绝少帅并不在饭桌上,而是在顾家的后花园里。

    “少帅,贫道可以向您保证,顾倾国顾小姐就是少帅您的命定之人。”

    一位穿着道袍,年龄颇大,头发花白梳着道士头的老者,对着身边一身军装气度不凡的魁梧男子说话。

    那男人穿着一身军绿色的军装,外面披着军大衣,身材魁梧高大,脸孔棱角分明,沉稳冷漠,正是宇文督军的大儿子,宇文绝少帅。

    宇文绝站在顾家后花园的梅花树下,言语虽然冷淡但是又带着期许的问,

    “确定是她?”

    老道长很是确定的点了点头,恭敬的回答,

    “少帅,您大可以放心,贫道刚刚卜了一卦,的确是顾家千金,如果少帅觉得还需要慎重,可以让手下的副官调查一下顾小姐出生年月以及一些更加隐私的事情。”

    宇文绝听见老道长的话,许久不说话,站在那里,目光飘向远方,想起了十年之前的事情,那时候的他年纪轻轻的就跟随父亲南征北战,立下了军功。

    他听从家里的安排,娶了第一房姨太太,那时候的他血气方刚,跟大姨太太男欢女爱,可是半年过去了,大姨太太肚子却没有一点动静,宇文绝原本没有当回事,直到一次路经道观的时候遇见了现在的这位道长。

    道长姓方,当地的百姓都知道他,因为方道长会算卦,并且都很准,在当地还是个名人,宇文绝进了道观以后,让方道长给自己算一卦,原本他是不相信这些的,可是竟没有想到方道长果然是有点本事的,让他对方道长刮目相看。

    最后临走的时候,方道长告诉自己,他将来必定是纵马天下,当世枭雄之人,只不过他命格至阳至盛尊贵无比,只有他命定的女人至阴至纯的高贵女子才可以为他开枝散叶,绵延后代,不仅如此,那女人不仅仅是至阴至纯,阴户上还有一朵天山雪莲花的胎记。

    至阴至纯的女人几百年才可能出现一个,还要阴户有胎记,无异于大海捞针,至此宇文绝将方道长收为幕僚,为自己出谋划策,寻找命定之人,十年间,但凡是跟阴性命格挂钩的女人,他都娶进家门,如今他已经有了十房姨太太,原本以为这辈子是找不到他的命定之人,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出现了,还是那个自己曾经见过一面的小丫头。

    顾倾国,你是为我宇文绝而生,你是我的。

    媚人:本文纯属虚构,世界架空,不喜勿喷!

订下婚约,命定之人

- 新御宅屋 https://www.xyuzhaiwu.xyz